原标题:去年卖房401套保壳的*ST海马又开始卖房

卖房保壳的*ST海马又开始卖房。

6月3日,*ST海马公告称,拟公开出售位于海口市金牛路2号的18#住宅楼共145套房产(总面积约4217.05平方米)的部分闲置房产。拟处置房产账面价值原值437.71万元,净值17.51万元。

这背后是*ST海马一季度亏损了9919万。

近两年*ST海马已经多次公告卖房,去年卖房401套。

2019年4月22日,*ST海马汽车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出售36套上海市的闲置房产和81套海口市的闲置房产,共计117套。

随后2019年5月15日,*ST海马汽车再次发布公告称,为优化和盘活存量资产,公司拟通过招标或委托中介机构按照市场价格在二手房交易市场挂出等方式,公开出售位于海口市金盘工业开发区创业新村一区、二区及金盘工业区金盘大道旁的部分闲置房产,其中,住宅269套,商铺15套。

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实现扭亏,为8520万,避免了三年连亏。不过其扣非净利润依然亏损,为-7.31亿 。

其去年卖房实现了多少收益?据其2019年年报披露,其2019年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为8亿元。其中处置闲置房产产生的资产处置收益为6173万元。

编辑 岳彩周

□本报记者 孙翔峰

今年以来,多家上市公司因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不足1元/股而触发面值退市标准,投资者纷纷离开低价股,相关上市公司则频频发起自救。市场人士认为,随着注册制逐步推进,A股市场化退市机制逐渐成型。

投资者“退避三舍”

“股价再跌几天就有退市风险了。”投资者李东(化名)最近感到很郁闷,2019年3月以来他持有的*ST梦舟股价持续下跌,期间下跌60%,近日在1元/股附近徘徊。

李东的担忧并不是毫无来由,“面值退市”渐渐成为A股的常态。今年以来,已有ST锐电、中广天茂、*ST美都、神雾环保(维权)、盛运环保(维权)、ST天宝(维权)6家A股公司触发面值退市标准。

A股以往经常出现“炒新炒烂”的情况。“我这样的老股民喜欢买一些低价‘破烂股’。”李东坦言,频频不断的资本运作预期,成为吸引“李东们”大胆买入的原因。

随着注册制逐步推进,高悬在低价股头顶的退市风险之剑让不少投资者退避三舍,其中的一个现象就是相关个股股价持续走低。Wind统计数据显示,包括退市保千等个股在内,截至5月26日收盘,65只个股股价低于1.5元/股,63只个股今年以来发生了交易。其中,仅*ST中南股价上涨3.65%,其他62只个股全面下跌,28只个股跌幅超过50%。

同时,此类个股成交量低迷。以李东持有的*ST梦舟为例,5月26日成交额为2148万元。

“面值退市案例增多,使得投资者将注意力更多放到具备内在价值的个股上,引导价值投资和理性投资理念。未来绩优龙头将获得更多资金关注,缺乏投资价值的公司边缘化情况会越来越明显。”上海海能证券投资顾问分析师庄博表示。

相关公司设法自救

退市风险近在眼前,投资者紧张不已,上市公司也在想方设法自救。

“如果股价跌破1元/股,管理层有什么对策?”有投资者近日在互动易平台向*ST华映提问。股价同样在1元/股附近徘徊的刚泰能源、*ST飞马(维权)等都在面对投资者类似的提问。

部分公司公布了自救计划。*ST华映在互动平台上表示,公司明确了发展目标,将进一步抓好生产经营,努力提升产品产量和销量,改善经营业绩。同时,着力盘活存量资产,增加企业收入,全力避免公司退市。

5月20日晚,ST银河(维权)与北京中房签署《土地合作开发项目框架协议》,公司拟与北京中房展开合作,就相关开发地块成立合作开发公司。项目全部开发资金和公司开发地块遗留问题均由北京中房负责解决。公告发布后,ST银河连续涨停,截至5月26日报收1.31元/股。此前,包钢股份的大手笔回购同样引发市场关注。

市场人士坦言,部分公司基本面恶化,自救措施恐难以奏效。比如,退市锐电之前多次酝酿回购、重组等事项,但最终仍难逃退市命运。

市场化机制逐步确立

随着注册制的不断推进,“面值退市”等制度逐步发挥作用。

联储证券董事兼首席经济学家李全表示,“面值退市”制度意义重大,彰显了监管部门改革的决心,让劣质公司尽快出清,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同时,市场日趋成熟,各类投资者“用脚投票”,决定了这些公司在公开交易市场的表现。这将深刻影响上市公司的后续发展。

“‘面值退市’案例增多,意味着市场化退市机制建设前进了重要一步,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和主动退市制度预计也会完善。”庄博表示。

李全坦言,市场化退市机制是一个完整体系,“面值退市”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成熟资本市场除了对财务指标的规定外,还在股票流动性、公众持股量、公众持股市值等交易性指标上作出了相关退市规定。这些市场化指标可以优化上市公司群体。

“国内资本市场的独特性决定既要借鉴发达资本市场的经验,也要遵循自身特点。《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强制退市和主动退市制度。在此大背景下,退市制度市场化会继续加快,推动中国资本市场日趋成熟。”李全说。

原标题:停牌四年半 A股停牌王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来源:北青网

(原标题:*ST新亿停牌四年半,A股停牌王遭证监会立案调查_YNET.com北青网)

如果不是一则公告,这家停牌超4年的公司在A股已经没有存在感了。

*ST新亿5月28日晚间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立案调查。

自2015年12月7日停牌至今,仍未复牌,停牌时间长达54个月,创下了中国证券史上最长停牌纪录。目前,*ST新亿尚未披露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报,面临退市风险。

早在2019年1月31日,*ST新亿向上交所递交了股票复牌申请,却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

上交所表示,此前2016年4月29日向*ST新亿发出监管工作函并对外公开,明确因*ST新亿年报审计意见反映的事项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对该公司股票暂不复牌。

根据问询函披露的信息,对*ST新亿暂不复牌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于2015年12月28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证监会称*ST新亿存在被认定为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而导致暂停上市的风险。

此外,据问询函,最高人民法院将股民的材料转交新疆高院,要求新疆高院立案对*ST新亿破产重整一案进行核实和查明,相关核查结论尚未形成。

同时据问询函,*ST新亿当期无主营业务收入,其大股东或其关联方向*ST新亿注入资产存在不确定性,导致该公司未来持续经营能力具有不确定性。

因此,上交所表示,结合*ST新亿申请及其实际情况,还存在公司治理不稳定、资金往来不明等重大事项,根据相关规定,停牌仍未消除。

至此,*ST新亿复牌时间遥遥无期。

资料显示,*ST新亿是一家卫浴生产商,成立于1998年,1999年上市,截止2020年,已多次更名。该公司此前名为*ST四维;2011年,公司更名为贵州四维国创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即上市公司*ST国创;2015年12月由新疆万源汇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接盘,更名为如今的*ST新亿,同时地址迁到新疆塔城,黄伟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5月7日,*ST新亿公告称,因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ST新亿股票于4月30日起继续停牌。依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规定,公司股票可能被上海证券交易所暂停上市。

截至2019年9月30日,*ST新亿仍有股东数为3.29万户,10家机构持股。

本文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陈合群_NB12679

原标题:暴富不成需担5500万债务 *ST中南金手铐坑自己人

股权激励梦碎,被激励对象反成了“背债侠”,需承担5500万债务。

由于2018年巨亏,*ST中南当年(2016年)抛出的股权激励计划未能行权,由于股权激励计划设置了夹层,国信证券将*ST中南的18名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告上法庭,要求其偿还融资本金、利息、罚息费用暂计至2020年1月11日合计5517.08万元。

这背后是其控股股东危机。2015年5月以来,*ST中南的股价一路呈下行趋势,同时,控股股东中南集团破产,公司董事长陈少忠操控公司财务人员开具虚假承兑汇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等内幕被揭蠱。

不仅大股东破产,*ST中南也宣布启动预重整。5月26日晚间,*ST中南对外发布公告称,5月25日,公司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无锡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预重整。无锡中院已经立案审查,同意对公司启动预重整程序,并明确本次预重整必须在6个月内完成。

5月28日晚间,其发布了《关于公司预重整债权申报通知的公告》:请各债权人于2020年6月5日前向引导人申报债权,书面说明债权金额(对于附利息的债权,请明确利息计算方式,利息暂计至立案日)、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有无财产担保、是否属于连带债权,并提供相关证据材料。

*ST中南截至5月28日的收盘价为1.41元/股,仅为2015年5月的最高股价60.40元/股(不复权)的2%左右。

股权激励对象梦碎,暴富不成需承担5500万债务

2016年4月26日,转型影视行业的*ST中南抛出了股权激励计划,向首席文化官刘春、董事、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吴庆丰及16名中层管理人员、核心业务(技术)人员发行917万股限制性股票,限制性股票的授予价格为每股8.56元,总价值为7849.52万元。授予限制性股票的各年度绩效考核目标为2016年-2018年度公司净济润分别不低于2.5亿元、3.75亿元和5.625亿元。

5月12日,*ST中南公告显示,上述股权激励计划并不完全来自自有资金,18名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向国信证券申请了融资。国信证券代18名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认购限制性股票,国信证券向缴款账户划付资金即视为国信证券按照协议向18名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提供融资。*ST中南应在收到认购资金后, 完成限制性股票的授予及登记。在符合解锁条件的情况下,*ST中南应当为18名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办理解锁手续。

*ST中南激励计划无法实施、终止或回购限制性股票,*ST中南应按激励计划向激励对象退回认购资金或回购限制性股票,*ST中南承诺在向申请人发出通知或公告后7个交易日完成认购资金的退回或回购资金的支付。

由于上市公司陷入流动性危机,截至仲裁申请之日,*ST中南尚未履行回购第二、三期限制性股票的义务、将回购资金付至国信证券的指定账户。国信证券申请,*ST中南及18名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向国信证券偿还融资本金、利息、罚息费用暂计至2020年1月11日合计5517.08万元。

就该事件进展以及是否对上市公司造成进一步的影响,新京报记者于5月26日上午多次致电*ST中南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

“股权激励计划中设置夹层在2016年-2017年是比较常见的方式,但2018年以后,上证指数回落,个股的股价也受到相应的影响,在股权激励计划中加杠杆比较容易暴雷,需要补充保证金,相应在股权激励计划中设置夹层的情况也就少了。”二级市场从业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ST中南截至5月28日的收盘价为1.41元/股,仅为2015年5月的最高股价60.40元/股(不复权)的2%左右,随着股价的暴跌,*ST中南的18名限制性股票激励对象暴富梦碎。

上市近十年亏损30亿,控股股东用虚假承兑汇票等手段占资 年报连续被出具非标

2010年,中南重工登陆资本市场,主要从事各类材质的管件、法兰、管系加工以及压力容器的制造。2014年,中南重工在高新区政府的指导下启动主业转型,构筑文化传媒板块,斥资10亿全额收购大唐辉煌传媒有限公司,并于年底通过证监会审批,完成并购重组。随后,中南重工股票简称变更为中南文化。

2014年收购完成后,*ST中南的业绩大增,归属净利润由2014年的6560.55万元飙升至2015年的13936.27万元,同比上涨112.43%。2016年和2017年两年,*ST中南的归属净利润仍持续上涨,但好景不长,2018年,*ST中南巨亏超21亿元,这也是*ST中南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同时,会计师事务所对*ST中南的2018年年报也出具了非标意见。

2018年,*ST中南深陷债务危机与流动性危机。控股股东通过对外担保、关联交易等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掏空”上市公司。

2017年6月9日,中南文化一天内开出9份虚假承兑汇票,是目前已知时任中南文化董事长陈少忠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填补中南重工的开始。

从2017年6月9日至2018年5月29日,中南文化开具的虚假承兑汇票达21张,涉及总额达到1.35亿元。2018年9月5日,中南文化回复问询函时称,这些都是在控股股东中南重工资金紧张时,陈少忠指示公司财务人员在宁波银行系统中开具虚假商业承兑汇票,并通过贴现转入控股股东指定的第三方账户,从而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2018年年报显示,中南文化在2018年1月-2018年6月,中南集团新增违规占用资金金额为7.30亿元,截至2019年4月,中南集团违规占用中南文化资金已全部归还至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中南集团占用公司资金总额为8880.67万元。

除去占用资金,中南集团还存在着违规担保事项,截至2019年12月31日,违规担保金额为10.41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71.90%,逾期债务也由2018年12月31日的7.05亿元增长至15.74亿元。

由于控股股东占用本属于上市公司的钱,导致上市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的状况,导致公司部分业务停滞、订单接单降低,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带来较大影响;另一方面,由于违规担保及债务逾期等出现多项诉讼,导致公司包括基本户在内的多项银行账户、子公司股权及资产被冻结。由此,中南文化的可持续盈利能力受到巨大的冲击。

2019年,中南文化再次巨亏17.98亿元,并且会计师事务所再次对2019年年报出具了非标意见。

2018年10月,*ST中南股票简称已经由中南文化变更为ST中南,今年4月30日起,ST中南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为“*ST中南”。

国资入场解局

公开资料显示,当初中南重工的转型是在高新区政府的指导下完成的。截至2019年12月31日,*ST中南前控股股东中南集团持有*ST中南3.40亿股份,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及司法轮候冻结。

前控股股东已经陷入债务危机无法自拔,上市公司也走到退市边缘,如何保壳成了关键问题,而更换实际控制人对于拯救上市公司是解局的方式之一。

2018年11月16日,*ST中南公告显示,中南集团和江阴滨江扬子企业管理发展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滨江扬子”)于2018年10月24日签署了《关于表决权等股东权利授权委托协议》。中南集团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将持有的公司3.89亿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27.59%)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和提案权授予滨江扬子行使。本次权益变动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江阴高新技术创业园管理委员会。2019年4月15日,上述表决权委托协议已解除。

隔天的2019年4月16日,中南集团与北京首拓融汇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首拓融汇”)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南集团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将持有的公司3.52亿股股票(占公司股本总额的25%)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和提案权授予北京首拓融汇行使。直至2021年3月31日。与此同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解直锟。

2019年9月,中南集团向江阴市人民法院申请对中南集团破产重整。因中南集团的经营状况和财产状况继续恶化,缺乏挽救的可能性,通过公开招募无意向重整人,且已资不抵债,江阴市人民法院于2月5日裁定终止中南集团公司破产重整程序并宣告中南集团公司破产。

4月24日10时至4月25日10时止(延时除外),中南集团公司所持ST中南34034万股股票在淘宝网阿里拍卖破产强清平台进行第二轮公开拍卖,4月25日,澄邦企管通过司法拍卖的形式,以35055.02万元的价格取得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中南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 34034万股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4.50%,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公告显示,澄邦企管实际控制人高新区管委会作为属地政府的派出机构,高度重视中南文化债务危机处置问题,为维持上市公司经营稳定,维护全市金融生态稳定,牵头组建澄邦企管作为解决上市公司债务危机的平台载体,在中南集团破产清算程序中,通过拍卖取得上市公司股票,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

记者 张妍頔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薛京宁

原标题:A股首只主动退市股回来了!6月8日重新上市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 来源:中国证券报

ST国重装5月29日晚公告,公司股票将于6月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重新上市交易。重新上市首日,公司股票价格不设涨跌幅限制。这意味着,A股第一只主动退市股——ST国重装,历经5年涅槃,终于又回来了。

巧合的是,就在5月2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修订了《上海证券交易所风险警示板股票交易管理办法》(简称《办法》)。《办法》提出,暂停上市后恢复上市的股票,恢复上市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当日盘中临时停牌事宜按照关于新股上市首日盘中临时停牌的规定执行。退市后重新上市的股票,重新上市首日连续竞价阶段的限价申报,买入申报价格不得高于买入基准价格的102%,卖出申报价格不得低于卖出基准价格的98%。

ST国重装的前身是二重重装,曾经国内最大的重大技术装备研制基地之一。从2010年上市到2015年退市,不到5年时间,但留给了市场无数的话题。

两次尝试主动退市终成功

ST国重装公告显示,公司股票重新上市后在风险警示板交易,重新上市首日开盘参考价为公司重新上市前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最后交易日(2019年10月24日)的收盘价,即3.32元/股。

ST国重装的前身为二重重装,公司2010年2月2日在上交所上市,彼时公司是国内最大的重大技术装备研制基地之一。但在上市的次年,公司就向市场交出了亏损的成绩单,2011年公司亏损1.4亿元,并且2012年和2013年继续亏损,亏损幅度进一步扩大,分别为亏损28.89亿元和亏损32.07亿元。公司在预计2014年年度经营业绩继续亏损的情况下,为避免“强制退市”在退市整理期股价波动给中小股东造成影响,决定主动终止上市。2015年5月21日,公司股票在上交所摘牌。同年7月20日,公司股票在股转系统正式挂牌。

公司主动退市做了两次尝试。第一次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国机集团向全体股东发起全面要约收购,拟通过全面要约方式实现公司主动退市,但因投资者对要约收购定价不满意,截至2015年4月3日要约收购期届满,预受要约股份数量未满足生效条件,首次尝试未能成功。

第二次是拟以股东大会决议方式主动撤回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并在取得上海证券交易所终止上市批准后转而申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转让。国机集团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包括异议股东在内的公司全体股东给予现金选择权。同年4月23日,公司召开股东大会作出决议,决定撤回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公司主动退市至此告一段落。

退市后积极改革脱困

根据公司5月29日晚发布的《重新上市申请书》(简称《申请书》),公司主动退市后,采取了债务重组、分流人员、盘活资产、创新驱动、资源整合、引战融资等一系列的改革脱困举措。公司于2018年3月完成重大资产重组,通过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了国机集团旗下的中国重机100%的股权及中国重型院82.83%的股权,在主营业务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围绕产业链进行纵向整合,发挥协同效应,打造集科、工、贸于一体的“国机重装”平台,提高公司在重型装备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此外,公司于2018年12月成功实施了定向发行,一方面进一步改善了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另一方面引入了、三峡控股、中广核控股、国新资产以及结构调整基金等5家战略投资者,携手开拓新兴领域和国际市场。

《申请书》显示,公司2017年、2018年和2019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5亿元、4.82亿元和4.9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513.4万元、3.93亿元和9582.04万元。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均为正值。目前公司经营情况良好,发展势头稳健,已回归健康盈利可持续发展的轨道。公司本次申请重新上市符合《上市规则》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