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年巨亏43亿,董事长被查,“白银第一股”6万股民踩雷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曾有“白银第一股”之称的*ST金贵(002716.SZ)7月3日晚间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曹永贵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与立案调查同时披露的还有*ST金贵涉及的四项诉讼事项进展,包括三份《民事判决书》和一份《执行通知书》。截至目前,*ST金贵市值已蒸发八成,去年全年累计亏损43亿,股价从最高点17.53元跌超9成,最新报收1.4元/每股。

三家金融机构受牵连

三份《民事判决书》中,*ST金贵涉及归还湖南省财信信托1.8亿元借款及利息,归还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2.5亿元电子商业承兑汇票及利息。

《执行通知书》中,*ST金贵应向建设银行郴州南大支行支付借款9221.52万元及利息,支付承兑汇票垫付款3.9亿元及利息。

此前7月4日,*ST金贵发布《关于诉讼事项的进展公告》中显示:

在一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中,被告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借款本金人民币1亿元及以1亿元为基数,自2019年8月2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24%计算的利息(扣减1011129.17元)。同时,偿还原告湖南省财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借款本金人民币8000万元及以8000万元为基数自2019年8月2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18.3%计算的利息、复利;

在一起债务纠纷中,公司向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郴州南大支行支付借款本金92215246.72元及利息;支付承兑汇票垫付款本金390000000元及利息(利息按照《银行承兑协议》约定计算至本息全部清偿之日止);同时,曹永贵、许丽在人民币1000000000元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在一起票据追索权纠纷中,被告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原告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涉案票号为230758800555820180914255130051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的票面金额1.5亿元及利息,同时,给付原告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涉案票号为230758800555820180920258053116的电子商业承兑汇票的票面金额1亿元及利息。

公司称,本次诉讼事项会对公司的正常运行和经营管理造成一定的影响,预计将会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去年巨亏43亿

资料显示,金贵银业是郴州市产值、利税及创汇大户、湖南省工业百强企业和湖南省民营三十强企业。是一家“从富含银的铅精矿及铅冶炼废渣废液中综合回收白银及铅、金、铋、锑、锌、铜、铟等多种有色金属”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业务是以白银冶炼和深加工为主,配套铅冶炼,并综合回收金、铋、锑、锌、铜、铟等有价金属。公司的主要产品是白银和电铅,白银年产量居全国同类企业前列,是我国白银生产出口的重要基地之一。

2014年金贵银业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有“中国白银第一股”之称。在随后的2015-2017年交出了连年营收净利同比双增长的财报,受到了市场资金的追逐。

2018年起,*ST金贵开始面临股东质押风险及流动性风险,业绩开始恶化。

2018年公司扣非后净利下滑90%,审计机构给出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019年年报中,*ST金贵诸多问题暴露,公司2019年亏损43.48亿元;净资产由2018年末的36.97亿元降至2019年末的-6.38亿元;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高达53.12亿元,其中往来款51.59亿元;计提坏账16.21亿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5.33亿元;前五大客户和前五大供应商均发生较大变化。

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328.68万元,董事长、代理总经理、董秘曹永贵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50.72万元;董事曹永德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41.27万元。董事、副总张平西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22.25万元;董事许军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21.04万元;副总熊德强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21.04万元。

重重危机之下,*ST金贵股价自2019年10月起开启连跌模式,公司股价由最高点的17.53元左右跌至1.4元,已跌去超90%,市值仅剩13.45亿元。

截至2020年3月底,*ST金贵股东户数为6.58万户。

这意味着像*ST金贵这种1元股而言,在被证监会连调查之后,更容易引发恐慌加剧,加速坠向1元/股,触发面值退市危机。

责任编辑:吴金明

原标题:时隔一年半,*ST鼎龙退出东阳曼荼罗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张妍頔)7月2日,*ST鼎龙发布了《关于全资子公司退出投资项目的进展公告》,涉及子公司为东阳曼荼罗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曼荼罗”)。2018年*ST鼎龙曾欲斥资30亿元收购张纪中之女的公司东阳曼荼罗,最终未果,如今,*ST鼎龙的市值仅为23.56亿元,不及彼时的收购价格。

拟作价30亿元收购东阳曼荼罗

回溯到2017年7月15日,*ST鼎龙全资子公司浙江梦幻星生园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幻星生园”)使用自有资金2亿元人民币向东阳曼荼罗增资,增资完成后*ST鼎龙的全资子公司梦幻星生园持有东阳曼荼罗10%的股权。同时东阳曼荼罗承诺:作为拟上市主体,东阳曼荼罗经梦幻星生园指定的具有证券从业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017年不少于人民币5000万、2018年不少于2亿、2019年不少于2.5亿,三年合计不少于人民币5亿元。

2018年6月4日晚间,*ST鼎龙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涉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重大事项,可能构成重大资产重组。自6月5日开始停牌。

公告显示,*ST鼎龙拟向东阳曼荼罗的股东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标的公司的股权,其中70%的股权转让款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30%的股权转让款通过现金方式支付。东阳曼荼罗的整体估值暂定不低于 30 亿元,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东阳曼荼罗做出业绩承诺,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2021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亿元、3.125亿元、3.906亿元、4.882亿元。

公告显示,东阳曼荼罗的主营业务为影视剧的制作、艺人经纪、影视后期制作等。2017年,东阳曼荼罗参与发行了由迪丽热巴主演的电视剧《烈火如歌》和电影《一千零一夜》,作为两部作品的出品方,东阳曼荼罗绑定杨幂持股的嘉行传媒同进同出,而迪丽热巴正是嘉行传媒旗下当红女艺人。

值得注意的是,东阳曼荼罗的股权结构显示,其法定代表人为张悦,持股比例为38.7%,为第一大股东。张悦又名张语芯,曾任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版权管理中心总经理,为著名导演张纪中之女,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父亲张纪中给了很大的支持,包括资源、资金,以及项目编外指导等方面。

收购泡汤,投资款收回

2019年1月15日,*ST鼎龙同意梦幻星生园退出对东阳曼荼罗的投资并收回全部投资款(1.5亿人民币)及相关利息,上述退出投资事项构成关联交易。

根据梦幻星生园与东阳曼荼罗于2019年1月17日签订的投资解除协议,东阳曼荼罗应当于协议生效后3日内向梦幻星生园退还投资款部分本金8000万元并支付全部投资款1.5亿元对应的相关利息;协议生效后一年内,东阳曼荼罗应当以分期方式向梦幻星生园退还投资款剩余本金7000万元并支付相关利息。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款本金之利息结算,均按照前述投资款的实际占用期限以年息4.35%计息。

截至2019年3月13日,东阳曼荼罗已完成上述退出投资事项相关工商变更登记(股权变更、董事变更等),梦幻星生园不再持有东阳曼荼罗的股权。

截至2020年6月30日,梦幻星生园已收回全部投资本金及相关利息,本次退出投资的相关事项已全部完成。

具有数十年从业经验的会计师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该部分投资款的退回应按照权责发生制计入其他应收款科目,对2020年的财务数据没有影响。

收购不成上市公司易主

*ST鼎龙的前身为骅威文化,收购东阳曼荼罗正是由骅威文化主导的。

2018年11月30日,骅威文化前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祥彬与杭州鼎龙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鼎龙”) 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并于12月14日完成股权过户登记手续。此次董事会成员密集辞职后,杭州鼎龙入主骅威文化董事会。12月17日,公司股东杭州鼎龙和股东付强向公司董事会提交《关于公司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的临时提案函》,提议补选龙学勤、 龙学海、杨芳、王小平、凌辉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提议补选何兴强、汤胜、张需聪为公司独立董事;提议补选李斌、黄义伟为公司第四届监事会监事。

2018年12月1日,骅威文化发布公告称,骅威文化前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祥彬及其一致行动人郭群,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股票5821.82万股、1708.10万股(合计7529.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76%)以每股5.1615元的价格转让给杭州鼎龙。转让价款为3.89亿元。

至此,杭州鼎龙也拿到了骅威文化的控制权。

*ST鼎龙2019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64亿元,同比增长41.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39亿元,上年净利润为-12.82亿元。

两年连亏,*ST鼎龙已经在退市边缘,截至7月2日收盘,*ST鼎龙的股价为2.74元/股,总市值仅为23.56亿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妍頔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薛京宁

原标题:ST华鼎:控股股东为解决占资已抵押给公司俩五星级酒店

ST华鼎6月29日发布了关于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及违规借款的进展公告。其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控股股东归还的资金占用本金及利息。

据公告,经公司自查,ST华鼎控股股东三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鼎控股”)占用公司资金共计578,500,009元(该金额为进一步自查核对金额,实际具体金额以监管部门认定后的金额为准),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2.67%(具体内容详见公司公告:2019-065)。

截至目前,公司涉及违规借款金额2.59亿元,涉及违规担保金额1.3亿元。因涉嫌违规借款及违规担保,债权人对公司提起诉讼,涉及诉讼金额共计19,997.50万元。

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控股股东归还的资金占用本金及利息。为尽快解决占用资金的归还问题,三鼎控股在前期已将其合法拥有的位于义乌市金融商务区的开元名都大酒店和万豪大酒店两个五星级酒店的产权作为占用资金的担保物抵押给公司的基础上,还积极拟通过引入战投、处置清洁资产、以物抵债、债务承接等多种方式解决占款问题。目前,三鼎控股正积极与多家外部投资者展开有效接洽并接受尽调中,争取尽早解决占款问题。

编辑 岳彩周

原标题:主营业务疲软,ST步森近一年内两次免职总经理

新京报讯(记者 郑艺佳)6月28日,浙江步森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步森”)宣布,根据公司未来战略发展需要,为改善主营业务经营成果,公司董事会决定免去封雪总经理职务。具体工作另做安排。

据海淀公安分局6月1日通报,已依法对安投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爱投资)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开展查处。此次公告中,ST步森方面称,近期“爱投资”平台及相关责任人已经被公安机关正式立案,封雪曾担任安投融(北京)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金融部业务总监,其个人的履职经历可能会对公司声誉和公司持续运作产生不良影响。

此外,ST步森2019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2522.15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85.34万元。ST步森认为,鉴于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较弱,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封雪一直担任服装业务负责人,对此负有管理责任。

资料显示,封雪自2018年3月起开始担任ST步森董事、副总经理。2019年6月12日,为避免主营业务继续出现亏损进而导致公司退市等原因,ST步森宣布免去陈建飞总经理职务,随后该职务由封雪接任。而此次免去封雪总经理职务后,ST步森的总经理职责将由联席总经理杜欣代任。ST步森表示,公司已就总经理的交接工作做了安排,免职一事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构成不利影响。

新京报记者 郑艺佳

编辑 王真真 校对 李铭

原标题:“主动退市第一股”回归,又给投资者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6月8日,沪市迎来了ST国重装的重新上市。这也是A股市场迎来的史上第二家重新上市公司。

ST国重装2015年5月从A股市场主动摘牌,当时的股票名称为*ST二重,成为A股市场“主动退市第一股”。对于ST国重装的重新上市,其实没有太大悬念,尤其是在ST长油于去年1月8日重新上市之后,ST国重装的回归更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ST国重装与ST长油一样都属于央企,其拥有的优势是其他退市公司所难以拥有的。另外,从*ST二重的主动退市来看,公司非常善于运用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

不过,尽管ST国重装重新上市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投资风险却是投资者需要提防的。重新上市首日,ST国重装以6元的股价开盘,较参考价3.32元上涨了80.72%,随后快速冲高到7.80元,盘中停牌10分钟后,再次快速冲高,股价达到当天的最高价9.59元,最大涨幅达到188.86%。随后股价回落,全天最终以6.15元收盘,当天追高买进的投资者基本上都处于套牢状态,按最高价买进的投资者损失已达35.87%。ST国重装重新上市又给投资者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

实际上,重新上市第一股ST长油(现已更名为“招商南油”)的走势就已经很清晰地向投资者揭示了重新上市股的投资风险。该股于去年1月8日重新上市,重新上市的开盘参考价为4.31元。由于重新上市之前,ST长油的股价已经在新三板受到市场的大幅炒作,所以重新上市之时,该股在二级市场上的炒作反倒是受到了抑制,重新上市首日的收盘价较开盘参考价下跌了23.20%。

但这并不代表ST长油的重新上市就没有投资风险了。从随后的走势来看,ST长油先是连续三个“一”字跌停,到去年1月31日,ST长油的最低价跌到2.04元,重新上市首日及随后一路买入该股的投资者损失惨重。而即便到目前为止,招商南油的股价也就在2.50元附近,仍然低于重新上市首日的交易价格。因此,ST长油重新上市带给市场的投资风险是有目共睹的。

有道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但遗憾的是,股市属鱼,只有七秒的记忆。所以当ST国重装重新上市之时,投资风险又再一次降临。此次ST国重装重新上市股票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这为市场的投机炒作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当股票价格出现百分之几十、几百的上涨时,其投资风险的增加显而易见。并且,在首日没有涨跌幅限制的情况下,股价在盘中可以大幅波动,这同样面临着较大的投资风险。

其实,基于*ST二重退市以及ST国重装重新上市之时公司基本面所发生的变化,从交易所的规定来说,重新上市首日股票不受涨跌幅的限制是合适的,包括上交所最近对《上海证券交易所风险警示板股票交易管理办法》的修订也是必要的,有利于减少交易阻力和不必要的干预,增强市场流动性,保障重新上市股票的充分交易。但不受涨跌幅的限制并不是鼓励市场投机炒作,更不是让投资者不顾及股票重新上市的投资风险。但这一点,显然被不少投资者忽视了,以至ST国重装在重新上市首日走出了高开——冲高——回落的走势。追高者的投资风险,在当天即已体现。

当然,就ST国重装股票来说,其投资风险远还没有释放完毕。虽然ST国重装获准重新上市,但其业绩其实还是较为一般的。2017年到2019年三年的每股收益分别为0.1366元、0.0913元、0.0686元,重新上市首日收盘价的市盈率约为90倍,其投资价值的高估显而易见,这也是ST国重装未来的投资风险所在,也是投资者在投资中需要多加提防的。

□皮海洲(财经评论人)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李世辉

原标题:去年卖房401套保壳的*ST海马又开始卖房

卖房保壳的*ST海马又开始卖房。

6月3日,*ST海马公告称,拟公开出售位于海口市金牛路2号的18#住宅楼共145套房产(总面积约4217.05平方米)的部分闲置房产。拟处置房产账面价值原值437.71万元,净值17.51万元。

这背后是*ST海马一季度亏损了9919万。

近两年*ST海马已经多次公告卖房,去年卖房401套。

2019年4月22日,*ST海马汽车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出售36套上海市的闲置房产和81套海口市的闲置房产,共计117套。

随后2019年5月15日,*ST海马汽车再次发布公告称,为优化和盘活存量资产,公司拟通过招标或委托中介机构按照市场价格在二手房交易市场挂出等方式,公开出售位于海口市金盘工业开发区创业新村一区、二区及金盘工业区金盘大道旁的部分闲置房产,其中,住宅269套,商铺15套。

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实现扭亏,为8520万,避免了三年连亏。不过其扣非净利润依然亏损,为-7.31亿 。

其去年卖房实现了多少收益?据其2019年年报披露,其2019年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为8亿元。其中处置闲置房产产生的资产处置收益为6173万元。

编辑 岳彩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