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问题上,西方国家一些政客无疑存在双重标准,他们不仅表现得自相矛盾,也十分虚伪

考虑到中国香港严峻的疫情形势,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不久前宣布,决定将香港特区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这一决定十分必要,说明特区政府将香港居民的健康和安全放在首位。

目前疫情仍然在全球蔓延,对各地选举活动都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推迟选举是国际通行的做法。以西班牙为例,很多地方选举都因疫情推迟。在不能有效控制疫情的情况下坚持举行选举活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西方一些政客对香港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的反应并不令人意外。自“修例风波”以来,一些外国和境外势力一直试图干预香港事务。我想强调的是,在香港问题上,西方国家一些政客无疑存在双重标准,他们不仅表现得自相矛盾,也十分虚伪。

美国接连针对香港通过法案及宣布行政指令,实施所谓制裁。美国驻港企业有1300多家,其中近300家是地区总部,约8.5万名美国公民在港定居和工作。美国采取的任何所谓制裁举措都将对在港开展业务的美国企业造成冲击,其与香港有关的经济和贸易利益也将受到影响。

“一国两制”是一个伟大创举,有利于在尊重内地和香港不同特点的基础上实现互补。保障“一国两制”平稳运行的重要条件就是稳定的社会环境。过去一年多来,香港曾发生的“黑暴”事件,对香港经济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正是为了维护香港的稳定。香港国安法的通过恰恰是为了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切实保障香港居民的权利与自由,保证其体制框架的生机与活力。这也是恢复香港法治秩序的重要基础。

中国采取适当举措保证香港稳定合法合理。香港国安法有助于保障香港经济社会环境的稳定,得到香港社会主流民意的广泛支持。中国中央政府历来大力支持香港发展,通过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举措巩固香港优势的同时,促进香港进一步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期待在稳定的经济社会环境下,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香港尽快恢复安宁和经济活力,实现长治久安、繁荣稳定。

(作者:胡里奥·里奥斯,为西班牙加利西亚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西班牙中国政策观察网主任)

[ 责编:曾震宇 ]

林郑月娥:香港将于9月1日开展为期两周的社区普及检测计划

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21日)在记者会上表示,香港如今已经实行最严格的防疫措施。特区政府明白有关措施对经济的影响,但呼吁市民继续保持耐心,因为未来一周极为关键。政府希望可以密切观察近期出现的确诊病例下降的趋势是否可持续,包括期望完成货柜码头及外佣转工宿舍两大群体的新冠病毒检测。

林郑月娥同时宣布,将于9月1日展开社区普及检测计划,争取两星期内完成。林郑月娥表示,会在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8至11号展馆建设社区治疗设施,即“方舱医院”,将设有最多1000张病床,部分会设置负气压系统,争取数周内完成建设。她还表示,会于亚博馆旁一块3.2公顷的土地上建设两层高的临时医院,内设超过800张负压病床,并无手术室,约耗时4个月时间。

林郑月娥表示,若非中央支持,香港特区无法展开普及社区检测。在提升病毒检测能力及临时医院加设病床后,香港将有更好的装备应对未来的疫情。(总台记者周伟琪 金东)

[ 责编:宫辞 ]

新华社香港8月15日电 题:用手触摸二战炸弹的人——访香港警方拆弹专家

新华社记者 朱玉 方栋

43岁的拆弹专家李展超一身黑色工作服。“我们工作服的主要色调是黑色。”

他拿出黑色封面的介绍材料。材料写到二战军火时,直言不讳地用了四个字描述:“非常危险”。

70多年前埋下的危险,就隐藏在今日香港的闹市中、地铁旁、工地上,甚至是在人们嬉闹的海滩水下。

拆弹专家们必须一个人面对危险。

每位拆弹专家会有助手,也会有团队,但按照要求,他们只能独自走向炸弹。

每天面对生死考验,或多或少地影响了他们的性格。拆弹专家们大多气质沉静,静到似乎周围的气温也随之下降。

“我亲手处理二战期间遗留的未爆军火不少于100次。”李展超对记者说。1999年,李展超加入香港警队。2007年,经过层层选拔进入香港警方爆炸品处理课工作,如今他已成为爆炸品处理课炸弹处理主任。

爆炸品处理课是香港警方在1972年成立的特殊部队,负责处理销毁陆上及水下各类爆炸物、生化及核辐射物品。其中,处理二战期间遗留至今未曾引爆的炸弹是他们的一项重要工作。

“我们每年出动大概有150次左右,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工作都牵涉二战期间遗留的未爆军火。”李展超说,小的有步枪子弹和手榴弹,大的包括数十公斤的炮弹甚至近千公斤的空投炸弹。这些危险军火穿越70多年的时光,向和平年代的人们无声地诉说着二战期间的战火硝烟。

1941年12月,侵华日军攻击香港,18天内对香港多地进行空袭轰炸。在随后长达三年八个月的日军侵占香港时期,香港置身于交战各方的连绵战火中,饱受摧残。

在战后的香港,无论是水域、郊野、工地还是闹市,都会挖掘出未爆炸的军火,相关新闻屡见不鲜。

1995年7月,有货轮在青衣对面水域起锚时,意外捞起一枚重约225公斤的美制空投炸弹。2013年3月,在港岛大潭笃水塘对面的山顶,发现七枚战时炸弹,其中一枚重约900公斤。

最近的一次就发生在今年7月16日下午,九龙启德一工地内发现长约一米的战时炸弹,周围的两千人即时被疏散。还有今年2月,在皇后大道东锡克庙附近工地上,挖掘出一枚重约500公斤的炸弹,里面有炸药250公斤。

经过检测,一些炸弹的炸药成分依然有效,威力和70年前几乎没有区别,仍拥有巨大的杀伤力。

十几年前,香港玛丽医院附近的工地上发现了一枚225公斤重的美军空投炸弹。警方切开炸弹外壳,销毁炸药成分。通常,炸药将慢慢燃尽,不再危险。但在燃烧近半时,剩余炸药由于过热发生了爆炸,对周边建筑造成损坏并引起火情。

有一次,爆炸品处理课在港岛西区山上处理一枚180公斤英军炮弹,其中有效高性能炸药大概90公斤。李展超说,那天山上下大雨,然而炮弹引爆时,爆炸产生的热气流将雨生生逼停10秒钟,随后还引发了几十秒的冰雹。“我们一开始还以为是炮弹碎片,赶快找地方掩护,后来才发现是冰雹。”

投到香港郊野山上的炸弹,没有人敢搬动它们。拆弹专家们要徒步几小时上山,把炸弹处理完后,直升机再把精疲力尽的专家们救下来……

拥有十几年处理爆炸品经验的李展超,最不愿意碰到的就是日军留下的军火,因为即将战败的日本因国力所致,在军火生产上用材和制作极为随意,最容易产生误爆或者意外引爆,对拆弹人员来说就更加危险。

处理二战遗留军火,目前是最危险的年代。经过几十年的演变,炸弹内的化学品性质已经变得敏感和不稳定。

香港高楼林立,人口稠密。拆弹专家要把保护市民和公众财产作为大前提。他们所有的仪器装备和手段都是围绕这一点。

2018年,港铁沙中线会展站工地短短数月内接连发现三枚未爆AN-M65型空投炸弹。炸弹长约145厘米,重达450公斤,其中俗称TNT的黄色炸药占到225公斤。

李展超说,炸弹威力巨大,如果发生爆炸,每一枚大致相当于4000个手雷一起引爆,后果不堪设想。

警方封锁道路、疏散群众,在10个小时内将附近住宅、商业楼宇及酒店内数以万计的市民引导至安全地带。市民安全了,拆弹专家才会返回前线,真正开始拆弹工作。“通常处理时间至少也要20个小时起,经常需要20到40个小时。”李展超说。沙中线工地的拆弹作业,爆炸品处理课一名炸弹处理主任及其助手,连同十几人的后备小队,连续工作了接近30个小时才完成任务。

相较于电影中的惊心动魄,现实中的拆弹工作更加繁琐复杂。无论炸弹是在哪里发现,他们首先要彻底挖掘出炸弹,判断炸弹的型号和状态。然后用不易产生热力的水压磨砂方式在弹身切割。随后,对里面的有效成分进行燃烧。炸药燃烧完,引信上的炸药也销毁后,才算处理完毕。

拆弹专家是所有警种中危险系数最高的,但是也赋予了队员们沉甸甸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除了有能力去学习、应用专业的技术和知识外,更要愿意去接触这些危险品、爆炸品,当其他人都选择去回避、去远离的时候,你愿意上前一步去处理。”李展超说。

爆炸品处理课有一句格言:“正确无误、万无一失”,一错,一失,即是生命。

李展超说,队员们要全面考虑爆炸品的所有危险因素,预先思考某个操作后可能的一系列后果,平和冷静地在各种解决方案中采取最合适的去施行,用最平常的心态,发挥出最好的水平。

处理爆炸品责任重大,每位拆弹专家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并且进行了严格的训练。李展超记得,当时包括他在内的40名学员接受了八个星期的培训,最后只有两个人获得加入爆炸品处理课的资格。

李展超说,此后,队员还会接受一系列训练,包括土制炸弹处理、常规军火处理、爆炸后调查等,并会被派往海外进行训练和交流。“拆弹专家的训练时间很长,一般来说完成训练最快也要4年,如果掌握全部爆炸品相关内容,我认为至少要8年到10年左右。”

二战遗留的未爆军火一日没有全部清除,香港拆弹专家的使命就一日不会停止。

工作中,李展超从没有想到过害怕。

如果说有情绪起伏的话,那就是每次终于销毁了炸弹,所有人都安全了,可以收工回家的时候。

“那是最欣慰的一刻,每一次都会开心到笑出来。”(视频记者:仇博 刘展威)

[ 责编:刘洋 ]

连日来,香港各界人士表示,当前,香港社会集中精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紧要任务,而国家始终是香港的坚强后盾,在内地支援队的帮助下,香港定能早日战胜疫情。

香港各界呼吁在国家支持下齐心抗疫

香港新活力青年智库创会主席李文斌:我们很感谢内地的团队过来香港,帮助我们扩大检测的人数,帮忙建造方舱医院,解决一些病床少的问题,他们是有非常丰富的医疗经验的团队。作为香港的市民,非常感谢国家对我们的爱、对我们的支援、对我们的帮助,希望所有的香港人能发挥自己的力量,共同合作,对抗这一次的疫情。

香港各界呼吁在国家支持下齐心抗疫

香港两岸和平发展联合总会副理事长方平:我们作为香港市民,非常感谢和感恩,因为有国家支援队过来,这是帮助全港市民做一个普遍的核酸检测,他们过来还建立方舱医院,对我们这一边真的是,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帮助作用。我们有国家,有这个坚强的后盾,任何的疫情都可以控制。

香港各界呼吁在国家支持下齐心抗疫

香港金融界人士梁江:我们中央政府最近也为香港提供了非常大的支持,也得到了各界的拥护,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大规模检测。中央政府有很好的经验,大家会对香港更有信心,我觉得香港的疫情应该在不远的将来受到控制,经济也希望看到逐渐恢复。

[ 责编:刘洋 ]

【摘要】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扬言,没有美国,香港在中国的领导下不会成功。他还大肆吹嘘美国对香港的贡献,声称将来没有人会在香港…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扬言,没有美国,香港在中国的领导下“不会成功”。他还大肆吹嘘美国对香港的“贡献”,声称将来没有人会在香港做生意。就在一个月前,这位总统在签署所谓“香港自治法案”后,甚至叫嚣“香港会随之消失”。一遍又一遍地往自己脸上贴金,翻来覆去、不着边际地吹嘘与恐吓,就算总统本人乐此不疲,国际社会也早已厌恶不堪了。

香港之所以能成为璀璨的“东方之珠”,绝非来自他国的“恩赐”。香港有着特殊的历史,百年来,香港始终都是外商进出中国的大门,也是中国走出海外的窗口。香港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的地位,是香港几代人艰苦奋斗的结果,是中国不断深化改革开放、为香港提供最坚实有力支持的结果,岂是来自美国的“恩典”?

香港行不行,不是美国说了算

香港回归祖国之后,享有“一国”和“两制”的双重优势,依托祖国内地、共谋区域合作、共拓海外市场。历经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3年“非典”疫情、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香港在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砥砺前行,保持了经济蓬勃发展的强劲势头。这是贯彻执行维护发展“一国两制”所取得的成就,岂是美国能够予取予夺的?

去年的“修例风波”使香港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然而香港并未在危机中沉沦。据统计,香港去年首次公开集资(IPOs)总额达到400亿美元,再次位列全球首位。今年截至7月底,香港首次公开招股集资总额达1321亿港元,证券市场平均每日成交额高达1248亿港元,较去年上升40%以上。这充分说明市场参与者对香港金融体系的认可、对香港未来的信心。对于香港,华盛顿沉浸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错觉之中,只能沦为笑柄。

香港之于美国,到底是什么?是美国亚太战略棋局中的“棋子”,还是妄图撬动“颜色革命”的桥头堡?美国作何盘算,美国在全球各地的“民主贡献”基于的是谁的利益,香港的明眼人都看得清楚。环顾世界,从中东北非到拉丁美洲,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的高度渗透和强力干预,是很多国家动荡衰退的主要根源。在香港的“修例风波”中,一些美国政客毫不令人意外地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公然为极端暴力分子撑腰打气、出谋划策,令香港的稳定与繁荣受到极大的威胁。如此斑斑劣迹,华盛顿竟能大言不惭地吹嘘所谓“贡献”,实在令人不齿。

香港是自由港,是全球自由贸易的典范,优良的营商环境成为吸引国际企业的磁石。如果谈到“贡献”,倒不妨来看看香港对于美国经济的贡献。据统计,在香港有1300多家美国公司,几乎包括所有主要的美国金融企业;有大约8.5万名美国公民在香港生活;过去十年,美国在香港赚取的贸易顺差是其全球贸易伙伴中最高的,2009至2018年间相关货物贸易顺差的累计总额达2970亿美元。香港也是美国企业与中国内地之间的“超级联系者”,为美国企业拓展中国内地市场创造了巨大便利。不难看出,更便捷地获取真金白银的利益,才是美国特殊对待香港的根本原因。为了伤害香港、进而伤害中国,美国收回所谓优惠政策,只能用“损人更不利己的愚蠢”来形容。

出于对自身衰落、对中国崛起的恐惧,美国还会把“香港牌”继续打下去,在国际上继续强推其反华版本的“香港叙事”。而真正的香江故事,终归是由香港市民来书写的,美国人抢不走定义权。香港行不行,不是美国说了算,背靠祖国、面向世界才是香港成功、繁荣的真正密码。究竟是谁真正关爱香港,是谁能够决定香港的未来,香港市民心知肚明,美国人的惺惺作态、威逼恐吓只是枉费工夫。

[ 责编:刘洋 ]

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 题:维护香港法治秩序 同心协力抗击疫情

新华社评论员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依法审议国务院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请求提出的有关议案,11日表决通过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的决定。针对香港特区因疫情推迟第七届立法会选举而产生的立法机关空缺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从宪制层面及时加以解决,为确保特区政权机关和社会秩序正常运作提供坚实保障,对香港社会全力抗疫和重振经济具有重要而迫切的现实意义。中央切实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确立的特区宪制秩序和法治秩序,充分体现了真心实意爱港护港的情怀与担当。

7月以来,香港暴发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异常严峻。特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依法果断决定推迟一年举行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是本着“生命至上”原则作出的审慎决策。作为特区管治架构的主要组成部分,立法会承担着重要的宪制性职责,依法行使包括制定、修改和废除法律和审核、通过财政预算以及批准税收和公共开支等重要职权,若较长时间空缺,必对特区政府有效施政和社会正常运转带来极不利影响。香港已饱受“黑暴”“揽炒”摧残,今又遭遇疫情突袭,立法机关若出现“真空”,香港处境将雪上加霜。

有效防控疫情、保护市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是当前香港社会的普遍要求和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应对疫情带来的诸多影响和冲击,维护社会稳定、恢复发展经济、持续改善民生,是摆在香港特区面前的“必答题”。这些都需要确保特区立法机关正常运作,解决立法会“真空期”问题关系香港整体利益和广大市民福祉。应特区政府请求,国务院迅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此作出相关安排。作为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常设机关,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力和责任采取适当措施解决香港特区自身不能解决的立法机关空缺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的决定,是在特区政府因疫情原因推迟立法会选举,立法会履职受到影响的特殊情况下依法作出的特殊安排,合情合理、正当合法,完全不存在所谓违反香港基本法有关规定的问题。

疫情发生以来,中央始终高度关切香港市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福祉,应香港抗疫需求提供一切必要支持和援助。中央人民政府明确表态支持特区政府基于公众利益和香港实际情况推迟立法会选举的决定,并依法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解决因此产生的立法机关空缺问题。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的决定,是当前形势下最为恰当和切实可行的办法。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据宪法和基本法作出决定,就推迟选举产生的立法机关空缺问题作出安排,是十分必要的,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履行职责的体现,确保了立法机关正常运作、特区政府有效施政和社会正常运行。

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考虑周全、及时必要,为香港特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提供了坚实的法律基础,也符合当前香港实际情况和主流民意。这是中央为香港社会团结抗疫、复苏经济、改善民生注入的安心剂、强心剂,充分体现了对香港有力应对严峻疫情的高度重视与高度负责,充分展现了对香港社会整体利益和香港市民切身利益的真诚关爱。

疫情仍在发展,困境仍然笼罩,时不我待,唯有只争朝夕。当前,香港特区政权机关应同心同德,团结带领香港社会各方面力量共克时艰。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据宪法和基本法就有关事项作出的决定,对香港特区具有不容挑战的法律约束力,香港特区和社会各界特别是立法会议员都当遵从。我们呼吁延任的立法会议员切实依法履行职责,放下政治争拗,与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一道,凝聚共识,齐心抗疫,共谋发展,为香港克难前行献计出力。还要特别奉劝香港反对派,当此艰困时刻,切莫继续操弄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揽炒”,趁早放弃干扰、破坏立法会正常运作的权谋算计,改弦更张、回归正途。只谋政治私利,罔顾民众福祉,戕害香港整体利益,注定遭到民意和时代的唾弃。

危急关头更见真情厚爱,祖国永远是香港特区和香港同胞最可信赖的坚实依靠。我们坚信,有中央坚定爱港护港,有内地无私援港助港,有特区政权机关履职尽责,有特区各界团结一心、同舟共济,香港必能早日打赢疫情阻击战,穿越风雨,飞度关山,开创新局面,续写新辉煌。

[ 责编:袁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