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稳固

人民网北京11月27日电(记者罗知之)中国人民银行26日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今年以来已推出涉及9万亿元货币资金的货币政策应对措施,前10个月金融部门向实体经济让利约1.25万亿元。总体来看,稳健的货币政策体现了前瞻性、主动性、精准性和有效性,成效显著,传导效率进一步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稳固。

报告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中国人民银行坚持以总量政策适度、融资成本明显下降、支持实体经济三大确定性应对高度不确定的形势,根据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灵活把握货币政策调控的力度、节奏和重点,为保市场主体稳就业营造了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为疫情防控、经济恢复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持。

具体来看,一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合理把握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等货币政策工具的力度和节奏,保持短、中、长期流动性供给和需求均衡,有效稳定市场预期,引导市场利率围绕政策利率平稳运行。

二是持续深化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按期完成存量浮动利率贷款的定价基准集中转换工作,贷款利率隐性下限被完全打破。

三是完善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体系,突出分层次、有梯度的内在逻辑,增强直达性、精准性。

四是以我为主,兼顾对外均衡。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市场预期平稳,跨境资本流动有序,市场供求平衡。

五是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有效防控金融风险。

报告认为,总体来看,稳健的货币政策体现了前瞻性、主动性、精准性和有效性,成效显著,传导效率进一步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稳固。9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0.9%,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3.5%,增速均明显高于2019年。9月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4.63%,较上年12月下降0.49个百分点。货币信贷结构持续优化,9月末普惠小微贷款同比增长29.6%,制造业中长期贷款同比增长30.5%。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9月末,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4.40,较上年末升值3.29%。

报告称,下一阶段,中国人民银行将统筹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全力做好“六稳”“六保”和“十三五”规划收官工作,确保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同时,认识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完善宏观经济治理,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促进经济总量平衡、结构优化、内外均衡。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

11月26日,央行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于下一阶段主要政策思路,央行表示,将搞好跨周期政策设计,促进经济总量平衡、结构优化、内外均衡。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构建金融有效支持实体经济的体制机制。

货币政策方面,报告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不让市场缺钱,又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综合运用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基本匹配,支持经济向潜在产出回归。引导市场利率围绕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中期借贷便利利率平稳运行。

对于近期备受关注的债券市场,报告指出,要积极完善债券市场管理制度建设,促进公司信用类债券信息披露标准统一,完善债券违约风险防范和处置机制,加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统筹监管,实现债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落地,持续推进托管行和交易报告库建设,确保金融市场整体安全稳定和高效运行。

同时,报告强调,要健全金融风险预防、预警、处置、问责制度体系。稳妥推进各项风险化解任务,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加快健全金融风险处置责任体系,压实股东、各类债权人、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报告专门开辟题为“走向更加市场化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专栏。该专栏提及,将继续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更好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当今国际环境更趋复杂,国际金融市场波动明显,投资者对预期变动比较敏感,一些消息面的冲击容易引发市场大幅震荡。只有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才能帮助对冲外部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的冲击,保持货币政策自主性。同时要注重预期引导,为外汇市场的有序运行和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创造条件。”报告指出。

此外,报告还强调,牢牢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坚持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坚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保持房地产金融政策的连续性、一致性、稳定性,实施好房地产金融审慎管理制度。(向家莹)

□ 此次CPI增速重回“1”以内主要是由于猪肉等价格下降带动食品价格涨幅回落,并非货币紧缩。

□ 下一阶段,货币政策将进一步聚焦精准导向,通过结构性政策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精准支持力度,既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也不搞“大水漫灌”。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10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显示,10月份CPI同比上涨0.5%,时隔42个月重回“1”以内。

物价持续回落,是否会影响货币政策走向成为各方关注焦点。

CPI是一国货币政策关注的重要指标。我国央行货币政策的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稳定,对内保持物价总水平稳定,对外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

分析发现,此次CPI增速重回“1”以内主要是由于猪肉等价格下降带动食品价格涨幅回落,并非货币紧缩。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10月份CPI同比涨幅明显走低,主要是由于猪肉价格下降带动食品价格涨幅回落。由于生猪产能持续恢复,猪肉供给改善,10月份猪肉价格在连续上涨19个月之后首次出现同比回落,下降了2.8%。从环比上看,猪肉价格下降7%。

再来看货币政策,今年以来货币政策保持稳健,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无论是广义货币(M2)还是社会融资规模均明显高于去年同期水平,有力支持了经济稳步恢复。

11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10月份金融数据显示,10月末M2余额214.97万亿元,同比增长10.5%,增速比上年同期高2.1个百分点。初步统计,10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4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5493亿元。10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6898亿元,同比多增285亿元。

关注CPI走势,更需要关注核心CPI。核心CPI更能够反映宏观经济运行态势,尤其是总供给与总需求动态平衡情况。在CPI涨幅回落至“1”以内的同时,非食品价格基本保持平稳,核心CPI涨幅保持在0.5%水平。数据显示,10月份核心CPI同比增幅与前两个月持平,且环比已连续3个月维持在正增长区间,说明当前物价中枢运行总体稳定。

专家认为,应改变简单关注CPI的做法,全面看待价格走势和经济基本面情况,并以此研判货币政策走向。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综合来看,前10个月CPI累计同比上涨3%,已经回落到3.5%的年度控制目标之内。下一阶段,随着去年同期CPI基数继续走高,猪肉等食品供给持续改善,供求有望保持平衡,CPI中枢将继续回落。但是,国际油价波动加剧,企业盈利修复较慢,PPI增速由降转升尚需时日。由此,通胀基本不会对货币政策构成掣肘,货币政策需进一步聚焦精准导向,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通过结构性政策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精准支持力度,促进需求加速恢复,促进市场主体信心提升和生产经营加快恢复。

近期,在谈到下一步货币政策时,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为应对疫情冲击,金融部门推出了一些特殊政策措施。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冲击高峰过去,经济活动逐步恢复正常,一些政策已经顺利完成阶段性任务,但支持小微和民营企业、支持稳就业、支持绿色发展的政策措施将继续坚持,并进一步完善,促进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围绕货币政策具体操作,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继续灵活运用中期借贷便利、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再贴现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满足经营机构合理的短期、中期、长期流动性需求,既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促进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又不搞“大水漫灌”,为做好和落实“六稳”“六保”工作、支持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适宜的流动性环境。(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陈果静)

央行:维护正常货币政策空间

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29.62万亿元

中国人民银行10月14日召开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央行有关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货币政策坚持稳健取向不变,维护正常货币政策空间。下一阶段将根据形势变化,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此外,央行将会同住建部和其他相关部门,稳步扩大房企融资新规适用范围。

流动性合理充裕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29.6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9.01万亿元;前三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16.26万亿元,同比多增2.63万亿元;9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16.41万亿元,同比增长10.9%,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5个和2.5个百分点。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今年以来,人民银行科学把握货币政策力度,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引导资金更多地流向实体经济,有效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精准滴灌的作用,提高政策的直达性,强化对稳企业、保就业的金融支持。总体看,当前全社会流动性合理充裕,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

对于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效果,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彭立峰表示,截至8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已对3.7万亿元贷款本息实施了延期;6月至8月,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对72.9万户、6176亿元普惠小微贷款实施延期;3月至8月,银行业金融机构累计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1.8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发6279亿元。

提及资管产品整改转型,阮健弘称,今年以来,金融管理部门有序推进资管产品整改转型,资管产品风险状况得到改善。一是净值型产品占比持续上升。8月末净值型产品募集资金占全部资管产品募集资金余额的63.1%,比年初提高7.7个百分点。二是去通道进程加快,同业交叉持有的占比明显下降。三是杠杆率回落。8月末资管产品负债杠杆率水平为107.8%,比年初回落了0.8个百分点。

完善跨周期设计和调节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表示,我国经济运行正处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关键期,货币政策坚持稳健取向不变,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确定性应对各种不确定性,完善跨周期设计和调节,维护正常货币政策空间,平衡好内外部均衡,处理好短期和长期关系,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孙国峰介绍,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根据形势变化,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支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为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良好的货币环境。

对于杠杆率,阮健弘认为,面临当前的特殊情况,宏观杠杆率回升是宏观政策支持疫情防控和国民经济恢复的体现,应当允许宏观杠杆率阶段性上升,扩大对实体经济的信用支持。当下,相应政策已取得显著成效,向实体经济传导效率也明显提升。突出的体现是国民经济稳步恢复,二季度当季GDP已经实现正增长,预计三季度GDP增速会进一步提升,这也为未来更好保持合理的宏观杠杆率水平创造了条件。

稳步扩大房企融资新规适用范围

房企融资新规方面,彭立峰表示,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是人民银行和房地产管理的相关部门在前期广泛征求房地产业界、金融业界的基础上,经过近两年时间的酝酿之后形成的。建立该制度的目的,在于增强房地产企业融资管理的市场化、规则化和透明度,促进房地产企业形成稳定的金融政策预期,合理安排自身的经营活动和融资行为,同时也矫正一些企业盲目扩张的经营行为,增强房地产企业自身的抗风险能力。

“从整体上看,目前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起步平稳,社会反响积极正面。下一步,央行将会同住建部和其他相关部门,跟踪评估执行效果,不断完善规则,稳步扩大适用范围。”彭立峰称。

提及后续人民币汇率走势,孙国峰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市场预期平稳,跨境资金流动有序,外汇市场运行保持稳定,市场供求平衡。下一步,人民银行将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彭扬 赵白执南)

今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稳健的货币政策持续发力,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明显增强,为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提供了坚实有力的支撑。

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稳健的货币政策如何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构建新发展格局,金融该有怎样的作为?记者采访了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

货币政策有力支持了稳企业保就业,宏观调控日趋成熟

记者:如何看待货币政策在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方面发挥的作用?未来货币政策走向如何?

李扬:应对疫情冲击,金融部门果断加大货币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创新货币政策工具,采取了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对小微企业贷款“应延尽延”以及降低利率等许多政策措施,有力支持了稳企业保就业,为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实支撑。在这些措施作用下,我国经济发展稳定转好,生产生活秩序稳步恢复,二季度经济增长明显好于预期。

我国货币政策的空间仍然十分充足,工具箱也有足够的储备,能够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挑战,这说明,我国的宏观调控体制机制日趋成熟。

下阶段货币政策走向,要根据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适时调整。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既要有量的合理增长,又要注意结构的持续优化。要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要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和中小微企业。

如今,小微企业的作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稳企业保就业,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因此,货币政策要注重精准导向,提升小微企业的融资可获得性并降低成本。

记者:稳金融是“六稳”工作的重要内容,当前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要重点解决哪些问题?

李扬:稳金融既要实现金融业自身的稳定,更要通过金融调控助力经济平稳运行。疫情防控期间,应对疫情冲击、保持经济稳定是第一位的,这离不开货币政策的持续发力。稳住了经济基本盘,才能为稳金融提供基础和前提。

也要看到,疫情防控期间的金融支持政策具有阶段性。对于可能的风险隐患,金融监管部门有着清醒认识,提出了注重政策设计激励相容、防范道德风险、总量要适度的政策,并随时准备顺应形势的变化,调整政策的方向、力度和节奏等。

在全力支持“六稳”“六保”工作的同时,金融业也要注重防范化解自身的风险。稳金融就是在稳经济。

深化金融业改革开放,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记者:在服务实体经济、推动高质量发展过程中,金融业应当如何更好发挥作用?金融业自身又该如何推进结构改革和创新?

李扬:金融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要推动我国经济顺利实现结构转型,不断迈向高质量发展,必须坚定不移深化金融业改革开放。

一方面,要深化金融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机构、市场和产品三个层面发力,持续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发展格局转型,需要与之相匹配的金融体系。在金融机构方面,我们要着力健全商业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补充的金融机构体系,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大力发展养老、保险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在市场建设方面,建设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在金融产品方面,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积极开发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金融产品,以满足各类经济主体的需求,改进对小微企业和“三农”的金融服务。

另一方面,要继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近年来,中国履行对国际社会承诺的既定方向和节奏,持续扩大金融开放,取得了显著成效。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全面负面清单管理为基本原则的对外开放制度框架初现端倪。

金融业自身要做大做强,就必须着眼于结构调整和科技创新。当前及今后一段时期,尤其应当大力发展金融科技,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全面改造传统金融业。只有实现了转型,我们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才会充分发挥作用,才会展现出极强的发展潜力和竞争能力,我们的金融业和实体经济才会真正强起来。

持续提高金融业服务新发展格局的能力

记者: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金融业应当有怎样的作为?

李扬:构建新发展格局,应当成为深化改革的过程,并依托市场机制、优化资源配置来实现。这首先要求我们进一步深化市场化改革,特别要大力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改善我国营商环境,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资源的配置和再配置,是通过企业的自主行为实现的,因此,进一步激励企业的积极性至关重要。我们要深化国企改革,推动民营经济更好发展,大力引进外资,充分调动各类企业的积极性,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和合法利益,使一切有利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力量源泉充分涌流。同时,大力推进科技创新,通过优化配置资源,推动重要领域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尽快补齐短板。

在资源配置过程中,金融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金融界有一句俗话,说是市场经济中通行的是“物随钱走”的规则,说的正是金融在资源配置过程中的关键引领作用。在这个意义上,加快金融业市场化改革,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持续提高金融服务新发展格局的能力,正是在促进发展格局转型和优化。

在市场经济中,价格是最重要的资源配置信号,因此,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首先要持续推动汇率、利率和国债收益率曲线等金融价格的市场化改革,以更加精准、灵敏的价格信号引导金融资源配置到最需要、最有效率的地方去,从而更好服务于新发展格局。其次,要大力发展证券、基金、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等非银行金融机构,更好支持不同类型企业特别是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发展,更好满足实体经济转型发展的金融需求。最后,要推动金融市场改革,提供更多有创新性的金融产品,促进融资便利化,并有效地降低融资成本。(本报记者 吴秋余)

《 人民日报 》( 2020年09月28日 02 版)

新华社北京9月28日电(记者吴雨)中国人民银行28日发布消息称,要着力打通货币传导的多种堵点,继续释放改革促进降低贷款利率的潜力,综合施策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制造业、中小微企业。

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日前召开2020年第三季度例会。会议认为,稳健的货币政策体现了前瞻性、精准性和时效性,大力支持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存量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转换顺利完成,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红利持续释放,贷款利率明显下降。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双向浮动弹性提升。

会议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要有效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精准滴灌作用,提高政策的“直达性”,继续用好1万亿元普惠性再贷款再贴现额度,落实好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确保普惠小微贷款应延尽延,切实提高普惠小微信用贷款发放比例。

会议强调,引导大银行服务重心下沉,推动中小银行聚焦主责主业。要推动供给体系、需求体系和金融体系形成相互支持的三角框架,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进一步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提高开放条件下经济金融管理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实现稳增长和防风险长期均衡。

[ 责编:杨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