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记者丨何安安

据美国有线电视网(CNN)报道,儿童作家、插画家,有“美国绘本之父”之称的汤米·狄波拉(Tomie dePaola)不幸于本周一(当地时间3月30日)在美国南部的新罕布什尔州黎巴嫩镇去世,享年85岁。他的文学经纪人道格·惠特曼(Doug Whiteman)随后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这位85岁的作家因为在工作室里跌倒受了重伤,前往医院进行了手术,不幸死于术后并发症。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汤米·狄波拉

汤米·狄波拉(Tomie dePaola,1934年9月15日-2020年3月30日),儿童作家、插画家。自1965年出版第一本图画书起,狄波拉一生中共计创作了近三百部作品,他曾获凯迪克大奖、纽伯瑞大奖,并入围国际著名的安徒生大奖,被公认为美国童书界的常青树。2011年,狄波拉获得儿童文学传统奖,后来这个奖项于2018年被更名为劳拉·英格尔斯怀尔德奖(Laura Ingalls Wilder Award),这个奖项旨在表彰他对儿童文学的伟大贡献。他在2012年获得了插画家协会原创艺术展终身成就奖。

道格·惠特曼在声明中说,汤米·狄波拉在新罕布什尔州黎巴嫩镇的达特茅斯希区柯克医疗中心去世时孤身一人,身边并无亲朋好友的陪伴。惠特曼解释说,“由于他所就诊的医院中存在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并且为疑似者提供检疫,狄波拉先生死亡时只有他独自一人。”

汤米·狄波拉是一位深受儿童喜爱的创作者,他一生中创作了接近三百部作品,其中包括《巫婆奶奶》(Strega Nona)《奥利佛是个娘娘腔》(Oliver Button Is A Sissy)《老贝法纳的传说》(The Legend of Old Befana)和《纽约时报》畅销书《宁静》(Quiet)等。

道格·惠特曼表示,狄波拉是少数几位同时获得过美国图书馆协会凯迪克奖(The Caldecott Medal)和纽伯瑞奖的儿童图书创作者之一。除此以外,狄波拉还是一位艺术家,近年来,他的作品经常在博物馆和美术馆中进行展出。惠特曼透露,狄波拉尚有两个姐妹在世,还有多位侄子和侄女。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老贝法纳的传说》(The Legend of Old Befana),汤米·狄波拉著绘。故事里有一个被称为贝法纳的女巫,她会在主显节前夜(1月5日晚上)给好孩子送礼物。

 

“我自己度过了非常美好的童年”

汤米·狄波拉1934年出生于美国康乃狄克州梅里登市,原名托马斯·安东尼·狄波拉(Thomas Anthony dePaola),他是约瑟夫·狄波拉(Joseph)和弗洛伦斯·狄波拉(Florence dePaola)的儿子,拥有爱尔兰和意大利血统。狄波拉有一个兄弟名叫约瑟夫(绰号巴迪),还有两个姐妹分别是朱迪和莫琳。他曾经写了一个故事《小妹妹》(The Baby Sister),讲述的就是莫琳出生的故事。汤米·狄波拉的祖父母来自意大利南部的卡拉布里亚(Calabria),他最为著名的作品《巫婆奶奶》就和这里有关。他的妈妈非常喜欢阅读,每天都会为年幼的他读书。狄波拉很小的时候就对艺术非常感兴趣,4岁的时候,狄波拉告诉家人,他想要写故事,为图书画插图,还想在舞台上唱歌和跳踢踏舞,他的家人们对此非常鼓励——在他76岁那年,他说,他已经完成了这些心愿。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巫婆奶奶》(Strega Nona),汤米·狄波拉著绘,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

汤米·狄波拉生活在一个非常幸福而且快乐的大家庭之中,家人们大多数都曾经出现在他的作品之中。狄波拉说:“我记得我自己度过了非常美好的童年。”他说,虽然他认为每一位成功人士可能都拥有一个令人绝望且迫切希望摆脱的童年,但他过得非常愉快。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汤米·狄波拉

如同作品《美术课》(The Art Lesson)里所描绘的那样,幼年的汤米·狄波拉沉迷于涂鸦,以至于家里到处都是他的“画作”——甚至是床单和壁纸上。不过,狄波拉的父母对此的态度只有一个,那就是鼓励,他们为他买来足够的蜡笔和画纸。狄波拉的外祖父是一位屠夫,也送给了他一大沓屠夫纸(butcher paper,一种厚而不透水的纸),让他可以尽情创作。

汤米·狄波拉的双胞胎表姐也对他有着很深的影响,他清楚地记得这样一个场景,自己坐在折叠桌旁边的小板凳上,在正在画水彩画的姐姐们旁边用蜡笔画着黄色的郁金香——这个画面后来出现在他的作品之中。在姐姐们的影响下,当别的孩子们还在模仿画米老鼠、唐老鸭的时候,狄波拉已经开始创作自己的画作。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月亮就要出来了》,帕特里夏·麦克拉克伦(Patricia MacLachlan)著,汤米·狄波拉绘,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10月版

1956年,汤米·狄波拉毕业于普瑞特艺术学院(Pratt Institute),获得文学学士学位。他于1959年结婚,并于1961年离婚。当然,自从离开学校以后,狄波拉很快就开始了自己的艺术创作生涯。不过,狄波拉整整用了六年的时间,才真正得到出版社的赏识,有机会为自己和其他作家画插图。在成为绘本作者前,狄波拉做过舞台设计、为教堂画壁画等工作。1965年,狄波拉开始为童书画插画,1966年出版了第一本个人作品。

35岁时,汤米·狄波拉从加利福尼亚奥克兰的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获得文学硕士学位。次年,他在旧金山孤山学院(Lone Mountain College)获得了美术博士学位。狄波拉曾在旧金山和波士顿(在牛顿圣心学院和张伯伦初中)生活,以教授艺术为生。后来在纽约住了一段时间后,1972年,狄波拉移居新罕布什尔州,在科尔比索耶学院(Colby-Sawyer College)任教。在艺术学院执教数年后,汤米·狄波拉最终放弃教职,专心从事儿童文学创作,成为了美国最为重要的儿童图画书作家之一。除了自写自画的创作之外,狄波拉还为一百多本书画过插图。

“当我想起那幅画面时,我会感到发冷”

去世以前,汤米·狄波拉和他的四条狗一起居住在新罕布什尔州一个非常有趣的房子里,他的工作室则是一栋经过翻新的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大谷仓。直到去世前,已经85岁的狄波拉依然在坚持创作的状态之中。狄波拉曾经在采访中表示,他希望成为一个“更年轻的人”。他说:“我必须继续前进。我不想变得安全,我希望变得更加危险。”

汤米·狄波拉的作品通常以一个男孩为主角,而且大多取材于他的真实生活经历,比如他非常著名的作品《楼上的外婆和楼下的外婆》。在这个故事里,狄波拉记录了他和外婆、曾外婆之间的生活点滴,展现了祖孙三代人互相关爱、其乐融融的生活,而这正是狄波拉童年的真实写照。

这本自传体图画书首次出版于1973年,25年后,汤米·狄波拉再次将这个故事当作一个全新的创作来处理,对图画进行重新上色,对文字也进行了细微的修改。美国《图书馆杂志》认为,“孩子们会不厌其烦地反复要听这个故事”。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楼上的外婆和楼下的外婆》,汤米·狄波拉著绘,孙晴峰译,河北教育出版社2009年11月版

在汤米·狄波拉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曾外公和曾外婆都还健在,他经常跑到外婆家玩,听曾外婆讲述那些古老的爱尔兰故事,而这正是《楼上的外婆和楼下的外婆》的创作背景。但这并非是一个温馨的故事,相反,这个故事里探讨了衰老、疾病和死亡。在这个自传体图画书中,4岁的男孩由他的曾外婆(Nana Upstairs)和外婆(Nana Downstairs)照顾,他们一起度过了许多愉快的时光。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楼上的外婆总是会这么说:‘来!自己拿糖吃。’”(《楼上的外婆和楼下的外婆》)

但在故事即将结束的时候,男孩的母亲告诉男孩,楼上的外婆已经去世了,男孩听不懂什么是去世,他跑到她的房间里。在另一个画面里,男孩凝视着空空荡荡的床。我们应该如何面对年老、疾病和死亡?汤米·狄波拉通过大人的视角和孩子的眼光,讲述了这个抽象沉重的议题。

汤米·狄波拉说:“当我想起那幅画面时,我会感到发冷——脖子后面的头发已经竖起来了……我仍然记得那个房间,它完全被光遗忘了。我认为这很简单,因为曾外婆总是把窗帘拉下来,这样房间里的光线对她来说不会太亮。他们运走了她的尸体,我的外婆没有重新整理床铺,她只是把床单取了下来。这个白色的地方,充满了白色的光。”这本书显然会让人感觉到不那么舒服,以至于很多父母会因为这种坦率对待死亡的态度,而回避《楼上的外婆和楼下的外婆》这本书。

但在汤米·狄波拉看来,在孩子的眼睛里,年老也同样美丽。他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大人往往以为孩子很脆弱,像柔弱的花朵一样,其实3到7岁的孩子有一种自然生成的勇气,而这是值得培养和鼓励的。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狄波拉从不避讳在自己的图画书中表现生离死别。

“美国绘本之父”汤米·狄波拉去世:用一生致敬孩子

《武士与龙》,汤米·狄波拉著绘,柯倩华译,明天出版社2009年3月版

作为一名童书创作者,汤米·狄波拉非常认同并且鼓励儿童所有与生俱来的能力。他说:“作为一个成年人,我要尽我所能,向孩子们表示敬意:他们的勇气、幽默、爱情,他们的创造能力、公平的能力、不公平的能力。同时,我希望成年人能够为孩子们所拥有的这些品质给予褒扬。”他用自己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创作时间,为孩子们留下了大量真实饱满的故事,让童年永驻。

很遗憾汤米·狄波拉以这样仓促的方式永远离开了我们,也留下了他没能完成的作品。我们永远怀念狄波拉。

近日,两位作者联合在《洛杉矶时报》发表评论,称此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在美国的大暴发,毫不留情地揭示了美国政府在国家威胁研判方面的短视。

文章的两位作者分别是拉詹·门农(RAJAN MENON)和威廉·鲁格(WILLIAM RUGER)。前者是纽约城市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后一位是查尔斯·科赫研究所(Charles Koch Institute)研究和政策事务部的副主任,同时也是阿富汗战争的退伍军人。

文中说道:在过去的二十年间,美国政府在应对国家威胁时,重点防范“9·11”式的恐怖袭击,认为这是“毫无疑问”的重中之重。然而,对美国人生命安全的最新威胁,却来自一个甚至肉眼都看不到的微生物。

把国家安全的注意力扩展到一系列内外风险上实属不易,但新冠疫情让我们看到,美国在理解什么叫“首要威胁”时,一直非常短视。

文中表示:目前的局势非常清楚,与其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建立医院学校,不如加强本土的口罩和呼吸机的生产与科技投资来应对疾病。

然而现实却是,华盛顿在对外政策方面,一直聚焦在一个标准化的威胁清单上。其中大部分内容存在夸大,且与美国人日常生活毫不相干。美国对外政策的核心,是坚持通过全球范围频繁使用军事力量,来维持美国的领导力,同时排挤国内需求。

其结果,是一个针对发达国家的,不断增长且昂贵的安全承诺,和2020年高达738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无尽战争,已导致7000多美国人丢掉了性命,并耗费了近6万亿美元的军费。美国人向来因高效而自豪,但谁能担保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的“国家建设项目”能体现出财富的有效利用?或让美国人的生活更加安全?

在任何合理的审视下,在这两次战争都是失败的。然而它们一直的苟延残喘,这个国家已经开始习惯了它们的存在。

这并不令人惊讶,尽管美国政府信誓旦旦地坚称,这两次战争对保护美国至关重要,但它的代价却要由一小部分美国人承担——士兵和他们的家庭。大部分美国人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也没有被迫作出牺牲。所以当华盛顿依托全国的信用卡消费来支付军事冲突,顺便打造了23万亿美元的国家债务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提出质疑。

在美国国内有着“全国自杀疫情”,每12分钟左右,美国就有人自杀。自杀率自1999年上涨了近三分之一,从每10万人中10.5人增长至14人。

在2018年,在美国有4680人死于吸毒过量。西弗吉尼亚州、特拉华州、俄亥俄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等都出现了惊人的死亡率,高达每10万人中50人。

自杀和吸毒过量很少被描述成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自动化带来的就业风险、医保中额外费用的暴涨,还有高等教育失控的学费等都对美国人的福祉构成了更大的威胁,却很少被考量。

现在,美国正经历着自1918年大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包括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在内的医疗物资在全国范围内都供应短缺。医院可能要被迫作出谁生谁死的抉择,而美国社会没有完备的系统来保证每个公民获得医疗服务,这对经济的影响已经十分严重。

作者在最后呼吁,此次COVID-19疫情的肆虐应该促使美国政府重新审视那份早已过时的威胁清单,重新回到利用有限资源来解决美国人实实在在面临的威胁。忽略这些的对外政策将无法获得国内的支持,因此也将在国外以失败收场。(央视记者殷岳)

[ 责编:杨煜 ]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终于在上周末决定:中国生产的KN95口罩可以作为后备的产品,当N95口罩不够的时候,可以进行使用。

该机构还提出,在使用KN95口罩前,必须经过“相关授权”,即确认该批物品符合“相关条件”。而这些条件中就包括:货品没有质量问题,是“真货”等等。

能够看出,对于中国标准的KN95口罩,虽然FDA的规定还有一定的保留,但是和此前把KN95口罩从推荐清单中拿掉的做法,已经有了改变。那么,美国的FDA为什么会在一周的时间里,多次“变脸”?而最终,又接受了符合中国标准的KN95口罩呢?看看总台CGTN记者田薇和这几位的对话,就可以明白一二了。

如今,从美国第一夫人呼吁民众戴口罩来看,美国社会对疫情的整体认知,终于有所提升。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中国相关机构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加强医疗产品质量控制和保证,也赢得了更多国际信任。

 

[ 责编:杨煜 ]

近日,两位作者联合在《洛杉矶时报》发表评论,称此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在美国的大暴发,毫不留情地揭示了美国政府在国家威胁研判方面的短视。

文章的两位作者分别是拉詹·门农(RAJAN MENON)和威廉·鲁格(WILLIAM RUGER)。前者是纽约城市学院国际关系学教授。后一位是查尔斯·科赫研究所(Charles Koch Institute)研究和政策事务部的副主任,同时也是阿富汗战争的退伍军人。

文中说道:在过去的二十年间,美国政府在应对国家威胁时,重点防范“9·11”式的恐怖袭击,认为这是“毫无疑问”的重中之重。然而,对美国人生命安全的最新威胁,却来自一个甚至肉眼都看不到的微生物。

把国家安全的注意力扩展到一系列内外风险上实属不易,但新冠疫情让我们看到,美国在理解什么叫“首要威胁”时,一直非常短视。

文中表示:目前的局势非常清楚,与其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建立医院学校,不如加强本土的口罩和呼吸机的生产与科技投资来应对疾病。

然而现实却是,华盛顿在对外政策方面,一直聚焦在一个标准化的威胁清单上。其中大部分内容存在夸大,且与美国人日常生活毫不相干。美国对外政策的核心,是坚持通过全球范围频繁使用军事力量,来维持美国的领导力,同时排挤国内需求。

其结果,是一个针对发达国家的,不断增长且昂贵的安全承诺,和2020年高达738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无尽战争,已导致7000多美国人丢掉了性命,并耗费了近6万亿美元的军费。美国人向来因高效而自豪,但谁能担保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的“国家建设项目”能体现出财富的有效利用?或让美国人的生活更加安全?

在任何合理的审视下,在这两次战争都是失败的。然而它们一直的苟延残喘,这个国家已经开始习惯了它们的存在。

这并不令人惊讶,尽管美国政府信誓旦旦地坚称,这两次战争对保护美国至关重要,但它的代价却要由一小部分美国人承担——士兵和他们的家庭。大部分美国人没有受到直接影响,也没有被迫作出牺牲。所以当华盛顿依托全国的信用卡消费来支付军事冲突,顺便打造了23万亿美元的国家债务的时候,人们并没有提出质疑。

在美国国内有着“全国自杀疫情”,每12分钟左右,美国就有人自杀。自杀率自1999年上涨了近三分之一,从每10万人中10.5人增长至14人。

在2018年,在美国有4680人死于吸毒过量。西弗吉尼亚州、特拉华州、俄亥俄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等都出现了惊人的死亡率,高达每10万人中50人。

自杀和吸毒过量很少被描述成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自动化带来的就业风险、医保中额外费用的暴涨,还有高等教育失控的学费等都对美国人的福祉构成了更大的威胁,却很少被考量。

现在,美国正经历着自1918年大流感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包括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在内的医疗物资在全国范围内都供应短缺。医院可能要被迫作出谁生谁死的抉择,而美国社会没有完备的系统来保证每个公民获得医疗服务,这对经济的影响已经十分严重。

作者在最后呼吁,此次COVID-19疫情的肆虐应该促使美国政府重新审视那份早已过时的威胁清单,重新回到利用有限资源来解决美国人实实在在面临的威胁。忽略这些的对外政策将无法获得国内的支持,因此也将在国外以失败收场。(央视记者殷岳)

[ 责编:丛芳瑶 ]

特朗普:不排除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 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

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将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特朗普说,他“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低油价伤害了美国大量工作岗位。

沙特和俄罗斯的“原油价格战”导致国际油价暴跌。特朗普此前表示要斡旋两国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特朗普3日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之后他对记者表示,应该由市场决定油价。

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今年一月份的预测,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预计将增加106万桶/日,达到创纪录高位的1330万桶/日。(央视记者 王逢治)

[ 责编:张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