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 数字经济开拓就业新空间

作者 王志军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在线教育、远程办公、在线文娱、在线医疗、电子政务需求高涨,遭遇疫情冲击的餐饮行业也积极向科技零售靠拢,显著拉动了就业。

研究表明,以“互联网+”、平台经济为代表的数字经济新动能创造的就业多于损失的就业,新动能之所以能够在整体上带动就业,关键在于其产业融合功能与就业联动效应。以互联网平台经济为例,其带动的就业不仅更加灵活,而且可以覆盖农民工、高校毕业生等重点群体的就业需求,具有满足长期就业和灵活就业的“蓄水池”功能。

前不久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对“互联网+”、平台经济等加大支持力度,发展数字经济新业态,催生新岗位新职业;依托工业互联网促进传统产业加快上线上云;聚焦养老、托育、家政等就业潜力大的领域,发展线上线下融合的生活服务业;支持发展共享用工、就业保障平台,为灵活就业者提供就业和社保线上服务。这些思路无疑能壮大数字经济新动能,催生新业态、重塑创新链、重构产业链,进而开辟更多就业新空间。

据悉,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启动社会服务领域“双创”带动就业示范项目计划,重点是要发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优势,在养老、托育、家政、乡村旅游、家电回收等社会服务领域发力,挖掘“双创”带动就业的巨大潜力。相信这些新举措的推出,必将挖潜数字经济新动能,强力促进稳就业。

法国今年经济衰退程度或超国际金融危机时期

新华社巴黎4月6日电(记者严明陈晨)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6日表示,法国今年可能会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经济萎缩幅度或将超过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最严重的2009年。

勒梅尔当天在法国参议院经济事务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上表示,法国经济在2009年出现2.2%的负增长,为1945年以来经济表现最差年份。不过,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法国经济萎缩幅度可能远超当年的程度。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经济冲击,法国政府此前已推出一系列经济帮扶举措。例如,向企业员工提供支持的“部分失业”措施。根据这一措施,企业可向政府申请减少员工工作时间,而员工因此造成的损失可以得到补偿。

另外,法国政府通过推迟缴纳税费、为企业贷款提供国家担保等措施,确保企业能获得资金支持,并准备通过增资、注资、国有化等方式,帮助受疫情削弱,但具有战略意义的企业。

在欧盟层面,法国方面呼吁加强内部团结互助,推动疫情后的欧盟经济政策战略调整。勒梅尔认为,欧盟需启动危机管理,动用欧盟永久性救助机制——欧洲稳定机制,放宽对求援国设定的救助条件。同时,应通过欧洲投资银行等渠道筹集额外资金。

[ 责编:袁晴 ]

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PMI指数广受关注。在市场普遍担忧疫情严重冲击经济的情况下,3月制造业PMI从35.7回升至52.0,非制造业PMI从29.6回升至52.3,整个走势呈现一个巨大的V字形,令许多人倍感惊喜。PMI大幅反弹释放了什么信号?是否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出现回暖势头?

PMI指数是国家统计局汇总面向企业采购经理的一项月度问卷调查后得到的指数,是国际上通行的经济监测指标之一。以50%作为分界点,PMI指数高于这一数字,意味着经济增长势头较好。3月中国PMI指数反弹至荣枯线上方固然可喜,但实事求是地说,这个数字更多反映的是一种环比变化情况,它仅能说明采购经理们认为3月的情况比2月有所好转。

从高频数据来看,3月经济逐渐向正常回归。截至3月底,全国高炉开工率回升至65.88%,已经高于上年同期1.24个百分点;六大集团发电耗煤增速逐旬回升,生产继续改善。同时,在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的情况下,生活服务业开始复苏。从PMI分项指数来看,大型企业的改善速度相对较快,各行业PMI普遍出现反弹,其中汽车、通用设备、专用设备反弹更为明显。可见,经济活动的有序恢复拉动了PMI的大幅回升,显示出中国经济迈出了重回正常发展区间的坚实一步。

但是,我们依旧不能小觑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一些掣肘因素还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居民消费回补空间有限。部分行业失业风险进一步扩大,消费者预期更趋谨慎,电影、旅游等消费需求具有“过时难补”的特点。比如,外部需求明显转差,导致出口更为困难。近期情况显示,一些外贸企业已经开始遭遇生产向好但国外订单突然取消的情况。与之同时,全球产业链协作受到疫情影响,一些国内企业所需的国外供应商很可能停工停产。

总体来说,我们既要承认困难,也要保持信心。着眼各方面举措,我们能够看出中国经济渡过难关的基本思路,那就是综合统筹供需两侧,充分发挥逆周期调节政策作用,促生产、扩需求。一方面,积极发力基建投资。综合各类市场分析,今年仅“新基建”的总投资规模就将达到2万亿元或以上,在总基建投资中占比达到10%-15%。而以交通、市政建设为代表的传统基建项目仍是逆周期调节的主要力量。通过狠抓这些重点领域,将给予总需求一个回弹力,进而通过需求端的率先复苏,带动生产端走出困局。

另一方面,以减税降费缓解企业压力。据测算,为抗疫而阶段性减免企业养老、失业等保险单位缴费,可能为企业减负约6000-7000亿元;各省酌情减征部分职工医保单位缴费,将减轻企业负担约1500亿元左右。2019年5月起,企业养老保险单位缴费由20%下降至16%,该政策的“翘尾红利”可能还将在今年为企业减负2000亿元左右。在做“减法”的同时,从中央到地方还在积极为消费做“加法”,刺激餐饮、电影、旅游、汽车等受疫情影响较大行业恢复活力。

3月的PMI指数说明,中国经济已经开始复苏。虽然前方仍有很多困难,但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充分发挥宏观逆周期调节政策作用,充分挖掘多种潜力,中国经济具有较强应对挫折的能力,完全可以率先从疫情的阴影中走出来。

(作者系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 邹蕴涵)

[ 责编:冯浩 ]

日前,广州开发区、广州高新区发布《加快“新基建”助力数字经济发展十条》(简称“新基建10条”),以“新基建”为抓手,打造数字经济新样板。据悉,这是全国首个区县级“新基建”产业政策。“新基建”正在夯实我国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为打造智能化的经济社会形态奠定基础。

目前,我国的产业建设和经济发展正处于工业化和智能信息化同时并举的特殊时期。在经历以铁路、公路、机场为代表的“传统基建”大潮之后,智能科技正在对中国产业转型发展与社会治理模式进行升级,大数据、人工智能、云服务等技术被广泛应用,我国正在朝向智能化的经济社会时代靠拢。

据介绍,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2019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曾经有过论述。他认为“智能经济”一定是未来十年中国新经济的标签。得益于人工智能等科技的进步应用,中国社会的发展治理与产业的升级换代都将广为受益。

在近期召开的“新基建与智能经济研讨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认为,立足新一轮全球竞争,以AI为代表的智能经济将是未来十年不可或缺的重点发展方向,要从国家战略高度推动智能产业发展,努力将中国打造成为全球智能产业高地。

“新基建”正是在多个战略方向上契合了“智能经济”的表述而引起业界关注。5G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产业都属于新基建的范畴。新基建的本质是数字基础建设,是智能化社会和智能经济的基础,是新型生产力的来源。从动能角度看,新基建是让智能经济火箭加速升空的“燃料舱”。从经济体架构上看,新基建则是智能经济的底层框架,是数字高速公路。新基建已经成为我国经济向智能经济转型的重要手段。

中科院创新发展研究中心服务创新研究部主任蔺雷表示,“在新基建和智能经济的协同发展下,将推动我国城市与社区治理方式升级,这个过程中平台企业将会承担架构创新的重要职能。”

近年来,以百度华为为首的科技巨头企业未雨绸缪,在行动上吹响了进军新型基础的号角。除了自动驾驶、云服务、智能金融等老百姓已经耳熟能详的“黑科技”,即使是智慧城市、智能交通这类规模宏大的数字基建项目,也早已通过百度等智能科技公司在多地先行先试,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智能经济画卷打好模板。

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的关键时刻,在新基建的推动下,正在铺就一条通往智能经济时代的高速公路。以新基建为契机,我国的数字化进程正在提速,未来中国在智能经济时代的实力也将稳步提升,为全球经济带来新的活力。(一鸣)

[ 责编:战钊 ]

新华社联合国4月1日电(记者王建刚)联合国负责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副秘书长刘振民4月1日表示,面对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紧急和大胆的政策措施十分必要。国际社会不仅要遏制疫情的蔓延和拯救生命,同时也要保障社会中最脆弱人群的生计,维持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

刘振民当天就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走向和可持续发展的影响向媒体进行书面吹风。他说,新冠疫情对人口流动和广泛的经济活动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限制。随着疫情暴发,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一直密切跟踪事态发展,并于4月1日发布了最新宏观经济模型预测,研究分析新冠疫情对社会和经济的主要影响以及各国政府出台的相应政策措施。

根据模型预测, 疫情可导致全球经济今年萎缩近1%。如果对经济活动的限制持续到今年第三季度,加上财政措施无法有效支持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全球经济产出将可能进一步收缩。随着疫情的恶化,多国的医疗体系不堪重负,人员流动限制对服务业造成沉重打击,由经济增长放缓和收入不平等引发的深层次经济焦虑正在加剧。此外,疫情正在扰乱全球供应链和国际贸易。

刘振民认为,尽管各国不惜一切代价遏制病毒的传播,但决策者决不能忽视疫情对最脆弱人群以及可持续发展的影响。国际社会必须共同努力战胜危机,使世界重新回到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刘振民表示,一个精心设计的财政刺激方案,优先安排医疗支出以遏制病毒的蔓延,并为受疫情影响最大的家庭提供收入支持,将有助于把经济深度衰退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刘振民强调,加强国际合作以补充和加强各国措施是抗击疫情的当务之急。由于新冠病毒没有边界,全球卫生系统的强度取决于它最薄弱的一环。为了全球人民的福祉,国际社会必须广泛分享关于抗击疫情的良好经验,推动更灵活的管理疫苗使用的知识产权制度,并加强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财政支持。

[ 责编:孔繁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