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总量将突破100万亿元大关 高质量发展成色更足

乘势而上 中国经济迈向新发展阶段

“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即将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胜利在望。回眸过去五年,中国经济发展书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跃上新的大台阶,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经济结构持续优化,预计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将突破100万亿元。

2020年金秋10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召开,全会提出了“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和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为下一阶段中国经济航船指明方向。

展望“十四五”,以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为指引,中国经济将迈入新发展阶段。乘势而上,奋力前行,努力探索形成新发展格局的有效路径,中国经济巨轮将乘风破浪,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

稳步复苏

彰显中国经济韧性与活力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也是疫情“大考”的特殊之年。在疫情阴霾未散和世界经济低迷的背景下,回眸今年以来中国经济走过的历程,更能感受其行之不易和成绩可贵。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从一季度被迫“深蹲”,GDP同比下降6.8%,投资、消费等主要指标一度出现两位数下降;到二季度GDP增速跃升至3.2%;再到三季度GDP增速加快至4.9%,多个指标实现年度首次转正……中国经济稳步复苏的势头不断夯实。

这份特殊时期的发展答卷,彰显了中国经济克服种种不利因素,于危机中育新机、在变局中开新局的坚实力量。

宏观指标纷纷向好,中国经济大盘稳固。三季度GDP增速反弹至4.9%,领先于全球主要经济体;城镇调查失业率从2月6.2%的历史最高值下降至9月的5.4%,符合6%左右的预期调控目标;前三季度CPI同比上涨3.3%,涨幅比上半年回落0.5个百分点;外汇储备规模稳中有升,截至9月末,外汇储备余额31426亿美元,比去年末上升346亿美元。

生产需求逐步恢复,产业循环持续改善。生产端,9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6.9%,连续六个月保持正增长;服务业生产指数增长5.4%,连续五个月正增长。需求端,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0.9%,季度增速年内首次转正;前三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0.8%,实现年内首次转正;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增长0.7%,年内累计增速首次转正。

“从这些主要指标的变动趋势看,我国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确实走在了全球前列,彰显了中国经济的强大韧性和旺盛活力。”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刘爱华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报告称,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4%,而中国经济将增长1.9%,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世界银行等多个国际机构也都纷纷上调对我国经济增长预期。

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

跃上新台阶

今年中国经济交出难能可贵的成绩单,既彰显中国经济打逆风球、走上坡路的能力,也说明中国经济具备充足的韧性与活力。

厚积薄发,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以强大韧性抗击风险,在抗击疫情中崛起复苏的伟大力量,离不开五年来我国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努力,离不开五年来中国经济在转向高质量发展道路上累积的厚实基础。

五年间,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跃上新的大台阶,续写了成绩斐然的中国奇迹,彰显了不同凡响的中国力量。

我国经济实力大幅跃升。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9.1万亿元,占全球经济比重达16%,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0%左右,预计“十三五”期末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100万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突破1万美元,标志着我国向高收入国家水平又迈出坚实一步。

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不断提速,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球份额近30%,连续十年居世界首位;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新兴服务业近四年年均增速达19.4%,成为助推服务业持续增长的新动能。

高速铁路总里程达3.5万公里,高速公路接近15万公里,流动的中国活力四射;港珠澳大桥飞架三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凤凰展翅”……一项项重大工程拔地而起,惊艳世界。

C919大型客机飞上蓝天,“中国天眼”落成启用,北斗导航系统正式开通,5G网络加速成型……创新型国家建设成果丰硕,研发经费投入总量居世界第二,通过《专利合作条约》(PCT)提交国际专利申请量跃居世界第一,载人航天、探月工程、超级计算、量子通信等领域取得一大批重大科技成果。

五年间,聚焦高质量发展的战略目标,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布局,全面深化改革和高水平开放向纵深推进,三大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国家重大战略打通区域协调发展“经络”,一场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深刻变革全面开启。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十三五”时期,尽管我们面临重重困难,但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生态多个领域取得了重要的转型和成就。“十三五”是两个百年交汇的重要时期,从高增长转向高质量,取得系列重大战略性成果,为第一个百年顺利收官作了坚实的支撑,为第二个百年开局提供了好的起点。

构建新发展格局

高质量发展迈向新阶段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确保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为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奠定坚实基础。

专家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仍然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但机遇和挑战都有新的发展变化。积势蓄势谋势、识变求变应变,“十四五”时期,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将跃向新阶段。

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林致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开启了由数量驱动向质量驱动、由外需拉动向内需拉动转变的增长历程。

“随着外贸红利、人口红利和房地产红利等逐步减弱,中国经济在供给侧寻求以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积累为驱动力的增长,在需求侧寻求以国内需求尤其是消费需求为主导的增长。前者意味着高品质、低能耗、高附加值等内涵;后者意味着更加均衡的社会经济发展。”林致远说。

展望“十四五”时期,从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到不断提高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能力和水平,为实现高质量发展提供根本保证,新的发展蓝图已然绘就。

在专家看来,中国将按照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牢牢把握扩大内需战略基点,大力深化改革开放,为创新转型凝聚更多力量。

“不过,高质量发展的目标不会一蹴而就,要真正完成由传统增长方式向高质量发展的转变,需要诸多条件共同促成。从制度变革和政策实践层面看,尤其需要政府在事关高质量发展的市场失灵领域发挥基础性作用,包括持续改善营商环境,继续加大养老、医疗、教育等民生领域的投入等。”林致远说。(记者 孙韶华 班娟娟)

[ 责编:袁晴 ]

原标题:印度财政部长:今年印度经济将出现负增长或零增长

《印度时报》10月27日消息,印度财政部长尼尔马拉·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周二(27日)表示,该国经济有明显的复苏迹象,但在目前的财政状况下,由于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印度本财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可能处于负值或接近于零。

西塔拉曼补充称:“这主要是因为本财年第一季度(4月至6月)经济大幅萎缩23.9%,”在疫情爆发之前,该国今年1-3月的GDP增长了3.1%。

西塔拉曼在CERAWeek的印度能源论坛上发表讲话,她说随着“解封”政策实施,印度经济已经开始显示出复苏的迹象,预计到明年,印度将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

西塔拉曼表示,“印度的经济复苏将是稳定和可持续的。节日期间将进一步刺激经济,重新燃起第三和第四季度增长的希望。”

责任编辑:赖柳华 SN244

原标题:继续激发经济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新论)

最新发布的三季度宏观经济“成绩单”,再次证明了中国经济强大的修复能力和旺盛的生机活力。

在经历了一季度的显著下行和二季度的企稳反弹后,三季度中国经济数据显得格外亮眼——GDP由一季度的-6.8%到上半年-1.6%,再到前三季度同比增长0.7%,由负转正,中国宏观经济继续强势复苏。保市场主体、减税降费等一系列针对中小微企业的纾困政策,精准唤醒了市场的活力,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小型企业PMI(采购经理指数)在9月实现强劲反弹,比上月上升了2.4个百分点,升至50.1%。制造业复苏分化也在缩小,高技术制造业等产业较快增长,经济转型发展的新动能势如破竹。此外,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利好已经开始释放,国内大循环释放出的生产能力有效弥补了国际需求的供给缺口,9月进出口增速全面回升,大幅好于预期。

国际社会也对中国经济的表现投出信心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显示,与6月的预测相比,上调2020年中国经济增速预期,预计中国是本年度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判断一个经济体的底气,既要看眼前的“形”,更要看长远的“势”。韧性强、回旋余地广,潜力足、弹性空间大,正是中国经济长远发展之“势”。中国经济用实力把失去的时间夺了回来,在全球经济复苏的赛道上成为领跑者,这源于我们对疫情的有力控制以及中国市场的内生韧性,也得益于疫情防控期间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各项宏观政策的精准支持。中国经济呈现出了远超外界预期的巨大潜力和弹性。

从世界范围来看,世界经济衰退的大趋势不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萎缩4.4%,发达经济体将出现同步的深度衰退,部分地区疫情加速蔓延,使得很多经济体自8月起放慢了经济重启的步伐。从内部来看,国内疫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压力依然不小,经济仍处在修复进程中,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持续复苏向好的基础仍需巩固,我们还需有针对性地解决中国经济发展中的诸多短板和可能出现的问题,让全球经济的恢复与中国经济的全面复苏互相促进。

总体而言,预计四季度中国经济将会继续维持向好的趋势,且GDP增速大概率会高于三季度。但内外形势依然充满变数,对于整个四季度而言,我们需要继续对我国基本面保持乐观谨慎的态度,在诸多不确定性中,以真正畅通国内大循环、国内国际双循环为支撑,寻找经济持续向上的确定性。一方面,我们要稳基本盘、保经济增长活力,充分发掘内需潜力、完善国内产业链体系、降低综合融资成本、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推进高水平区域经济一体化等,打通国内国际两个循环的堵点;另一方面,我们要破难点、绘蓝图,在即将开启的“十四五”新征程上,更多地着眼于宏观层面的问题,贯彻新发展理念,聚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激发经济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

昨天是今天的历史,明天是今天的未来。我们有信心让中国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为世界经济复苏注入新动能。(田轩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

《人民日报》(2020年10月26日05版)

央地密集部署 决战四季度稳增长

“三驾马车”全面发力 全年经济回正底气足

继中国经济“三季报”揭晓后,地方也陆续出炉三季度经济成绩单,各地经济在二季度企稳回升基础上呈现加快复苏态势。截至目前,已公布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的23个省份中,20个省份GDP数据累计同比增速反弹至正区间。与此同时,从中央到地方,紧锣密鼓召开经济形势分析会、省委常委会等,围绕冲刺四季度、决胜全年度,进行密集会商部署。

业内专家指出,按照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要求,宏观政策着力点预计继续放在促进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上,地方更大力度扩投资、促消费等政策有望加快落地,在此基础上,开拓国际市场也将持续加码。伴随“三驾马车”全面发力,四季度经济增速大概率继续上升,全年经济回正底气更足。

地方经济“三季报”亮点纷呈

前三季度,山东省GDP同比增长1.9%,比上半年提高2.1个百分点;贵州省GDP同比增长3.2%,增速比上半年加快1.7个百分点;安徽省GDP回升到2.5%,快于全国1.8个百分点……近日,多省份经济“三季报”密集亮相。据记者初步统计,截至目前,已有23个省份公布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其中,20个省份GDP累计同比增速返回正增长区间。

总体看,各地经济呈现加快复苏态势。在地方政府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在介绍三季度经济走势时,频频强调“稳步回升”“强势反弹”“好于预期”等关键词。

比如,湖北省统计局总统计师叶福生介绍,湖北经济发展从一季度“按下暂停”到二季度“重启恢复”再到三季度“稳步恢复”,经济持续复苏向好,市场活力不断增强。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新闻发言人于成河表示,山东省GDP呈现“一季度冷、二季度暖、三季度进”的强势反弹态势。“前三季度全省经济运行向常态化方向发展,总体呈现全面恢复、稳步回升、逐渐向好的特点,好于上半年、好于全国平均水平、好于预期。”

“国内经济内生动能持续增强,经济修复进程正在加快。”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林致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需求方面,三季度消费支出成为地方经济增长的一大动力;投资方面,制造业投资成为全社会固定投资持续走强的主要动力。他指出,国内疫情得到有效遏制,三季度住宿和餐饮业强劲复苏,其他服务业、信息服务业、房地产业、交运仓储和邮政业等实现稳步回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各地都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努力恢复经济,并纷纷在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上做文章,包括引导消费回补和潜力释放。在他看来,地方经济“三季报”亮点纷呈,其中,转型较快的省份加快数字化赋能发展进程,全面提升新形势下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而且对发挥投资的积极作用各有侧重。

央地全力攻坚冲刺四季度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三季报”密集披露前后,从中央到地方,围绕冲刺四季度、决胜全年度,进行密集会商部署。

10月12日召开的经济形势部分地方政府主要负责人视频座谈会强调,巩固经济稳定恢复增长态势。会议要求按照推动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要求,在抓好常态化疫情防控中,持续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依靠改革开放破解发展难题,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努力实现全年经济正增长,确保完成今年主要目标任务。

10月1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运行局召开前三季度重点行业经济运行态势分析视频会。10月2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全国信息通信监管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坚决完成今年各项任务,确保“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同时围绕网络强国、制造强国建设目标,认真思考下一阶段有关重点问题,努力实现新作为,开创新局面。

地方也纷纷谋划部署全力攻坚冲刺四季度,确保完成全年目标任务。比如,10月22日,云南省召开全省前三季度经济形势研判会,分析经济运行中面临的突出问题,研究部署做好第四季度经济工作。10月23日召开的河北省经济工作暨安全稳定工作推进会议要求,全力以赴做好四季度工作,奋力夺取常态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确保全面完成全年目标任务。

从各地决战四季度工作重点看,扩大有效投资、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充分释放经济发展潜力仍是重头戏。

其中,四川省要求,全力扩大项目投资,强力促进工业回升,加力提振市场消费需求,大力推动外资外贸稳定提质,以有力举措决战决胜四季度。

广东省提出,加大力度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全力以赴稳定工业增长,抓紧抓实重点项目建设、充分发挥好投资的关键作用,完善促消费政策措施、多渠道挖掘市场消费增长潜力,大力开拓国际市场、狠抓重大外资项目建设。

四季度经济增速料上台阶

专家指出,当前全国上下紧紧围绕“十三五”规划和年度目标任务,全力冲刺攻坚四季度,确保打好收官战。随着宏观政策利好加快释放以及“三驾马车”全面发力,四季度经济增速料上台阶,完成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具备更足底气。

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孟玮日前表示,第三季度经济运行稳步恢复的态势再次表明,中国经济具有强大韧性和巨大潜力。下一步,将加强今年四季度和明年初各项工作的统筹衔接,做好重要政策跨年度统筹安排,我们有基础、有条件、有信心完成今年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

“四季度稳经济的关键发力点在于如何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特别是用好已下达或正在下达的预算内资金、地方专项债和抗疫国债。只要把新增投资用好用足,在扩大有效投资上下功夫,同时带动消费快速回升,就能为巩固经济企稳向上势头提供强大动力。”刘向东表示。

林致远认为,下一步宏观政策着力点预计重点放在促进国内大循环上,特别是在扩大内需上。货币政策将保持当前力度,广义财政支出继续发力,结构上有保有压,卫生健康、社会保障支出料将超额完成预算,教育、交通运输、农林水等支出也将加紧完成预算。

“随着更多利好政策加快落地见效,全年经济形势有望实现V型复苏,四季度经济增速有望再上台阶,全年增速有望达到2%以上的正增长。”刘向东判断。(记者 朱国圣 班娟娟)

[ 责编:袁晴 ]

中国社会科学院与经济日报社共同发布的中国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报告显示——

大都市圈主导城市竞争力格局

城市经济竞争力作为城市发展的基石,衡量着城市经济发展的实力,较高的城市经济竞争力表明城市具有较强的经济发展空间和经济发展活力。为了更客观、更准确地衡量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我们用城市的综合经济增量和综合经济效率合成中国内地和港澳台地区291个城市的综合经济竞争力,以研判中国城市经济竞争力格局演变,从城市视角审视中国经济发展。

从总体格局看,大都市圈格局主导全国,经济增量竞争力是导致综合经济竞争力差异的主要原因;经济竞争力总体呈现“东高西低,南高北低,东升西稳,南升北降”。

一、综合经济竞争力总体格局

1.大都市圈格局主导全国

2020年综合经济竞争力10强城市分别是:深圳、香港、上海、北京、广州、苏州、台北、南京、武汉、无锡。在前20强内杭州、宁波、郑州上升幅度较大,其中杭州由2015年的第18名,上升到2020年的第11名,宁波由第19名上升到第13名,郑州由第25名上升到第20名,进入20强以内;而澳门、青岛、长沙的综合经济竞争力则相对有所下降。从全国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分布角度来看,综合经济竞争力较强的城市主要分布在京津冀城市群、山东半岛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海峡西岸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以及中部的中心城市,特别是中心城市引领周边城市形成的大都市圈格局,如北京及周边城市、青岛及周边城市、济南及周边城市、郑州及周边城市、西安及周边城市、武汉及周边城市、长沙及周边城市、成都及周边城市等成为主导中国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的中坚力量。

2.经济增量竞争力是导致综合经济竞争力差异的主要原因

总体来看,大部分城市的综合经济竞争力水平较低,有48.76%的样本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低于均值。在经济增量竞争力方面,只有少数城市的经济增量竞争力较强。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重庆、成都、武汉、杭州、苏州、南京的经济增量竞争力更大,主导作用更明显。

3.北方经济竞争力衰退正在向南扩散

北方省份只有山东的经济竞争力水平较强,北方城市经济竞争力的衰退已经由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扩散到河北、山东,目前正向着河南逼近,大有扩散到南方的趋势。从南方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来看,广东、广西、云南的四线小城市正在降低,南方沿海区域,如长三角、海峡两岸、珠三角已经开始向外辐射,带动周边城市经济竞争力提升,而中西部城市仍然处于向中心城市集聚状态,中心城市的经济竞争力一枝独秀,显著高于区域其他城市。

二、各区域综合经济竞争力格局与变化

1.“南强北弱”更加强化

综合经济竞争力依旧呈现“南强北弱”状态,南方城市的经济竞争力水平要显著高于北方,并且南方城市之间的差异程度要低于北方。具体而言,在前10强城市中北方仅有北京1个城市,前20强中仅有北京、青岛、郑州3个城市,前50强中仅有北京、青岛、郑州、西安、济南、烟台、太原、天津、东营9个城市。

2.呈现“东升西稳、南升北降”局面

具体来看,北方的130个城市中,有78个城市的经济竞争力排名处于下降状态,占60%,有52个城市的经济竞争力排名处于上升状态,占40%,并且下降幅度要显著高于上升幅度。在161个南方城市中,仅有27个城市的经济竞争力排名处于下降状态,有134个城市的经济竞争力排名处于上升状态,占比高达83%。

从东部、中部、东北、西部区域角度来看,东部城市总体排名平均上升3.5名,中部城市普遍上升,总体排名平均上升15.5名,东北城市普遍下降,总体排名平均下降50.8名,西部城市有升有降,总体平均上升1.9名。总体而言,经济竞争力呈现“东高西低、南高北低、东升西稳、南升北降”局面。

三、各层级综合经济竞争力格局与变化

1.一二线城市内部差异较小、竞争激烈

从层级角度来看,依旧呈现“一二三四”状态,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和台北之间综合经济竞争力差距最小,二线城市之间的差异次之,一二线城市内部综合经济竞争力较为接近,竞争激烈。

2.四线城市排名上升

从一线城市来看,总体经济竞争力指数有所降低,分化有所加剧,总体而言6个一线城市的排名平均上升0.167名。

从二线城市来看,各城市经济竞争力差异较大且处于分化阶段。从分布角度来看,长三角地区和中部中心城市的经济竞争力均较强,特别是长三角地区的苏州、无锡、常州、南京、杭州、合肥、宁波等强二线城市已经形成“恒强恒升”格局。

从三线和四线城市来看,三线城市经济竞争力虽稍微有所降低但变化不大,各城市间经济竞争力差异有所加剧。四线城市则完全相反,虽有升有降,但是总体上各城市经济竞争力之间的差异在缩小,总体上升了2.2名。

四、各省区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格局及变化

1.各省份呈现“越强越收敛、越弱越分化”状态

从各省份角度来看,综合经济竞争力实力较强的省份其内部分化程度均相对较低,而实力较弱的省份其内部分化程度均相对较大,总体呈现“越强越收敛、越弱越分化”状态。

2.省内城市格局呈现一擎驱动或多擎驱动

从格局来看,河北、福建、浙江的总体城市格局较为接近,均表现为扁平双中心格局,省内的廊坊和唐山、厦门和福州、杭州和宁波的综合经济竞争力均较为接近;江苏、山东、广西的总体格局较为接近,均表现为扁平化多中心格局;宁夏、甘肃、云南表现为典型的双中心格局,除了两个中心城市,其他城市的经济竞争力均较弱;河南、陕西、湖南、山西、湖北、吉林、四川则表现为一定的单中心格局,特别是吉林和四川,城市群内长春、成都处于绝对主导地位。

五、各城市群综合经济竞争力格局及变化

1.分散式均衡发展促使山东半岛城市群、长株潭城市群总体经济竞争力较强

综合经济竞争力排名前5的城市群分别为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山东半岛城市群、长株潭城市群和京津冀城市群,城市群综合经济竞争力已经由中心城市引导转向为城市群内其他城市集体引导,如北京、武汉、郑州、成都综合经济竞争力均处于较强状态,但其所在城市群总体综合经济竞争力要弱于山东半岛城市群和长株潭城市群,其关键在于这两个城市群中城市处于同步均衡发展,总体要强于其他城市群的单点发展。

2.中部各城市群迅速崛起

中部城市群迅速崛起。从上升幅度最大的城市群角度来看,长株潭城市群、合肥城市群、武汉城市群、环鄱阳湖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的综合经济竞争力排名上升较多,分别上升了29名、27名、23名、17名、17名、16名。各城市群内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大幅提升,特别是非中心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明显提升,此外,各城市间综合经济竞争力差异也处于降低状态。

(执笔:徐海东)

[ 责编:袁晴 ]

10月21日,刘鹤副总理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致辞,对当前经济形势作出令人振奋的最新判断,即主要经济指标逐季度向好,实现全年经济正增长是大概率事件。根据我国经济出现的三大新趋势,立足构建新发展格局,刘副总理对金融系统重点工作提出五项要求,涉及政策基调、改革举措、科技支撑和对外开放。这对于稳定市场预期、凝聚发展合力、激发增长活力、推动经济和金融高质量发展,具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

今年疫情发生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人民生命至上,果断决策先控制疫情再稳步恢复经济,经过举国上下艰苦卓绝的努力,我们取得了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发展的重大阶段性战略成果。刘副总理表示“实现全年经济正增长是大概率事件”,是对这一向好态势的肯定,十分鼓舞人心。

同时,刘副总理分析了我国经济出现的三个新趋势,即创新对发展的驱动作用加强、更加重视围绕最终需求发展新产业、更加重视绿色发展。这是对“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的生动诠释,体现了全面思维、辩证视角、长远眼光。他用一句“坏事正在变成好事”,强调指出疫情冲击等不利因素带来的正面作用,给大家以积极鼓励。的确,一些干扰因素给我们带来短期困难,但更促使企业界、科技界全面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推动产业升级。惟有自强,才能更好参与全球发展。要重视我国经济中出现的新趋势,顺应新趋势,善用新趋势。

针对经济和金融形势的新特点,刘副总理提出金融系统五项重点工作要求,一是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二是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三是构建多层次银行机构体系,四是注重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五是继续推进全面对外开放。笔者认为,这五方面要求是统分相济、前后贯通、稳进结合的有机整体,对于做好下一步金融工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

其中,第一条“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具有管总的作用。刘鹤副总理指出,“始终根据市场形势和经济增长需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保持政策稳定”。在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不稳、国内复工复产逐步推进的当下,货币政策坚持基本稳定、灵活适度,对于稳定市场预期、应对各种可能的新变化,具有定海神针的作用。这对于保障资本市场稳定运行具有重要作用。有的经济体在短时间内大量释放流动性,其潜在的外溢风险不可低估,我们要留有余地、做到可进可退;要紧紧围绕实体经济需要实施恰当的政策措施。第五条“继续推进全面对外开放”也具有管总的作用。金融市场、金融体系必须也只能在更加开放的环境下得到更好发展。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化,我们都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原则不动摇,发展资本市场、银行体系、金融科技都要更多引入高水平的国际竞争者,都要全面与国际最佳实践对接。可以说,货币政策稳定、灵活适度是为了保障“理性的流动性”,坚持全面对外开放是为了统筹国内外两个市场、实现自身发展与全球发展的相互统一。

第二条“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第三条“构建多层次银行机构体系”、第四条“注重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是针对金融体系高质量发展的具体任务提出来的,体现了直接金融与间接金融、金融服务与金融科技、金融市场与制度建设的相互统一。从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需要来看,资本市场发展潜力很大,当前要在提升质量的基础上加快内涵式发展,因此强调“大力发展”;银行机构体系重在优化结构,因此重点在这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而金融科技是资本市场、银行机构体系面对的重要时代变量,既要抓住机遇、用好科技力量,又要趋利避害、防范风险。

刘鹤副总理提出的金融系统五方面重点工作要求,是应对变局、开拓新局的重要指引,是一个体系性的要求。金融机构、监管部门以及市场各参与方要认真贯彻落实,不断巩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已有优势,推动形成金融与实体经济、科技良性互动的新优势。要坚持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的思路,推动新一轮发展和更高水平对外开放,把中国经济自身发展与全球经济共享发展统一起来,为世界更好发展贡献中国力量。(董少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