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批准特拉华州和南达科他州进入“灾难状态”

当地时间4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特拉华州和南达科它州进入“灾难状态”。这是美国联邦政府批准的第46和47个进入“灾难状态”的地区,使得当前“灾难状态”地区包括了42个州、美属维京群岛、北马里亚纳群岛、哥伦比亚特区(首都华盛顿)、关岛和波多黎各。

“灾难状态”是司法管辖区的首席政府人员(即市长、县法官或州长)的正式声明,称灾难或紧急情况超出了其响应能力。尽管在灾难发生后通常可以解决,但如果灾难“迫在眉睫”,则可以发表灾难状态。各级政府(县、州和联邦)可以调整其灾难状态,但仅对于受灾难影响的区域。因为美国的应急管理部门采取自下而上的应对方式,所以城市将宣布灾难状态,然后是县,然后是州,然后是联邦政府。灾难状态一经发布,便立即记录到公共记录中并分发告知民众。

“灾难状态”时允许政府人员行使紧急权力,在灾难发生后维护生命、财产和公共健康。其中一些具体权力包括:下令疏散受灾威胁或受灾地区群众;在灾难发生后控制对某个特定区域的进出权力,如果个人无视强制撤离则由其本人承担救援工作的费用;暂时中止某些规定和期限;在灾难状态下暂时解除个人武装;为灾区的灾后重建项目寻求联邦财政援助,方便为受灾地区的个人和公共实体获得联邦财政援助。(央视记者 徐德智)

[ 责编:袁晴 ]

特朗普:不排除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 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

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将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特朗普说,他“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低油价伤害了美国大量工作岗位。

沙特和俄罗斯的“原油价格战”导致国际油价暴跌。特朗普此前表示要斡旋两国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特朗普3日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之后他对记者表示,应该由市场决定油价。

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今年一月份的预测,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预计将增加106万桶/日,达到创纪录高位的1330万桶/日。(央视记者 王逢治)

[ 责编:张璋 ]

美国总统特朗普启用国防生产法 点名七家公司生产呼吸机

当地时间4月2日,白宫发布声明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全面启用国防生产法,更进一步确保美国厂商可展开呼吸机的生产。

特朗普启用国防生产法 点名七家公司生产呼吸机

△白宫发布的相关文件(图片来源:美国白宫)

特朗普在命令中点名希望通用电气、希尔罗姆、美敦力、瑞思迈、飞利浦等七家美国公司可以通过此法案更顺利地获取生产呼吸机所需的材料。

(央视记者 刘旭)

[ 责编:袁晴 ]

近段时间,美韩双方围绕防卫费用分担的第7轮谈判依然未果,凸显了双方的巨大分歧。如果不能尽快达成新协定,美韩联盟将遭受严重冲击。

防卫费用分担历来是困扰美韩联盟的难题,这在特朗普执政以来更为明显。基于“美国优先”的政策导向,特朗普政府根据“交易主义”处理联盟关系,要求盟国承担更多的联盟成本,其中驻外美军费用是重要开支。韩国因在安全上仍对美国存在很高需求,成为美国在防卫费用分担方面的重点施压对象。

回顾特朗普执政以来的美韩联盟防卫费用分担,美方可谓漫天要价。特朗普上台之初,美韩双方于2014年签署的《防卫费分担特别协定》将于2018年年底到期。为此美韩展开新的谈判,美方要求韩国承担驻韩美军全部费用,韩国对此非常不满,历经多次谈判后,双方于2019年初签署新协定,韩国同意支付1.0389万亿韩元(约合8.7亿美元),比前一年增加8.2%。但该协定为期仅1年,在2019年年底到期。这迫使美韩自2019年下半年又展开新的谈判,但目前双方已进行7轮艰辛谈判,依然没有达成共识。其关键原因在于双方的分歧太大,美国曾狮子大开口要价近50亿美元,是韩国目前分担金额5倍之多。后来美国虽改口要价40亿美元,但韩方认为这一金额也太过高昂,并提出10%的上调比例上限。

对于联盟关系的维持而言,联盟成员国会进行“成本-收益”的衡量,进而缓解联盟困境。美韩双方对联盟成本都有自己的考量。尽管特朗普执政以来,要求盟国承担更多的成本,但这并不意味着韩国就会言听计从。在此前的谈判中,美方要求韩国100%承担驻韩美军的费用,对此尽管在朝核问题等对美国有着强烈需求,韩国也未做出全面让步。此次面对美国数额更为庞大的要价,韩国恐怕更不会全盘接受。

让韩国承担更多防卫费用,是美国以低成本方式维持联盟关系的需要。对于韩国来说,美韩联盟是韩国安全的重要依靠,承担部分驻韩美军费用不过就是向美国缴纳一些“保护费”。但承担过高的驻韩美军费用,韩国认为并不公平。在美韩双方的防卫费用分担谈判方面,两国政府、军方、民众、媒体都有着重要的影响,这使双方之间的讨价还价并不容易。

美韩双方如果不能尽快达成新协定,美韩联盟将会受到冲击。一是美韩联盟原定的一些军事训练、军事演习可能会搁浅。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韩国的“埋单”,驻韩美军的一些活动势必会减少或暂停。二是美韩联盟的安全合作面临调整。近年来美韩联盟安全合作逐渐由“美主韩从”转为“双向互助”,但由于防卫费用分担的分歧,美韩联盟的安全合作恐将遭受冲击。三是美韩联盟在对朝政策协调上会面临更多问题。基于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风格,美极有可能继续对韩国施加压力,在朝核问题等具体安全政策上我行我素,甚至让韩国难堪。

不过,目前因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美韩双方的谈判增加了一段难得的延长期。除防卫费用分担外,美韩双方可能在经济合作等方面加强互惠交易,通过扩大双方共同利益缓解防卫费用分担的零和博弈。比如韩国可能在军火贸易、联盟责任方面向美国释放诚意。盟国是美国霸权的重要支撑,在防卫费用上要价过高可能会使美国“因小失大”,美韩双方最终还是要相互妥协以达成新协定。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美国在联盟政策调整方面不断向盟国卸责,对于美韩防卫费用分担的争吵不必大惊小怪,未来这会成为美韩联盟的常态。(凌胜利 作者系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 责编:陈畅 ]

新华社华盛顿4月2日电(记者徐剑梅 邓仙来)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再次动用《国防生产法》授权,指令联邦政府协助美国制造商生产治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所需呼吸机,以应对正在美国迅速蔓延的新冠疫情。

特朗普当天发表声明说,他已向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长和国土安全部长下达命令,要求帮助消除供应链中妨碍快速生产呼吸机的障碍,确保6家美国制造商获得生产呼吸机所需零部件等物资供应。

目前,美国各州在竞相采购呼吸机。当天早些时候,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说,纽约州库存呼吸机将在6天内告罄;路易斯安那州州长约翰·爱德华兹说,新奥尔良地区呼吸机将在4月7日前用完。

3月27日,特朗普动用《国防生产法》授权,要求通用汽车公司生产呼吸机。

根据美国上世纪50年代通过的《国防生产法》,总统有权在紧急状态时要求私营企业生产国防相关产品,并可控制这些产品的经销。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日19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24万例,死亡病例5850例。

[ 责编:杨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