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学校复课:白宫政策昨日重现

这两天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最关心的事情,当属美国决定停发那些秋天新学季、为了避免疫情扩散只在网络授课大学的留学生签证。

反对者批评美国政府这一决定是“残忍”的,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如果失去了有效签证,留学生到底回不回国,甚至如何回到自己国家都是痛苦的问题。

7月8日,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就向国土安全部及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 ICE)发起诉讼。哈佛称,这是因为这个政策是个糟糕的政策,而且违反公共政策需要提前告知的规定。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在给教职员的邮件里非常直白地说:“我们不会眼睁睁看着留学生梦想被错误政策击碎。”足见这一政策在教育界反弹有多大。

美国政府真的是跟留学生过不去?

其实不是的。

每年有大量的留学生到美国求学,国际学生支付全额学费,是美国大学的重要财政收入来源。2019财政年度,美国国务院一共签发388839个F签证(学术课程),以及9518个M签证(职业课程)。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总体贡献了450亿美元。

这个政策实际目的,是为了逼学校在秋季开学。而留学生们则成了这场政治拔河的炮灰。总统特朗普甚至在8日的一场讨论学校复课的会议上,直接攻击哈佛,说哈佛大学的政策是逃兵政策,应该“感到羞耻”。

其实特朗普政府逼迫学校开门的手段有很多。

比如在7月8日的一条社交推文里,特朗普就说会考虑削减不开学的学校预算。由于美国新冠疫情严重,学校为了学生及教员健康无法开门,而不开门砍学校预算,这不是让学校更没有资金用来确保学生的安全吗?这个逻辑也实在让人感到费解。

所以,从疫情控制和科学角度出发,各州从政界到教育界,普遍对于特朗普的决定感到不满。马里兰州长、美国共和党人拉里·霍根就表示马里兰州不会接受总统的霸凌和威胁,而且表示特朗普的说法毫无帮助。而目前疫情最严重的亚利桑那州,公共教育总监凯西·霍夫曼直接反对在这样的局面下,让学校秋季复课。

白宫政策昨日重现?

现在,美国国内掀起来的关于秋季学校是否复课的大讨论,不由得让人想到了4月到5月期间,美国白宫声称自己有“完全的权力”要求各州经济重启,结果遭到不少地区的抵制。

总统特朗普似乎认为,现在已经解决了经济,必须要继续解决教育,才能真正让在家里看孩子的人们回到工作岗位上。这两次联邦政府的处理手法简直都如如出一辙。

比如,特朗普在各地居家隔离时,就在社交网站高呼“解放明尼苏达”“解放密歇根”,现在又在社交网站上高呼:“学校秋季必须开学!!!”

再比如,5月初美国疾控中心制定了重启经济准则,被认为条款过于详细,不便于执行,结果白宫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组直接压了下来,拖了很久才发布。这两天,特朗普又炮轰疾控中心,说他们的准则“不实用”。而美国疾控中心这次“从善如流”,迅速表示将在下周发布新的准则。

甚至连各州州长对此的反应,都是昨日重现。纽约州长科莫之前吐槽经济重启的决定在州政府手上,这次又强硬回复白宫,称学校复课的决定权也在州政府手上。这不由得让人想到4月时,科莫那句“华盛顿不是国王,你也不是”了。

为了政治利益,现在的白宫迫切希望生活回到正轨。不过看看美国新冠病毒感染每日的增速,就连此前的经济重启现在看来也是搞得一团乱麻,导致疫情雪上加霜。

其实,美国的爸爸妈妈们也迫不及待能把“小神兽”们赶紧送回学校去,可是这是以学校安全为前提的。所以,纵使白宫祭出这么多手段,在牵涉到下一代的问题上,复课时间,恐怕还是只能病毒说了算。

过去一段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动各州重启经济的同时,不断呼吁重开因疫情而关闭的校园。

8日,特朗普表示,“如果学校不在今年秋天开学,就可能切断对学校的资金支持。”他还指责美国疾控中心关于重启学校的指导意见“非常严格、代价昂贵”。

  特朗普:美疾控中心的开学指导意见“又严又贵”

特朗普当天在社交媒体发文称,“重新开学对孩子和家庭很重要。如果学校不开学,政府可能停止为其提供资金!”路透社称,不清楚特朗普所指的资金是何种联邦资金援助。根据美国宪法,中小学教育由州政府负责,但联邦政府提供一些补充性的资金。

特朗普当天还将矛头对准美国疾控中心。他在社交媒体发文称,“我不同意美国疾控中心非常严格且代价昂贵的开学指导意见。它要求学校做非常不切实际的事情。”特朗普表示将与美国疾控中心开会讨论此事。美国疾控中心此前对学校发布指导意见,其中包括病毒检测、学生分小组上课、提供打包午餐等。

哈佛和麻省理工就留学生签证新规起诉美政府

为施压美国大学重启校园,美国入境和海关执法局6日发布通告说,2020年秋季学期的留学生如果仅上网课,将无法取得赴美签证或维持当前签证。对此,美国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8日对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波士顿联邦法院对该签证新规发出紧急临时限制令。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政府此举似乎是故意向学校方面施压,要求它们在今秋开学,并进行面对面授课,完全没有考虑这会给学生、教师和其他人的安全和健康等方面带来哪些隐患。

实习编辑:李璇  责任编辑:赵润琰

特朗普政府驱逐留学生新规踢到了铁板上

■ 观察家

哈佛大学等美国高校有一流的法学家,针对留学生的禁令,或将激发一批美国顶级法学家与特朗普政府间的法律博弈。

据报道,当地时间本周三,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对美国国土安全部、移民及海关执法局提起诉讼,以阻止执行联邦政府关于“禁止参加在线课程的国际学生留在美国”的规定。白宫则回应称,参加线上课并不需要签证,国际留学生应起诉他们的学校,而不是联邦政府。

高校将矛头对准美国政府,白宫却想把高校推上靶心……但很显然,是美国政府拿留学生开刀的新举措挑起了矛盾。新规让那些已离开美国的留学生,再回课堂遥遥无期,而滞留在美国的国际学生则要么换学校,要么被驱逐出境。

作为全世界近乎最负盛名的两所名校,哈佛和麻省举起反对牌,也在情理中。哈佛等高校的历史,比美国的国家历史还要久远,学校自身的声誉是历史沉淀下来的,更重要的是对教师和学生利益的捍卫。

事实上,哈佛前不久刚公布其秋季学期教学计划,先让40%的本科生回校复课,但所有课程均将以网课形式进行,也因此成为“出头鸟”,遭特朗普本人猛怼。

但如果哈佛什么都跟着特朗普走,也就不是哈佛了。其诉讼理由是,特朗普政府违反了《行政程序法》,在发布行政令之前没有考虑到问题的重要性、没有为政策提供合理的依据,也没有充分告知大众。

哈佛校长劳伦斯·巴科就认为,驱逐国际学生这一行政令既鲁莽又残忍,是非常糟糕的公共政策。美国的疫情还没见顶,从疫情防控角度来说,提供线上教学是各大学的通行做法,在保护生命和维持教学秩序之间达到平衡。

更多的反对者则将批评重点放在了该政策的核心问题——排外主义上。这不仅向来备受美国高校精英诟病,新政还触及其利益。超过110万的国际学生,为美国大学提供了45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所以,不只是哈佛和麻省,几乎所有美国大学都是此次新政的受害者。

从防疫角度讲,美国高校如全部提供线下教学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混合教学模式,的确可规避掉这一行政令,但这等于响应了特朗普恢复社会秩序的号召,疫情防控被搁置一边。

从美国最近的确诊病例来看,18-35岁的年轻人居多,一旦大学全部开放,感染风险将增加,尤其是本科生需住宿,难以保持社交距离。对高校来说,过早复学,是将自身置于风险中。更何况,此次新政也跟美国高校普遍推崇的“开放”背道而驰。

就眼下看,特朗普政府针对留学生的无厘头规定,也可看作其焦头烂额的情绪发泄。疫情防控不力已经拖累了特朗普的选情,隔离措施又让其选举集会难以继续,而拿留学生开刀,对美国选民影响不大,还能迎合某些人的排外情绪……只是,善于算计的特朗普政府,低估了哈佛和麻省等高校的抵制力道。

如今,特朗普政府针对国际学生的禁令,已引发强烈反弹。这很可能引发一场持久的法律之战,哈佛和麻省的起诉则只是开始:这类诉讼接下来会不断升级,还有可能涉及美国大学自治与联邦政府权力的问题。

针尖对上麦芒,纠葛注定难了。特朗普曾经暗示,如果大学不听话,就减少拨款,哈佛校长则表示,哈佛放弃申请从联邦政府获得财政帮助——你来硬的,我就硬刚。

哈佛和麻省都不是软柿子。这类名校不仅财力雄厚,还有一流法学家。针对留学生的禁令激发一批法学家与特朗普政府的法律博弈,是大概率事件,最终事情会怎么收场,恐怕只能看谁妥协了。

□孙兴杰(国际关系学者)

原标题:《华盛顿邮报》刊登专栏文章:特朗普需要为美国的“新冠灾难”负责

[环球网报道]“特朗普需要为我们的新冠灾难负责”,美国《华盛顿邮报》7日刊登了专栏作家迈克·格尔森的文章。文章称,随着全美新冠病例数的激增,美国正在进入一个“危险、未知的”领域,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则应该为这场“国家灾难”负责。目前,美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超过300万例。

文章称,美国人口仅占世界人口总数的约4%,但美国确诊病例却占全球确诊病例的四分之一。在近5个月的时间里,死于新冠病毒的美国人比该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死亡的人数(116516人)还要多。同时,病毒的传播还在继续“加速”,并正在向某个未知的高峰攀升。

文章表示,随着美国各地病例数的激增,美国正在进入一个“危险、未知的”领域。

那么,谁应该为这场还在扩大的“国家灾难”负责?对此,格尔森表示,作为总统的特朗普最先应该对此负责。文章称,特朗普一直是新冠病毒“坚定而富有创造力”的“盟友”,并且他看起来似乎对激增的病例数“毫不在意”。4月中旬,他批准了一项重新开放经济的战略计划,并开始呼吁各方立即复工复产。说到这里,格尔森还讽刺称:“每个人都很清楚特朗普把真正的同情心给了哪方面。”

格尔森还提到,特朗普没有要求各州州长们继续封锁城市直到病毒可控,而是为了他自认为的利益去阻碍他们。随后,在特朗普的鼓动下,一些愚蠢、鲁莽的州长们也开始认为,经济复苏比应对病毒“更紧迫”。

文章最后,格尔森表示,现在美国人有两个选择摆在美国人面前:一是迅速激增的病例和大量的死亡让美国人不得不“神智清醒”,二是有领导力、有坚定决心的领导者在这场疫情中“挺身而出”,并致力于将美国从疾病和死亡中解救出来。

责任编辑:范斯腾

原标题:这边特朗普欲封禁TikTok,那边马克龙刚刚完成首秀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8日称,美国政府正考虑在境内禁抖音海外版TikTok,并称这是在新冠病毒问题上对中国进行回击的许多方式之一。

此前一天,美国副总统彭斯也表示,他和特朗普都在关注印度封禁TikTok等应用的消息,因国家安全和数据隐私问题,美国将继续对TikTok等公司采取“强硬立场”。

封禁TikTok的消息是从7月6日开始吹风的。当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美国正考虑采取行动禁用TikTok等社交媒体应用。“美国民众对于使用TikTok应提高警觉”,蓬佩奥说。

美国总统、副总统和国务卿连续三天释放要封禁TikTok的信息,实属罕见。把一个短视频应用平台视为假想敌,究竟在怕什么?

抹黑TikTok去年就已开始

在特朗普、彭斯、蓬佩奥发难前,其实美国对于TikTok的围剿早就开始了。

2019年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给TikTok开出了570万美元的罚单。

他们的理由是TikTok违反了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案,在未经过父母同意的情况下,违规收集13岁以下用户的姓名、电子邮件等其他个人信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为此调查了近三年。

但这个处罚其实是针对TikTok收购前的短视频应用Musical.ly的。2018年,Musical.ly被字节跳动并购并沿用了TikTok的名字。

之后,TikTok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了和解。

同年11月,特朗普又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字节跳动收购Musical.ly一案展开调查。美国政府认为,字节跳动在收购Musical.ly时,没有向审查机构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寻求许可和批准。

同年12月,TikTok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被提起集体诉讼,理由是TikTok将用户个人身份信息转移至中国的服务器。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字节跳动就将TikTok和抖音的业务分割,TikTok美国用户的数据均储存在美国境内,同时在新加坡存有备份。TikTok的高管和内容审核团队也在努力当地化。

可以说,美国以“国家安全”、“儿童隐私”为由刁难TikTok完全站不住脚。

7月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就此回应说,美方个别政客的言论完全是“无中生有、恶意抹黑”,这一回应是有根据的。

对TikTok,有人要“封禁”有人却敞怀欢迎

TikTok海外版是当今全球最受年轻人青睐的APP平台之一。

TikTok2019年曾经透露,仅在美国就有2650万月活跃用户,其中年龄在16至24岁之间的用户约占60%。

而在3月份新冠疫情在美国暴发以后,美国的TikTok用户继续爆炸式增长。

根据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公司“SensorTower”的数据,截至今年4月底,TikTok在全球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累计下载量超过20亿次,其中美国用户下载量为1.65亿次,约占其总人口的50%,位列全球第三。

TikTok之所以能够快速赢得“Z时代”的青睐,大致说来,是因为TikTok创造了独具特色的“亚文化”氛围。

从技术手段说,TikTok自带的对口、变脸等编辑软件,方便了用户加注自己的幽默偏好。

从社群建设说,TikTok构建了类似嘻哈、电音音乐爱好者圈子的兴趣共同体“炒作之家”(Hype House),增加了TikTok用户的共鸣和共创能力。

从内容生产来说,TikTok用户以幽默、不逊的方式,解构了社会和时代带来的压力。比如前一阵蛋哥“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的走红,就是因为其“丧文化”特性。

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的文章认为,TikTok与其他平台的不同是,在TikTok上人们在文化共建,在Youtube上人们在跑赢点击率,Facebook则在助长不安和对抗。

TikTok的“亚文化”独特性,对于美国主流话语体系来说或许就是一种异质性。它整体上是简单的、基本无害的,但美国年轻人大量在此聚集,会让同样喜欢社交媒体、并试图主导话语体系的特朗普团队感觉不安。

不过,虽然特朗普团队普遍对之感到不安,耐人寻味的是,还有人欣然地对之敞开了怀抱。

比如,法国总统马克龙。

当地时间7月7日,是法国的高中毕业会考日,马克龙就专门注册了同样法国年轻人中大受欢迎的TikTok,并发布首个视频向高中毕业生表示祝贺。

一个摆手表示“封禁”,一个却敞开胸怀表示“欢迎”。面对同一个公共社交平台,两国元首却态度迥异,到底孰是孰非,相信两国民众心里自有分晓。

□徐立凡(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特朗普称“99%新冠病例无害”,哈佛大学研究员驳斥:淡化病毒风险的行为“有害”

[环球网报道]“这番言论只想证明两件事,一是疫情没有暴发、或者没有暴发太多,二是即使你被感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们都知道这两件事不是真的。”对于特朗普4日声称“99%新冠病例无害”的言论,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主任阿希什·贾哈博士6日做出如上驳斥。他表示,淡化新冠病毒的危险的行为就是有害的。

据《今日美国报》6日报道,贾哈当天告诉该媒体:“归根结底,我们能否很好地控制病毒,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人们的行为,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大部分人信任的领导者们却并不认为这很重要。”

“他们说这一切都取决于检测,说大多数人都做得很好,还说99%的新冠病例完全无害。这番言论只想证明两件事,一是疫情没有暴发、或者没有暴发太多,二是即使你被感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两件事都不是真的。”

据报道,贾哈还警告称,不去传达新冠病毒的风险,还试图淡化其威胁,这才是有害的。

他补充说,越来越多的患者留下了后遗症,在相关检查中可以看出他们的肺部都存在一定损伤,“这让我非常担心这些幸存下来的患者的肺功能是否在后期会受到影响。”

据外媒此前报道,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在白宫发表讲话时称,“99%的新冠病例完全无害”。5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在被要求对上述言论作出解释时称,“我不会谈论谁对谁错的问题”。

责任编辑:张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