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时报》2020年2月13日消息,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出席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大西洋委员会会议时指出,中国及其日益强大的军事力量是美国的国际安全担忧之一。然而欧洲并不买美国的帐,他们更担忧的是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自2018年以来,特朗普政府一直试图调整对中国的防御战略重心,尽量减少对俄罗斯和长期处于叛乱战争中的中东地区的关注。俄罗斯虽然是美国的对手,但马克-埃斯珀和其他政府官员希望美国及其盟国将中国视为一个更强大的潜力对手。

美国再次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 但欧洲很现实

[美国防长出席北大西洋委员会会议]

北约更重视俄罗斯而不是中国带来的威胁是北约71年历史的反映。长期以来,北约将主要精力都放在俄罗斯和前苏联身上。自2014年俄罗斯接管克里米亚并入侵乌克兰东部以来,北约国家,特别是俄罗斯东侧的国家,对莫斯科的戒备心增强。

北约盟国一直对美国对俄罗斯的态度感到不安,特朗普对普京的主动示好,拒绝接受俄罗斯干涉美国选举的情报调查结果甚至希望从叙利亚等地区撤军的想法,这些都给北约造成了极大的困扰。去年美国众议院对总统特朗普启动的弹劾程序,虽然最后以总统无罪释放结束,但弹劾程序的核心确是因为特朗普决定推迟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

美国再次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 但欧洲很现实

[北约更关注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认为欧洲国家对中国构成的威胁反应迟缓。他担心,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正在推动它在军事领域、全球贸易、太空和技术进步方面发挥巨大的影响。相比之下,尽管拥有庞大的核力量,俄罗斯一直被美国政府视为二流大国。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最近一次欧洲和中亚之行中又抛出了“中国威胁论”的说辞。他对中国的人权状况和令人不安的咄咄逼人的贸易行为方式提出了严厉批评,并希望其他国家提防中国的投资风险和不断增强的影响力。他警告称,随着各国开发下一代高速无线网络(5G),使用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5G网络设备将存在“安全风险”。而特朗普政府甚至认为中国政府可以通过华为5G网络设备进行全球间谍活动,但华为否认了这些指控。

美国再次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 但欧洲很现实

[美国一直鼓吹华为威胁论]

其实北约并不是没有关注中国的“挑战”,去年12月,北约领导人首次达成一致意见,提出整体来考虑中国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地位上升对其安全的影响。但从那以后,他们对中国的评价就很少了。相反,在本周的北约国防部长会议上,北约将与俄罗斯的竞争提上议事日程,严重关切莫斯科部署射程可达多个北约盟国范围的核巡航导弹。因为俄罗斯这一部署,特朗普政府宣布退出《中程核力量条约》。

美国再次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 但欧洲很现实

[高超音速导弹是北约面临的巨大威胁]

特朗普政府仍然在致力于欧洲的防务,美国本月还参加了北约领导的“保卫欧洲20”演习。不过美国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提议将美国的欧洲威慑计划开支从今年的60亿美元削减至45亿美元。北约盟国还担心,特朗普政府可能不会接受莫斯科提出的在明年2月到期前延长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提议,该条约约束着美国和俄罗斯战略核武器的数量。

欧洲和北美并不是北约唯一感兴趣的地区。多年来,北约一直在为美国领导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提供部队和其他资源,并在利比亚开展了空战行动。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在回顾周三第一轮防长会议时说,他们同意探讨北约在打击中东和北非极端分子方面还能做些什么,他们还讨论了阿富汗战争,但没有提到中国。

原标题:攻击美国工厂和农场工人?布隆伯格昔日言论惹争议

中新网2月18日电 据美国侨报网报道,当地时间17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亿万富翁布隆伯格的许多昔日言论遭曝光,其中包括对美国工厂和农场工人的攻击,为其正在角逐的2020年大选蒙上阴影。

攻击美国工厂和农场工人?布隆伯格昔日言论惹争议

资料图:美国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纽约前市长布隆伯格。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据报道,这位前纽约市长2016年在英国牛津大学赛德商学院发表演讲时,似乎质疑了蓝领工人是否具备适应信息技术时代所需的技能。

2013年是布隆伯格当市长的最后一年,他在当年的一次演讲中,称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和纽约教师工会的当地成员为“极端分子”,还将他们与枪支游说集团全国步枪协会相提并论。

这些新争议出现之际,布隆伯格正寻求在2020年大选中取得进展,以期与特朗普在11月争夺白宫之位。

布隆伯格选择不参加早期各州的投票,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届时14个州的民主党人将进行投票。

最新曝光的一些视频反映了布隆伯格昔日的一些言论,包括一周前被泄露的“拦截搜身”音频片段,这引发了布隆伯格和特朗普在“推特”上的争执,布隆伯格的竞选活动也陷入危机,因为有人称这位亿万富商为种族主义。

2016年,布隆伯格在牛津大学的一个著名演讲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被问到,美国中部的居民是否可以与沿海居民团结起来。

他说:“无意冒犯,我可以教任何人,甚至是这个房间里的人,成为一名农民。”

他说:“这是一个过程。你挖一个洞,把种子放进去,把土放在上面,加水,玉米就出来了,你可以学习。然后是300年的工业社会,你把那块金属放在车床上,按箭头的方向转动曲柄,你就可以工作了。”

责任编辑:张建利

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美国白宫副新闻秘书贾德·迪尔16日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了电话,警告他继续干预利比亚问题只会进一步破坏局势。

迪尔表示,”特朗普总统还重申,外国继续干涉利比亚问题只会使局势恶化”。

由联合国主持的旨在利比亚实现持久停火的第一轮谈判2月8日在日内瓦结束。尽管利比亚政府与利比亚国民军在许多领域取得了共识,但双方仍未达成全面协议。

2011年卡扎菲政权倒台后,利比亚局势持续动荡,形成萨拉杰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与东部由哈夫塔尔领导的国民军对峙的局面。

2019年4月,国民军向首都的黎波里发起军事行动,与民族团结政府展开交战。据联合国统计,截至2019年11月,超过12万8000人被迫逃离家园,另有13万5000人仍然滞留在前线地区,27万人受到冲突的直接影响。

2020年1月初,国民军占领了北部沿海城市苏尔特(Sirte),从而几乎控制了除首都的黎波里以外的所有其他区域。

[ 责编:袁晴 ]

中新网2月17日电据美国中文网报道,1月,为报复美军击杀苏莱曼尼,伊朗发动对美军驻伊拉克军事基地的袭击,多名士兵相继被诊断为颅脑受伤。近日,美国“外国战争退伍士兵组织”(VFW)要求总统特朗普对此前轻描淡写的说法道歉。

颅脑受损不是伤?美国退伍士兵组织吁特朗普道歉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据报道,特朗普上周早些时候表示,他认为潜在的颅脑外伤不如物理战斗伤那么严重,把伤情讲到最低,并说他听说有些部队士兵“头疼,还有其他一些小症状,但我会说,这不是很严重。”

此前,五角大楼宣布已诊断出34名士兵被诊断为在1月8日伊朗袭击中,造成了颅脑受伤。VFW领导人威廉在一份声明中说:“VFW希望总统为我们的服役的男女道歉。”

“而且,我们要求他和白宫与我们一起努力,为美国民众普及知识,关于颅脑损伤对这些英雄的危害,因为他们在艰难时期保护着我们的伟大国家。在这方面,我们的战士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我们的全力支持,来应对充满挑战的环境。”

据悉,VFW在其网站上被描述为美国最大,最古老的退役退伍士兵服务组织。该组织表示,颅脑损伤是“严重伤害,不能轻视。”

据报道,尽管脑外伤并不总是立即可见,但受伤的美国士兵的披露表明,袭击的影响比最初的评估更为严重。轻度创伤性脑损伤(通常称为脑震荡)是颅脑损伤的一种形式。国防和退伍士兵脑损伤中心称,军方最常见的颅脑损伤形式是轻度颅脑损伤。

[ 责编:袁晴 ]

原标题:美媒:对华问题上,美欧各说各话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月16日文章,原题: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美国和欧洲说的不是同一种语言  美国人来势汹汹。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防长警告盟国是时候“认识到中国的威胁了”。美国务卿宣布西方正“赢得”与中国的冲突。而特朗普政府一名高官称,若欧洲不以“我们对决他们”的眼光来看中国,将“不得要领”。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称华为是一种“阴险的侵略形式”……但在慕安会上,这些警告大多被(欧洲)置若罔闻。

有关中国的所有小组讨论都暴露出,华盛顿和欧洲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是各说各话。只要这种情况不改变,想制定应对中国崛起的跨大西洋共同对策,将是非常困难甚或不可能的。

自特朗普上任并使美国从《巴黎协定》和伊朗核协议退出以来,跨大西洋的信任不断减弱。他一再声称,欧洲要比中国坏得多,这种态度与要求欧洲同美联手对付中国的言辞相矛盾。

在慕尼黑,美国官员几乎承认,他们一再威胁对选择华为的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限制情报共享其实是吓唬人的。这更强化了对美国政策杂乱无章的印象。东道主礼貌地倾听了美国关于中国的警告。但即使是会议主持人、德国资深外交官沃尔夫冈·伊辛格也忍不住反驳美国的轮番指摘,提醒听众中国目前在抗击大规模疫情,这对整个世界都具有影响,“我认为中国理应得到一些同情、合作,一些支持和鼓励的言语,而不是只有批评。”

欧洲和美国确实对他们不喜欢中国近来的某些方面存在共识,比如中国市场并未如承诺的那样开放。双方还采取了更严政策回应中国的一连串投资。但对于如何定义与中国的竞争,他们意见不一。若想超越目前对中国的松散合作并制定出在慕尼黑热议的跨大西洋议程,这将是至关重要的。

首先是美国人要淡化“要么支持我们要么与我们作对”的言论。正如德国绿党资深中国观察家莱因哈德·比蒂科弗所言,华盛顿官员与欧洲人谈论中国时仍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做派,“他们越是颐指气使,欧洲人越是不听”。

制定一项共同、连贯和坚定的对华政策,也需要欧洲方面努力。自欧盟宣布中国为“系统性竞争对手”以来,欧洲对华统一政策的势头停顿了。法国总统马克龙明确表示,除非欧洲做好充分准备,否则与美国很难取得大进展。(作者诺亚·巴尔金,乔恒译)

责任编辑:吴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