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韩国汽车制造商协会:2020年1-4月韩国电动汽车销量同比增长了40.1%

外媒最新的报道显示,特斯拉电动汽车在韩国市场,也深受消费者欢迎,今年的销量明显增加。

韩国汽车制造商协会、韩国汽车进口与经销协会的数据显示,不包括低速电动汽车在内,今年1月到4月,韩国电动汽车的销量同比增长了40.1%。

前4个月韩国电动汽车的销量大增,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特斯拉,尤其是起售价较低的特斯拉Model 3。外媒的报道显示,去年4月份,韩国仅购买236辆特斯拉电动汽车,但在Model 3的推动下,今年4月份的预订量达到了4075辆。

由于特斯拉在韩国并未建设整车组装工厂,因而在韩国销售的特斯拉电动汽车,全部来自加州的弗里蒙特工厂,也就全部需要从美国进口。

销量增加,韩国进口的特斯拉电动汽车数量也明显增加。外媒的报道显示,今年前4个月,韩国共进口4264辆电动汽车,其中3941辆是特斯拉电动汽车,在特斯拉电动汽车进口量大增的推动下,今年前4个月韩国电动汽车进口辆同比增长660%。

原标题:自动驾驶“泄密”跨国缠斗:特斯拉诉小鹏谁是赢家?

特斯拉(NASDAQ: TSLA)起诉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商业窃密罪”一案有了最新进展。

美国加州当地时间5月27日,针对小鹏的反对动议,美国北加州法院(United State District Court Nor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法院认为::小鹏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整体而言,法院对双方的诉求予以部分支持、部分驳回。

案件还要从被告曹光植说起。曹光植先后在特斯拉和小鹏汽车供职,在从特斯拉离职前,曾将自动驾驶相关技术文件下载到个人电脑,而后特斯拉以“商业窃密罪”对其提起诉讼。小鹏作为曹光植的现雇主,以第三方的身份配合相关调查。

小鹏和特斯拉最近一次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对于小鹏提交调查资料的范围没谈拢。

在特斯拉最新的调查请求中,小鹏需要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所有员工的电脑文件备份、员工张晓浪的相关资料等近30项内容。对此,小鹏认为调查内容越界了,指责特斯拉“霸凌”,并向美国当地法院提出反对动议。5月27日,美国当地法院法官Vince Chhabria 批准了小鹏反对动议的部分内容。

“小鹏赢了这一仗吗?很难说。虽然暂时不用交出特斯拉所要求关于张晓浪的信息,但是毕竟源代码才是这个案件的重中之重。”美国云杉律师事务所Robin Cheng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接下来双方律师争论的重点应该是,选用哪个第三方来检查源代码。

对于目前的结果,小鹏汽车向《财经》记者独家回应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向中立第三方提供源代码以供调查。(法院指令)符合预期,我们对此次结果表示满意。”

截至发稿,特斯拉和本案被告曹光植方未回复《财经》记者的置评请求。

特斯拉和小鹏,一个是新能源汽车巨头,一个是造车新势力,两者的知识产权纠纷必然受到行业内关注。对于车企们来说,更深的焦虑点在于,如何在人员频繁流动的当下降低知识产权纠纷的风险。

各打五十大板的法院指令

指令中最受人关注的部分无疑是小鹏的自动驾驶源代码。法院命令,小鹏依旧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

对此,小鹏方面独家回应《财经》记者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提供源代码,并坚持由中立第三方调查。在小鹏提出反对动议前,双方就已经对中立第三方调查源代码达成一致意见,后来因特斯拉提出了其他“越界”要求,小鹏才在反对动议中表示拒绝公开源代码。

根据小鹏汽车的说法,特斯拉此前的“越界”要求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要求提交曹光植所属公司XMotors之外的中国高管的电脑文件备份,二是要求提供“张晓浪案件”相关资料。

张晓浪曾是小鹏员工,身陷类似的跨国知识产权争端。公开报道显示,张晓浪曾任职于苹果公司无人驾驶研发团队,2018年离职后加入小鹏汽车,入职当月被前雇主苹果公司以窃取商业机密罪起诉,称其离职前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的机密设计图下载到个人电脑上,并试图离开美国。张晓浪最终在机场被捕。小鹏汽车曾表示对张晓浪窃密事宜不知情。

根据法院命令,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所要求的相关源代码,但是否由独立的第三方调查,采用哪个第三方还需双方进一步商议;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此前要求的相关人员的电脑文件备份,但范围仅限于美国XMotors的工作人员,并不涉及小鹏国内高管。此外,特斯拉要求小鹏和张晓浪提供“张晓浪”案件的相关资料的要求被法院驳回。

“张晓浪的资料确实不需要提供,现阶段不能建立和本案的实质性联系。”对于特斯拉的部分调查请求遭到驳回,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分析道。

Robin Cheng律师认为,特斯拉所寻求的证据材料范围太宽泛,甚至包括了现在政府所没有掌握的信息。由于曹光植现阶段有FBI的刑事案件正在审理,所以一旦接受特斯拉的请求,张晓浪可能会被迫指认和做出更多不利的证据,从而影响到曹的刑事案件审理。

此前小鹏汽车多次为本案提供相关材料,诸如曹光植工作电脑的文件备份、相关邮件短信往来、截至2019年3月21日前小鹏汽车的相关源代码等。

但特斯拉希望小鹏汽车能供出更多。特斯拉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更多的资料以便调查,包括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等。

跨国缠斗一年有余

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的这场因诉讼而起的缠斗已经持续一年多。虽然小鹏汽车只是曹光植案件的第三方,但由于曹光植作为小鹏汽车的现员工和直接利益相关人员,使得这个新东家很难“撇清”。

2019年1月,曹光植离开特斯拉,加入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视觉感知相关业务。

在曹光植入职新东家两个月后,特斯拉将这名前员工起诉至美国法院,理由是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特斯拉称,曹光植备份了包括Autopilot和神经网络等存储库的源代码信息,将超过30万份文件上传至个人iCloud账户。除了曹光植,特斯拉在此次“窃取商业机密”的诉讼中还同时起诉了另外四名前员工。

2019年7月,曹光植承认曾下载储存特斯拉技术文件,但在离职前删除了这些文件,否认以任何方式将其转给小鹏汽车。小鹏汽车也发布官方声明,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

时间来到今年,特斯拉和小鹏的关系进一步紧张。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向法院提出动议,要求扩大调查范围,并再发传票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信息。同一天,曹光植提供法庭证词。

3月底,小鹏汽车向美国法院提出反对动议,要求撤销特斯拉扩大调查范围的决定,同时表示曹光植被起诉后就处于休假状态至今,期间被禁止访问和修改任何源代码。

“美国民事诉讼程序里有很多针对取证的规则,有时候两方就证据是否应该采纳不能达成一致,需要由法官来做出决定。”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解释道。

4月25日,小鹏汽车通过媒体发布声明,对特斯拉提出的诸多无理要求表示拒绝,“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5月27日,美国法院对此作出指令,对双方诉求各有驳回。

知识产权争端,造车新势力共有的痛

车企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不止发生在海外,也不止发生在小鹏和特斯拉。

2019年9月,吉利汽车以侵害知识产权为名状告威马的纠纷案在上海开庭。据悉,吉利要求索赔金额达21亿元。这是国内车企的首例知识产权纠纷案,也是国内车企要求索赔金额最高的案件。

由于知识产权本身的技术性,对于涉及的具体内容,双方并没有过多提及。但是吉利和威马的人员关系却值得思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包括威马CEO沈晖、CFO张然、COO徐焕新在内的核心成员,最初都来自吉利。

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随着车企之间的竞争加剧,员工之间的相互流动已经稀松平常。相应的,涉及无人驾驶、软件研发等方面的知识产权纠纷也会逐渐增多。

如何界定“窃取商业机密”,保护企业的知识产权,成了悬在每个车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国内“窃取商业机密”的界定要看两个方面。一是要看权利人的技术信息是否符合构成商业秘密的条件,二是要看涉嫌侵权的人获取相关信息的途径是否正当。如果是通过盗窃、欺诈、电子侵入等不当手段或者违反保密义务获取的,往往是构成侵权的。

但在实际过程中,员工的流动往往对律师的界定工作带来较大挑战。究其原因,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委员会的吕达松律师告诉《财经》记者,首先,商业秘密要符合秘密性、保密性、价值性,律师需要及时为车企制定有效的商业秘密制度;其次,部分员工是带“艺”入职,导致企业的技术信息的权利来源难以掌控;再次,员工的大量流动也会加大企业的知识产权风险审查成本;最后,员工在多个企业工作,会给律师的取证造成障碍。

对此,吕达松律师建议车企应提早进行知识产权的布局,占得先机;其次要合理评估人才引进风险,建立风险隔离制度,因为违法挖人除了民事诉讼风险,还有刑事风险。

对于有跨国打算,计划在美国发展的造车新势力,Robin Cheng律师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美国法律体系是相互交织的,这种交织,很容易从一个小的事端,发展成一个大的案件。跨国车企第一要完善自己的知识产权使用;第二是要对美国法律,特别是看似不相关的,比如国安法、反腐败法有个全面的了解,以便综合考量法律风险。”

(《财经》编辑鲁伟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标题:自动驾驶“泄密”跨国缠斗:特斯拉诉小鹏谁是赢家? 来源:

特斯拉(NASDAQ: TSLA)起诉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商业窃密罪”一案有了最新进展。

美国加州当地时间5月27日,针对小鹏的反对动议,美国北加州(United State District Court Nor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ia)法院认为:小鹏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整体而言,法院对双方的诉求予以部分支持、部分驳回。

案件还要从被告曹光植说起。曹光植先后在特斯拉和小鹏汽车供职,在从特斯拉离职前,曾将自动驾驶相关技术文件下载到个人电脑,而后特斯拉以“商业窃密罪”对其提起诉讼。小鹏作为曹光植的现雇主,以第三方的身份配合相关调查。

小鹏和特斯拉最近一次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对于小鹏提交调查资料的范围没谈拢。

在特斯拉最新的调查请求中,小鹏需要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所有员工的电脑文件备份、员工张晓浪的相关资料等近30项内容。对此,小鹏认为调查内容越界了,指责特斯拉“霸凌”,并向美国当地法院提出反对动议。5月27日,美国当地法院法官Vince Chhabria 批准了小鹏反对动议的部分内容。

“小鹏赢了这一仗吗?很难说。虽然暂时不用交出特斯拉所要求关于张晓浪的信息,但是毕竟源代码才是这个案件的重中之重。”美国云杉律师事务所Robin Cheng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接下来双方律师争论的重点应该是,选用哪个第三方来检查源代码。

对于目前的结果,小鹏汽车向《财经》记者独家回应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向中立第三方提供源代码以供调查。(法院指令)符合预期,我们对此次结果表示满意。”

截至发稿,特斯拉和本案被告曹光植方未回复《财经》记者的置评请求。

特斯拉和小鹏,一个是新能源汽车巨头,一个是造车新势力,两者的知识产权纠纷必然受到行业内关注。对于车企们来说,更深的焦虑点在于,如何在人员频繁流动的当下降低知识产权纠纷的风险。

各打五十大板的法院指令

指令中最受人关注的部分无疑是小鹏的自动驾驶源代码。法院命令,小鹏依旧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

对此,小鹏方面独家回应《财经》记者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提供源代码,并坚持由中立第三方调查。在小鹏提出反对动议前,双方就已经对中立第三方调查源代码达成一致意见,后来因特斯拉提出了其他“越界”要求,小鹏才在反对动议中表示拒绝公开源代码。

根据小鹏汽车的说法,特斯拉此前的“越界”要求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要求提交曹光植所属公司XMotors之外的中国高管的电脑文件备份,二是要求提供“张晓浪案件”相关资料。

张晓浪曾是小鹏员工,身陷类似的跨国知识产权争端。公开报道显示,张晓浪曾任职于苹果公司无人驾驶研发团队,2018年离职后加入小鹏汽车,入职当月被前雇主苹果公司以窃取商业机密罪起诉,称其离职前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的机密设计图下载到个人电脑上,并试图离开美国。张晓浪最终在机场被捕。小鹏汽车曾表示对张晓浪窃密事宜不知情。

根据法院命令,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所要求的相关源代码,但是否由独立的第三方调查,采用哪个第三方还需双方进一步商议;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此前要求的相关人员的电脑文件备份,但范围仅限于美国XMotors的工作人员,并不涉及小鹏国内高管。此外,特斯拉要求小鹏和张晓浪提供“张晓浪”案件的相关资料的要求被法院驳回。

“张晓浪的资料确实不需要提供,现阶段不能建立和本案的实质性联系。”对于特斯拉的部分调查请求遭到驳回,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分析道。

Robin Cheng律师认为,特斯拉所寻求的证据材料范围太宽泛,甚至包括了现在政府所没有掌握的信息。由于曹光植现阶段有FBI的刑事案件正在审理,所以一旦接受特斯拉的请求,张晓浪可能会被迫指认和做出更多不利的证据,从而影响到曹的刑事案件审理。

此前小鹏汽车多次为本案提供相关材料,诸如曹光植工作电脑的文件备份、相关邮件短信往来、截至2019年3月21日前小鹏汽车的相关源代码等。

但特斯拉希望小鹏汽车能供出更多。特斯拉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更多的资料以便调查,包括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等。

跨国缠斗一年有余

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的这场因诉讼而起的缠斗已经持续一年多。虽然小鹏汽车只是曹光植案件的第三方,但由于曹光植作为小鹏汽车的现员工和直接利益相关人员,使得这个新东家很难“撇清”。

2019年1月,曹光植离开特斯拉,加入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视觉感知相关业务。

在曹光植入职新东家两个月后,特斯拉将这名前员工起诉至美国法院,理由是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特斯拉称,曹光植备份了包括Autopilot和神经网络等存储库的源代码信息,将超过30万份文件上传至个人iCloud账户。除了曹光植,特斯拉在此次“窃取商业机密”的诉讼中还同时起诉了另外四名前员工。

2019年7月,曹光植承认曾下载储存特斯拉技术文件,但在离职前删除了这些文件,否认以任何方式将其转给小鹏汽车。小鹏汽车也发布官方声明,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

时间来到今年,特斯拉和小鹏的关系进一步紧张。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向法院提出动议,要求扩大调查范围,并再发传票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信息。同一天,曹光植提供法庭证词。

3月底,小鹏汽车向美国法院提出反对动议,要求撤销特斯拉扩大调查范围的决定,同时表示曹光植被起诉后就处于休假状态至今,期间被禁止访问和修改任何源代码。

“美国民事诉讼程序里有很多针对取证的规则,有时候两方就证据是否应该采纳不能达成一致,需要由法官来做出决定。”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解释道。

4月25日,小鹏汽车通过媒体发布声明,对特斯拉提出的诸多无理要求表示拒绝,“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5月27日,美国法院对此作出指令,对双方诉求各有驳回。

知识产权争端,造车新势力共有的痛

车企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不止发生在海外,也不止发生在小鹏和特斯拉。

2019年9月,吉利汽车以侵害知识产权为名状告威马的纠纷案在上海开庭。据悉,吉利要求索赔金额达21亿元。这是国内车企的首例知识产权纠纷案,也是国内车企要求索赔金额最高的案件。

由于知识产权本身的技术性,对于涉及的具体内容,双方并没有过多提及。但是吉利和威马的人员关系却值得思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包括威马CEO沈晖、CFO张然、COO徐焕新在内的核心成员,最初都来自吉利。

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随着车企之间的竞争加剧,员工之间的相互流动已经稀松平常。相应的,涉及无人驾驶、软件研发等方面的知识产权纠纷也会逐渐增多。

如何界定“窃取商业机密”,保护企业的知识产权,成了悬在每个车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国内“窃取商业机密”的界定要看两个方面。一是要看权利人的技术信息是否符合构成商业秘密的条件,二是要看涉嫌侵权的人获取相关信息的途径是否正当。如果是通过盗窃、欺诈、电子侵入等不当手段或者违反保密义务获取的,往往是构成侵权的。

但在实际过程中,员工的流动往往对律师的界定工作带来较大挑战。究其原因,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委员会的吕达松律师告诉《财经》记者,首先,商业秘密要符合秘密性、保密性、价值性,律师需要及时为车企制定有效的商业秘密制度;其次,部分员工是带“艺”入职,导致企业的技术信息的权利来源难以掌控;再次,员工的大量流动也会加大企业的知识产权风险审查成本;最后,员工在多个企业工作,会给律师的取证造成障碍。

对此,吕达松律师建议车企应提早进行知识产权的布局,占得先机;其次要合理评估人才引进风险,建立风险隔离制度,因为违法挖人除了民事诉讼风险,还有刑事风险。

对于有跨国打算,计划在美国发展的造车新势力,Robin Cheng律师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美国法律体系是相互交织的,这种交织,很容易从一个小的事端,发展成一个大的案件。跨国车企第一要完善自己的知识产权使用;第二是要对美国法律,特别是看似不相关的,比如反腐败法有个全面的了解,以便综合考量法律风险。”

原标题:自动驾驶“泄密”跨国缠斗:特斯拉诉小鹏谁是赢家? 来源:财经网

特斯拉(NASDAQ: TSLA)起诉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商业窃密罪”一案有了最新进展。

美国加州当地时间5月27日,针对小鹏的反对动议,美国北加州(United State District Court Northern District of California)法院认为:小鹏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整体而言,法院对双方的诉求予以部分支持、部分驳回。

案件还要从被告曹光植说起。曹光植先后在特斯拉和小鹏汽车供职,在从特斯拉离职前,曾将自动驾驶相关技术文件下载到个人电脑,而后特斯拉以“商业窃密罪”对其提起诉讼。小鹏作为曹光植的现雇主,以第三方的身份配合相关调查。

小鹏和特斯拉最近一次争议的焦点,是双方对于小鹏提交调查资料的范围没谈拢。

在特斯拉最新的调查请求中,小鹏需要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所有员工的电脑文件备份、员工张晓浪的相关资料等近30项内容。对此,小鹏认为调查内容越界了,指责特斯拉“霸凌”,并向美国当地法院提出反对动议。5月27日,美国当地法院法官Vince Chhabria 批准了小鹏反对动议的部分内容。

“小鹏赢了这一仗吗?很难说。虽然暂时不用交出特斯拉所要求关于张晓浪的信息,但是毕竟源代码才是这个案件的重中之重。”美国云杉律师事务所Robin Cheng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接下来双方律师争论的重点应该是,选用哪个第三方来检查源代码。

对于目前的结果,小鹏汽车向《财经》记者独家回应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向中立第三方提供源代码以供调查。(法院指令)符合预期,我们对此次结果表示满意。”

截至发稿,特斯拉和本案被告曹光植方未回复《财经》记者的置评请求。

特斯拉和小鹏,一个是新能源汽车巨头,一个是造车新势力,两者的知识产权纠纷必然受到行业内关注。对于车企们来说,更深的焦虑点在于,如何在人员频繁流动的当下降低知识产权纠纷的风险。

各打五十大板的法院指令

指令中最受人关注的部分无疑是小鹏的自动驾驶源代码。法院命令,小鹏依旧需提交自动驾驶源代码,但是双方要会面商议再决定是否交由中立第三方调查。

对此,小鹏方面独家回应《财经》记者称,小鹏的立场始终是同意提供源代码,并坚持由中立第三方调查。在小鹏提出反对动议前,双方就已经对中立第三方调查源代码达成一致意见,后来因特斯拉提出了其他“越界”要求,小鹏才在反对动议中表示拒绝公开源代码。

根据小鹏汽车的说法,特斯拉此前的“越界”要求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要求提交曹光植所属公司XMotors之外的中国高管的电脑文件备份,二是要求提供“张晓浪案件”相关资料。

张晓浪曾是小鹏员工,身陷类似的跨国知识产权争端。公开报道显示,张晓浪曾任职于苹果公司无人驾驶研发团队,2018年离职后加入小鹏汽车,入职当月被前雇主苹果公司以窃取商业机密罪起诉,称其离职前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的机密设计图下载到个人电脑上,并试图离开美国。张晓浪最终在机场被捕。小鹏汽车曾表示对张晓浪窃密事宜不知情。

根据法院命令,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所要求的相关源代码,但是否由独立的第三方调查,采用哪个第三方还需双方进一步商议;小鹏汽车须向特斯拉提供此前要求的相关人员的电脑文件备份,但范围仅限于美国XMotors的工作人员,并不涉及小鹏国内高管。此外,特斯拉要求小鹏和张晓浪提供“张晓浪”案件的相关资料的要求被法院驳回。

“张晓浪的资料确实不需要提供,现阶段不能建立和本案的实质性联系。”对于特斯拉的部分调查请求遭到驳回,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分析道。

Robin Cheng律师认为,特斯拉所寻求的证据材料范围太宽泛,甚至包括了现在政府所没有掌握的信息。由于曹光植现阶段有FBI的刑事案件正在审理,所以一旦接受特斯拉的请求,张晓浪可能会被迫指认和做出更多不利的证据,从而影响到曹的刑事案件审理。

此前小鹏汽车多次为本案提供相关材料,诸如曹光植工作电脑的文件备份、相关邮件短信往来、截至2019年3月21日前小鹏汽车的相关源代码等。

但特斯拉希望小鹏汽车能供出更多。特斯拉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出示更多的资料以便调查,包括披露自动驾驶源代码、上交硬盘中相关信息的法证图像等。

跨国缠斗一年有余

特斯拉和小鹏汽车的这场因诉讼而起的缠斗已经持续一年多。虽然小鹏汽车只是曹光植案件的第三方,但由于曹光植作为小鹏汽车的现员工和直接利益相关人员,使得这个新东家很难“撇清”。

2019年1月,曹光植离开特斯拉,加入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视觉感知相关业务。

在曹光植入职新东家两个月后,特斯拉将这名前员工起诉至美国法院,理由是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特斯拉称,曹光植备份了包括Autopilot和神经网络等存储库的源代码信息,将超过30万份文件上传至个人iCloud账户。除了曹光植,特斯拉在此次“窃取商业机密”的诉讼中还同时起诉了另外四名前员工。

2019年7月,曹光植承认曾下载储存特斯拉技术文件,但在离职前删除了这些文件,否认以任何方式将其转给小鹏汽车。小鹏汽车也发布官方声明,在2019年3月22日获知曹被起诉之后,就立刻接管了曹的工作设备作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的信息被转移到小鹏汽车的系统中。

时间来到今年,特斯拉和小鹏的关系进一步紧张。

2020年1月7日,特斯拉向法院提出动议,要求扩大调查范围,并再发传票要求小鹏汽车提供信息。同一天,曹光植提供法庭证词。

3月底,小鹏汽车向美国法院提出反对动议,要求撤销特斯拉扩大调查范围的决定,同时表示曹光植被起诉后就处于休假状态至今,期间被禁止访问和修改任何源代码。

“美国民事诉讼程序里有很多针对取证的规则,有时候两方就证据是否应该采纳不能达成一致,需要由法官来做出决定。”Robin Cheng律师向《财经》记者解释道。

4月25日,小鹏汽车通过媒体发布声明,对特斯拉提出的诸多无理要求表示拒绝,“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

5月27日,美国法院对此作出指令,对双方诉求各有驳回。

知识产权争端,造车新势力共有的痛

车企之间的知识产权纠纷不止发生在海外,也不止发生在小鹏和特斯拉。

2019年9月,吉利汽车以侵害知识产权为名状告威马的纠纷案在上海开庭。据悉,吉利要求索赔金额达21亿元。这是国内车企的首例知识产权纠纷案,也是国内车企要求索赔金额最高的案件。

由于知识产权本身的技术性,对于涉及的具体内容,双方并没有过多提及。但是吉利和威马的人员关系却值得思考。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包括威马CEO沈晖、CFO张然、COO徐焕新在内的核心成员,最初都来自吉利。

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随着车企之间的竞争加剧,员工之间的相互流动已经稀松平常。相应的,涉及无人驾驶、软件研发等方面的知识产权纠纷也会逐渐增多。

如何界定“窃取商业机密”,保护企业的知识产权,成了悬在每个车企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国内“窃取商业机密”的界定要看两个方面。一是要看权利人的技术信息是否符合构成商业秘密的条件,二是要看涉嫌侵权的人获取相关信息的途径是否正当。如果是通过盗窃、欺诈、电子侵入等不当手段或者违反保密义务获取的,往往是构成侵权的。

但在实际过程中,员工的流动往往对律师的界定工作带来较大挑战。究其原因,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委员会的吕达松律师告诉《财经》记者,首先,商业秘密要符合秘密性、保密性、价值性,律师需要及时为车企制定有效的商业秘密制度;其次,部分员工是带“艺”入职,导致企业的技术信息的权利来源难以掌控;再次,员工的大量流动也会加大企业的知识产权风险审查成本;最后,员工在多个企业工作,会给律师的取证造成障碍。

对此,吕达松律师建议车企应提早进行知识产权的布局,占得先机;其次要合理评估人才引进风险,建立风险隔离制度,因为违法挖人除了民事诉讼风险,还有刑事风险。

对于有跨国打算,计划在美国发展的造车新势力,Robin Cheng律师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美国法律体系是相互交织的,这种交织,很容易从一个小的事端,发展成一个大的案件。跨国车企第一要完善自己的知识产权使用;第二是要对美国法律,特别是看似不相关的,比如反腐败法有个全面的了解,以便综合考量法律风险。”

(文章来源:财经网)

原标题:积极拥抱特斯拉 能否重夺“电池之王”宝座 来源:览潮网

览潮网 5月30日讯(记者陈锦锋)在痛失新能源电池头把交椅后,宁德时代在2019年业绩说明会上释放多个重磅信息,包括对特斯拉供货不限于磷酸铁锂或者三元电池、以非标准化为特点的CTP技术将逐渐走向标准化、自主研发无钴电池等。其中,向特斯拉供货成为最大看点,这意味着宁德时代加入到了特斯拉的“朋友圈”,凭借对全球最大新能源车企的覆盖,宁德时代能否夺回“电池之王”的宝座?

痛失头把交椅

根据据韩国SNE Research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LG化学以5.5 GWh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占据全球27.1%的市场份额,位居第一;而长期霸榜的宁德时代则以17.4%的市场份额不敌第二名的松下,退居全球第三。除了这三家企业外,别的电池厂商的市占率均在10%以下,从去年同期的15.1%下滑到了4.9%,下滑了68%。

2013年开始,三星SDI、松下、LG化学、SKI等纷纷在中国建厂,但此后受制于国家补贴政策的限制,外资电池在国内装车没有补贴,导致外资电池始终未能进入主流市场。在过去数年间,通过政策保护,电池产业提速发展,抢占了市场份额。此间,动力电池独角兽宁德时代涌现,近几年的发展势如破竹。根据SNE Research 今年2月发布的2019年全球锂离子动力电池出货量榜单,全球动力电池总出货量为116.6GWh,同比增长16.6%;宁德时代以32.5 GWh的出货量连续三年位居全球第一,占全球近1/3的市场份额。第二至第五排名的依次是松下、LG化学、比亚迪和三星SDI。

不过,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跌入低谷,宁德时代也受到牵连,整个一季度,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仅5.86GWh,与LG化学一家装机量相当,同比下降了53.8%。其中宁德时代一季度国内实现动力电池装机量2799.30MWh,同比去年同期的5274.05MWh下降46.92%。除此之外,比亚迪市占率也由去年同期的15.1%下滑到4.9%,排名从全球第三跌落至全球第六,其他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也有不同程度下滑。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疫情只是影响一季度全球动力电池产业发展格局的因素之一。随着大众汽车收购、特斯拉自建电池生产线,传统车企加速入局,全球动力电池产业竞争将不断加剧。面对竞争,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要提升自身核心技术能力、降低成本,提升市场竞争力。

市场份额第一位置被抢同时,宁德时代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收90.31亿元,同比下降9.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2亿元,同比下降29.14%。

拥抱特斯拉

实际上,今年2月宁德时代已透露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加入特斯拉“朋友圈”。日前,在宁德时代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宁德时代透露出对特斯拉的供货时间大概是今年下半年。供货不限于磷酸铁锂或者三元电池,具体供货产品将取决于市场需求。

由此看来,宁德时代对于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供货,不仅限于标准续航版车型,或许未来后驱长续航版车型也将使用宁德时代所提供的动力电池。

此外,宁德时代还开发了一种更简单、成本更低的电池包装方法,称为CTP(Cell to Pack)技术。由于省去了电池模组组装环节,CTP电池包体积利用率、生产效率、能量密度都有提升。预计特斯拉将利用这项技术来降低电池重量和成本。

而据最新消息,特斯拉称将打算在中国生产一款低成本、长寿命的电池,拟与宁德时代共同研发。这款电池将于今年晚些时候或者明年早些时候,应用在国产特斯拉Model 3上。

据报道,这款被称作“百万英里”的电池有望降低电动汽车的成本,与燃油车持平,并称在充电后,有望获得二次或者三次寿命。而特斯拉将提供V2G技术(vehicle-to-grid,汽车电网)技术。

能否王者归来?

作为特斯拉当前在中国市场的电池供应商,LG化学能独领风骚,正是得益于特斯拉的产销爆发。今年第一季度,在整个汽车市场的哀嚎声中,特斯拉逆势上扬,共卖出18588辆,同比实现了近73%的增长。

这也正是宁德时代的希望所在。根据此前信达证券的数据预测,特斯拉上海工厂规划一期产能25万辆/年,以Model 3单车带电量60KWh测算,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将提升至约15GWh/年。如此估算,特斯拉的订单将给宁德时代带来出货量20%的预期增长。

此外,宁德时代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蒋理透露,公司与特斯拉的合作不局限于国内。这意味着特斯拉正在柏林兴建的新工厂也有望采购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

2019年,宁德时代的首个海外工厂在德国动工,预计2022年可实现14GWh的电池年产能。宁德时代独立董事蔡秀玲透露,欧洲建厂进度受疫情影响有些延后,“我们希望明年能投产”。而特斯拉也在去年确定欧洲工厂落户德国,2021年将建成投产。

香港财经大V李浩德表示,宁德时代在全球的产能地位和技术质素,以及与特斯拉合作的想象空间,能够带领公司重回在全球的龙头位置。

不过,宁德时代并非就此高枕无忧,相反是“四面受敌”。除了国外强敌环伺,国内曾多年稳坐全球充电电池生产商老大的比亚迪也是强大的竞争对手。后者近期刚刚推出磷酸铁锂“刀片电池”,据了解,比亚迪“刀片电池”采用CTP成组方式,在技术加持下,磷酸铁锂的体积比能量密度提升了50%,体积比能量密度基本接近三元811体积比能量密度的水平;基于磷酸铁锂技术的刀片电池安全性保障更加突出,与此同时,续航里程已经几乎可以比肩三元锂电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