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港独”跑了,厚着脸皮跑了!

网友:自己溜了,还鼓励别人犯法……

“港独”组织“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日前被曝弃保潜逃到荷兰。香港“东网”报道称,陈家驹6月28日在个人脸书账号发文,宣称“虽已离开但不代表已经放弃”,他还声称希望同伙在英美公布逃走方案时离开(原话如此,意思怂恿同伙也赶紧跑),未来的香港需要他们云云。对此,有网友在脸书留言批评称,无耻之人,自己松人(意为溜走),却鼓励别人继续犯法。

陈家驹28日在脸书发文,声称自己没有为“港独”做到“以死相搏”的精神,又提到自己已经“离开”但“离开并不代表已经放弃”。另外,他声称希望同伙在英美公布逃走方案时离开,称“因为未来的香港更需要他们”。

有网友在脸书上留言批评,无耻之人,自己松人,却鼓励其他人继续犯法。

还有人讽刺,“没有义气,不是齐上齐落吗?大难临头自己飞。”

陈家驹2019年6月10日因非法集结罪被捕,保释期间每周要到警署报到一次。香港东方日报网10日报道称,本月4日,陈家驹没有按时到秀茂坪警署报到,警方追查其行踪发现他已经在香港国际机场离境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

资料显示,现年30岁的陈家驹曾加入公民党,2018年成立“学生独立联盟”,后改名为“香港独立联盟”,鼓吹“香港独立”。2019年6月9日,黑暴分子首先在金钟开始“暴力乱港”活动,涉嫌煽暴冲击立法会的陈家驹与另外8人被控非法集结罪,但获法庭保释,陈家驹的保释条件是每周须到秀茂坪警署报到。香港文汇网6月10日披露称,陈家驹在保释期间,曾与钟翰林等人飞到台湾与“台独”分子见面,试图以弃保潜逃方式赴台匿藏,但被台方拒绝。

东方日报网报道称,陈家驹成为继“本土民主前线”的黄台仰等人后,又一个弃保潜逃的“港独”组织头目。其中因参与2016年旺角暴乱被控煽惑非法集结、煽惑暴动及暴动的黄台仰和李东升,被爆2017年11月逃往德国;被控两项暴动罪的“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李倩怡2017年1月潜逃台湾。

香港《星岛日报》等港媒此前报道,香港律政司发言人6月11日曾表示,基于近期有被告人潜逃,律政司会慎重考虑在日后处理申请保释的聆讯时,向法庭提出禁止被告人离开香港的条件,也不排除向法庭申请复核已获保释的被告人的条件。

责任编辑:祝加贝

原标题:你知道潜逃的香港黑暴分子多有钱吗?

港媒:乱港分子谋潜逃路线曝光,最高收费100万港元。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后,乱港分子纷纷四处打探逃走路线,有人欲逃走三次均失败而回。即使风险高但需求大,“着草费”(潜逃费)已由月前数万港元升高至50万到100万不等。

水路偷渡成乱港分子首选潜逃路线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一年以来,香港警方公布已有近9000人被拘捕,其间约有200名暴徒逃往台湾。《大公报》接获消息人士透露,不少青年被警方起诉后,要交出旅游证件,搭飞机潜逃赴台已经不可能,陆路风险较高,水路偷渡成为一众乱港分子的首选路线。

有船主透露,近日频频收到偷渡赴台的查询电话,《大公报》记者发现,西贡、香港仔、筲箕湾码头成为偷渡上船热点,偷渡者到达公海再由驳船载往台湾。

经营渔船30多年的基哥透露,“近期很多船家都不约而同,收到电话查问由西贡、大澳、香港仔、筲箕湾及鲤鱼门等码头往南中国海(公海)收费多少,我开包船费约两万港元。有一次曾经有人致电查询,最快途径去台湾收多少钱,我开价25万港元,现金交收,他就马上挂电话了!后来他再一次打来电话,问我最快可以几时开船。”

基哥表示他近乎“收山”不再安排偷渡,但有一些船主会铤而走险,做一些走私和偷渡的事,安排偷渡一次每人最少收逾30万港元费用,如果要包船,如果是名人,起码收取50万港元一个。

基哥说,钓鱼船和渔船是首选,每日在香港仔、筲箕湾、西贡、鲤鱼门、大澳等公众码头,都有不少钓鱼客坐着渔船出海,往返南中国海(公海)及南海油田附近一带水域,不用过关检查证件,即使水警看见这些渔船通常都不会截查,因而逃犯假扮钓鱼客混入其中,不易察觉。以渔船(9海里)由香港水域入台湾船程36小时;快艇(18海里)则需18小时。

有人三次“走人”都没成功

《大公报》记者佯称需偷渡往台湾,经多名中间人辗转介绍,成功电话联络上一名蛇头阿豪。阿豪提供两路线供选择,一条水路是走私和偷渡的首选途径,可选择距香港水界少于一海里的龙鼓洲、沙洲、西部水域、三跑水域一带,乘快艇只需数分钟便可离开本港水域。

阿豪提供另有一条海路加陆路的偷渡路线,是由西贡黄石码头坐船入惠阳澳头(近大亚湾),再由澳头陆路包车到厦门,然后乘渔船往金门,进入台湾水域,不过这条水陆线需入内地再赴台,“很不安全”。

阿豪指一般会坐渔船出公海,再在公海坐另一艘接驳船,再上台湾渔船,由台湾渔船载往高雄、台南、台中等避风港,“执法人员查渔船较少,反而坐游艇入境,十居其九都被截查。”

至于偷渡费,阿豪开价30万港元,他说月前只需一位收数万元全包,但愈近“港区国安法”出台,被警截查风险愈高,两星期前,有人第三次“走人”都没成功,航行)唔到一小时,见到水警,即刻掉头走。

近日多人问价,

“有名气,开价一百万都得!”

目前,最能掩人耳目的运油船近日成为新潜逃路线。船家强哥称有些人会预先在离岛匿藏,当风声稍为平静,便从离岛岸边坐驳船到运油船出公海,再在公海由预先接应的驳船驶往台湾、菲律宾等指定的潜逃地区,“这条线最贵,要买通运油船员工带你中途上路,但又最安全,你有没见过水警查运油船捉人蛇?听方好像炒到五十万一个”。

强哥透露偷渡费一向是“海鲜价”,愈临近“港区国安法”出台,蛇头索价愈高,“有名气,开价一百万都得!”近日香港警方已获得情报称一些黑暴分子筹谋潜逃,警方已加强海上巡逻堵截,因而他们不选黑夜、凌晨等时间偷渡,改为海上交通较繁忙的日间时段潜逃,方便掩饰。

对于多次向法庭申请离港保释不获批准的“港独”头目黎智英,消息人士对《大公报》透露,因黎智英太出名,风险高,“他即使重金给千万偷渡费,也没有蛇头做他生意”。

责任编辑:吴金明

原标题:港媒:“港独”头目陈家驹,潜逃不忘带上她

[环球网综合报道]“港独”头目陈家驹本月4日从香港机场离境潜逃时,一名叫何泳彤的女子陪同他一起登机潜逃。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本月4日,“港独”组织“学独联”(又称“港独联”)召集人陈家驹弃保潜逃到荷兰。近日,有人再向《文汇报》爆料称,陈家驹在荷兰短暂停留后已转往英国,爆料还称,4日陈家驹从香港机场离境时,一名叫何泳彤的女子陪同他一起登机潜逃。

报道称,何泳彤本身是香港人,目前在台湾文化大学读书,其言行偏激,去年“修例风波”期间,她与一些同学在台湾成立香港在台学生组织,多次参与“港独”及“台独”组织和头目举办的“反修例”活动。陈家驹去年6月中旬窜台期间与何泳彤认识后,迅速抛弃前女友,两人很快就成为情侣。

知情人士称,何泳彤陪陈家驹离港,是担心“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其言行也触犯法律,因此这对男女是一起“走佬”(潜逃)。

被控参与非法集结罪保释候审的陈家驹,原本须于本月4日当日到秀茂坪警署报到,但当日中午他在香港国际机场乘搭荷兰皇家航空班机KL888离境,涉嫌弃保潜逃,该航班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

6月10日港媒刊发报道后,陈家驹于11日凌晨在脸书贴出“阶砖三走先”的留言,“阶砖三”是陈家驹在网上流传的“港独分子扑克牌”的数字代号,此留言暗示他已经抵达目的地。

责任编辑:祝加贝

原标题:又有被告人弃保潜逃,香港律政司:会考虑向法庭提出禁离港条件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尹艳辉]香港自“修例风波”至今,约2000人被起诉,在涉港国安立法决定公布后,有被捕者被曝弃保潜逃,令人关注疑犯趁保释期潜逃离港逃避刑责问题。香港《星岛日报》《文汇报》等港媒报道,香港律政司发言人11日表示,基于近期有被告人潜逃,律政司会慎重考虑在日后处理申请保释的聆讯时,向法庭提出禁止被告人离开香港的条件,也不排除向法庭申请复核已获保释的被告人的条件。

报道称,律政司表示,一般而言,控方会征询执法机关的意见,若认为被告人可能弃保潜逃、妨碍司法公正或再犯同样罪行等原因,根据案情,控方可向法庭反对保释。而根据香港法例第221章《刑事诉讼程序条例》,被告人虽有权获准保释候审,但若法庭觉得有实质理由相信被告人会不按照法庭的指定归押、在保释期间犯罪或干扰证人或破坏或妨碍司法公正,便可拒绝被告人获得保释。

正当涉港国安立法如箭在弦之际,香港《文汇报》爆料,正在保释候审期间的“港独”组织“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于本月初弃保潜逃,目前可能已在欧洲荷兰匿藏。

报道称,陈家驹去年6月10日因非法集结罪被捕,保释期间每周要到警署报到一次,但至本月4日,陈家驹没有按时到警署报到,之后被揭发已于当日乘坐荷兰皇家航空班机离港,前往荷兰阿姆斯特丹。他也是继“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李东升后,又一个弃保潜逃的“港独”组织头目。

而香港律政司决定加控涉及去年7月1日闯入立法会大楼的12名被告“暴动罪”后,案件10日在东区法院提讯,一名22岁学生弃保,法官下令通缉。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有多案在身的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爆12日将再到香港高等法院申请更改保释条件。香港舆论担心,他可能弃保潜逃。

责任编辑:张建利

原标题:涉港国安立法决定公布一周后,“港独”头目陈家驹弃保潜逃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 赵友平]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正在保释候审期间的“港独”组织“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于本月初弃保潜逃,目前可能已在欧洲荷兰匿藏。

《文汇报》报道称,知情者透露,自上月下旬传出港区国安法立法消息及全国人大通过立法决定后,陈家驹曾多次私下向友人表示担心自己会被捕,更四处打听及找门路,计划潜逃。

陈家驹去年6月10日因非法集结罪被捕,保释期间每周要到警署报到一次,但至本月4日,陈家驹没有按时到警署报到,之后被揭发已于当日乘坐荷兰皇家航空班机离港,前往荷兰阿姆斯特丹。他也成为继“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黄台仰、李东升后,又一个弃保潜逃的“港独”组织头目。

知情者透露,陈家驹在涉港国安立法决定公布(注:5月28日)后非常不安,曾在脸书称十分担心梁颂恒(“港独”组织“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钟翰林(“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召集人)等“港独”组织头目。陈家驹也多次向朋友人私下称希望“走佬”(偷偷地走),还主动向早前潜逃到台湾的同党查询,最终决定在本月初弃保离港。

据悉,6月4日当日,陈家驹原本须到香港秀茂坪警署报到,但直至当日深夜,警方发现陈家驹并没现身。消息透露,有人当日在机场候机大厅见到陈家驹,应该是乘坐中午时间离港的荷兰皇家航空KL888航班。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资料,发现该航班的目的地是阿姆斯特丹。

其实陈家驹玩“消失”早露端倪,他的个人脸书及“学独联”脸书几乎每天都有更新,但至5月26日突然停更。

一年前的6月10日凌晨,涉嫌煽暴冲击立法会的陈家驹与另外八人被警方拘捕,被控非法集结罪,后获法庭保释。控方曾要求法庭禁止被告离境,但被法官拒绝。法庭原定陈家驹等人的案件于7月17日审讯。

责任编辑:范斯腾

原标题:戈恩潜逃细节曝光:三次接头,兵分两路

5月20日,美国检方在庭审记录中公开了日产前董事长戈恩从日本潜逃黎巴嫩的全过程。协助出逃的三名人员曾三次前往日本与戈恩会面商议,最终兵分两路将戈恩秘密带出日本。

责任编辑:霍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