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刘 萌

商务部消费促进司副司长王斌4月2日在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要促进新车销售,推动有关地方放宽或取消限购措施,不断完善用车环境,持续释放汽车消费潜力。

4月3日,广州市迅速响应。广州市工信局印发《广州市促进汽车生产消费若干措施》提出,今年12月31日前,每月配置不少于1万个中小客车竞价指标,放宽非本市籍居民参与中小客车指标竞价的条件,放宽大额投资企业的申请增量指标条件。此外,广州曾提出,加快推进落实2019年6月份明确的新增10万个中小客车指标额度工作(即2019年6月份至2020年12月份,增加10万个中小客车增量指标额度,增加的额度原则上按1:1比例分别配置普通车竞价指标和节能车摇号指标),并视情况研究推出新增指标。

据了解,为了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等问题,北京作为全国首个发布汽车限购令的城市,2011年开始实行小客车摇号。随后广州、天津、杭州、上海等城市也都陆续跟进了限购。

不过,近期放宽或取消汽车限购的声音频频传出。2月28日,发改委等23个部门联合发文,提出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鼓励汽车限购地区适当增加汽车号牌限额。3月18日,商务部消费促进司副司长王斌表示,要促进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3月19日,商务部等三部门联合发文,提出积极推动优化汽车限购措施,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3月30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透露,将对新能源汽车以及相关政策做出调整。4月2日,商务部消费促进司副司长王斌表示,将推动有关地方放宽或取消限购措施;进一步推动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

在多部门促进汽车消费政策推动下,多个城市限购政策出现松动。

深圳市2月底印发《关于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若干措施》,提出加快新增汽车指标放号,优先保障家庭首购需求。

“上海发布”公众号近日发布消息显示,今年3月份拍牌个人额度为11970辆。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和2月份的拍牌个人额度分别为8612辆和7966辆。《证券日报》记者查阅上海市去年的数据发现,除2019年1月份拍牌个人额度为12832辆外,去年2月份-12月份的拍牌个人额度均在10000辆以下。这也被外界看作是上海汽车限购将适度松绑的信号。此外,上海3月底公布了关于鼓励购买新能源汽车的操作流程方法,主要针对上海市民反映的新能源汽车上牌难,以及企业此前关注的登记流程较为复杂的问题进行了调整。

杭州市3月底发布《关于2020年一次性增加小客车指标的配置公告》,决定2020年一次性增加2万个小客车指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给汽车行业带来了较大冲击,现阶段限购城市汽车消费需求普遍较高,消费者消费能力也普遍较强,限购松绑能有效促进客流量及订车客户回升。随着限购政策的逐步放开,目前需求正在转暖、销量也在回升,这将缓解汽车行业的困境,给车市带来反弹空间。

在近期全国多地密集出台促进汽车消费政策下,3月24日上午,一则“北京正在研究出台刺激汽车消费措施”的消息引发热议。不过第二天上午,北京市商务局在微博上发布致歉声明,称该措施尚未研究论证。

对此,盘和林表示,实施限购政策是出于缓解城市交通压力、解决空气污染等多方面的考量,目前北京市汽车保有量本就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目前可能还不是大规模汽车松绑的最佳时机,突然松绑可能会使目前在治堵、治污方面所取得的成果消退。但是考虑适当增加指标还是可行的,限购本就是权宜之计,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还应该寻求交通治理的长效机制。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的促消费政策文件和官方表态多次提出“推动汽车限购向引导使用政策转变”。盘和林表示,影响城市交通的关键是“汽车使用”而非“汽车拥有”,未来要从引导使用上以更多途径释放汽车消费潜能。

[ 责编:冯浩 ]

海外疫情|欧美汽车业关闭到4月底将造成逾1000亿美元收入损失

据国外媒体报道,如果欧洲和北美的汽车组装厂继续关闭到4月底,那么汽车行业将会损失逾1000亿美元的收入。

全球汽车制造商在4月剩余时间内继续关闭工厂,预计会导致欧洲市场的汽车销量减少260万台,损失高达660亿欧元,而北美市场的汽车销量将减少200万台,销售损失达520亿美元。

伊恩•亨利(Ian Henry)做出了上述计算。其拥有汽车分析研究集团AutoAnalysis,并为英国汽车工业贸易协会(SMMT)编制汽车产量预测。

亨利表示,欧洲工厂每多关闭一周,该行业的生产价值就会再损失80亿欧元。

在北美,这一数字可能高达75亿美元。

由于需求水平下降,全球部分汽车制造商3月关闭了一些工厂以保护工人,欧洲和北美主要工厂基本上都已关闭。

许多汽车制造商此前预计3月底或4月份可能会重启工厂生产,但后来都推迟了,包括日产、福特和通用在内的几家公司现在都表示,工厂将“无限期”关闭。

亨利表示:“至少在5月之前,我看不到任何恢复正常生产的迹象。”亨利计算了每家汽车厂今年的预期产量,将新车型投产和需求水平考虑在内,然后减去关闭工厂所损失的天数。损失的汽车数量乘以预期的“出厂价”,即最终价值损失或营收损失。

各大汽车制造商已让数十万工人加入了政府的工资援助计划,并背负了数百亿美元的债务,以努力度过危机。

通用和福特已分别从各自的信贷额度中提取了160亿美元和154亿美元,而戴姆勒在现有110亿欧元信贷额度的基础上,又新增了120亿欧元的信贷额度。

有消息称丰田汽车公司也已经向三井住友银行和三菱日联银行申请了总额为1万亿日元的信贷额度,以用于防备新冠肺炎疫情对销售业绩的长期影响和冲击,确保现金流充足。

上周,日产将其英国桑德兰工厂的全部6000名生产员工安排在休假计划中,英国政府为他们支付80%的工资。

尽管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表示,该公司每周面临20亿欧元的成本支出,但该集团的财务损失具体有多大仍不得而知。

迄今公布的各国数据显示,3月西欧市场汽车销量下降约三分之二,而美国3月份汽车销量跌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由于消费者面临数周的禁售,经销商被迫关门,预计4月份的跌幅会更大。

尽管在欧美当局解除“居家令”限制后,被推迟的汽车销售可能会恢复,但经济状况低迷和就业削减预计依然会打击市场需求。

在中国,2月份汽车销量一度跌至几乎为零。最新的销售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汽车销量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的40%左右。(Dora)

(责编:肖蒙蒙)

对于电动车时代,一个可以预见的未来是,有一天,电动汽车充电站会像加油站一样无处不在。

韩国正在朝着这一目标迈进。该国的计划路线图上已经标注了数千个基于加油站改造的快充站,而眼下,至少有76个加油站已经装备了快速充电桩。

韩国现代汽车正在将大型加油站改造成电动汽车充电站。据亚洲商业刊物《亚洲日报》(Aju Daily)报道,现代汽车计划今年晚些时候在首尔东部一座经过改造的加油站开设一个电动汽车充电站,里面有8个超高速充电桩。

现代汽车表示,该公司正在“考虑将加油站作为快速充电桩的选址之一”。该汽车制造商也在考虑其他可选地点。

去年12月,现代汽车与韩国高速公路运营商Korea Expressway Corp。建立了合作,计划在2020年底前在11个高速公路服务站建立快速充电网络。

为解决电动车充电难,韩国正大力部署加油站内充电桩

现代汽车是否会像特斯拉那样运营其独自拥有的充电网络?这家韩国汽车制造商做出了回应称:现代汽车正努力通过多种渠道提升其电动汽车充电便利性,但计划细节尚未最终确定。

去年,现代石油银行(Hyundai Oilbank)与GS加德士(GS Caltex)和SK Innovation达成协议,将在韩国各地数十家加油站安装和运营电动汽车充电系统。

据《韩国先驱报》(the Korea Herald)报道,在试点项目之后,他们计划将这一商业模式应用于现代石油银行(Hyundai Oilbank)在全国约2300家加油站。这家炼油企业还计划在大型零售商店、咖啡馆和汽车餐厅安装充电桩。

SK Energy是SK Innovation旗下的一家石油公司,它在全国各地的加油站安装了至少12台充电桩。

据称,该公司计划与国营公司韩国邮政合作,在其3570个加油站和3500个邮局部署快速充电桩。

GS Caltex也在首尔的7个加油站推出了电动汽车充电服务。

现代汽车透露,仅首尔就有47家拥有快速充电桩的加油站。在大区和釜山也有一些。这些场所主要由能源公司运营,包括GS Caltex、SK energy和SK Networks。

现代汽车目前有两个超高速350千瓦的充电器安装在现代汽车Motorstudio,那里是个游客聚集中心。

现代汽车一位发言人表示,未来将安装的电动电动汽车充电将具有类似的快速充电功能。该公司计划在每个充电站内安装几个超级充电桩。

不久前,现代汽车和起亚汽车获得了德国充电基础设施提供商lonity 20%的股份。因此,这些公司可能会依赖lonity来管理收费服务。lonity是由宝马、戴姆勒、大众和福特联合创立的。

在美国,利用加油站进行电动汽车充电桩的改造进程还处于起步阶段。在特朗普政府下,众所周知美国对电动车的友好程度大不如前。

目前,在美国有几个由雪佛龙、Circle K、Sheetz和WaWa运营的直流快速充电站。包括道达尔、英国石油和壳牌等石油公司都在电动汽车充电方面进行了投资。

事实上,中国也早已开启了加油站内增设充电桩的做法。2010年“三桶油”就和多家央企国企汽车集团联合签署了《中央企业电动车产业联盟章程》。只不过,由于面临电网扩容成本大、利用率不高、未有相应的国家安全标准、各地方政府对加油站内设置充电桩态度不一等问题,人们至今也很少能在加油站内看到充电桩。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盼达汽车状告力帆乘用车索赔7.98亿元

图片来源:网络

记者日前获悉,力帆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表示,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近期收到重庆仲裁委员会送达的《重庆仲裁委员会参加仲裁通知书》、《仲裁申请书》等法律文书。因力帆乘用车与重庆盼达汽车有限公司出现买卖合同纠纷,盼达汽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

根据公告显示,盼达汽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要求力帆乘用车赔偿7.98亿元,包括资产损失、营收损失、交强险损失、人租赁停车场的租金损失等5项仲裁金额。目前重庆仲裁委员会受理了该项仲裁申请。

据悉,盼达汽车因运营需要,向力帆乘用车购买大批量新能源汽车,双方在2015年6月25日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框架协议》并对车辆的购销达成意向条款。框架协议签订后,双方及其指定公司就购买新能源汽车订了详细的《购销合同》,2015年至2018年期间,双方及其指定公司共计签订《购销合同》22份,购买车辆近万台。

但当力帆乘用车完成多批次交付后,车辆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导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甚至无法运营问题,给盼达汽车造成了严重损失。

2018年9月26日,双方再次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补充协议》,约定交付车辆出现质量问题需维修造成停运的,每停运一天,力帆乘用车应按110元/车赔偿盼达汽车营收损失,同时该补充协议还制定了包含停运车辆的交强险损失、拖车损失、停车损失等。但至今,力帆乘用车并未给予赔偿,据统计,总7.98亿元。

据资料显示,盼达汽车成立于2015年5月,是由力帆控股战略投资的新能源汽车出行平台,主打新能源汽车的分时租赁服务,平台目前主要采用其定制版的力帆330EV纯电动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在150-200公里之间,采用分时计费的模式。

而力帆控股旗下子公司的力帆股份从2015年开始转型发展新能源方面,2017年10月8日,力帆股份斥资1575万对盼达用车进行增资,本次注资完成后,盼达汽车的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增至10000万元。据资料显示,力帆持有盼达汽车81%的股份。

据统计,2019年力帆汽车生产传统乘用和新能源汽车分别为18598辆和2888辆,同比下跌78.68%、71.12%;累计销售新车分别为22536辆和3091辆,同比下跌75.52%、6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