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图敲定 国企多维度提高核心竞争力

聚焦主责主业推进重组整合,三项制度改革专项行动落地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为提高国企核心竞争力勾勒出了更明晰的施工图:国企要聚焦主责主业,健全市场化经营机制,提高核心竞争力。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和企业人士表示,下一步,国企将从推进科技创新及其他各方面创新、聚焦主责主业推进重组整合、三项制度改革行动落地等多维度发力,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发展。

大力创新提高核心竞争力

“增强核心竞争力就是要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表示。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也认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创新引领能力、产业链供应链掌控能力与市场影响力等方面;总体上看,国有企业在这三个方面都还存在不足。他认为,国企提高核心竞争力,首先需要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力度,完善科研创新机制,提升研发产出质量,加快创新成果转化,力争在全球范围内获得技术领先优势。

事实上,国务院国资委早有部署,今年的中央企业负责人会议就提出:立足创新提高企业竞争力,聚焦“卡脖子”技术和科技前沿领域,加大科研投入和攻关力度,尽早取得一批重大成果,充分发挥中央企业在技术创新中的主力军作用。

两会上,众多来自央企的代表委员也纷纷发声。中国一重集团董事长刘明忠提出,应加强我国重大高端技术装备研制能力建设,尽快组建国家大型铸锻件技术创新平台,开展颠覆性技术如大型锻件的增材制坯技术等基础共性技术研究。

产业链供应链掌控能力与市场影响力也亟须提高。刘兴国建议,加快完善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布局,增强供应链产业链的国内替代能力,确保国内产业与经济的正常发展不被国外非市场化因素所干扰。此外,加强国有企业品牌与形象塑造,确保向市场持续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充分满足顾客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以消费黏性形成并强化对市场的控制力与影响力。

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也认为,不管疫情有没有发生,中国企业都要重视两点,一是不要把供应链里最主要的环节放在不可控的公司或国家手里;二是在不降低自身效率的情况下,适度缩小供应链范围,可以在中国建立供应链,也可以建立区域性供应链,使它更有效率、更可控。

“塑造市场竞争新优势,增强价值创造能力。”中国华电董事长温枢刚表示,中国华电将矢志追求价值创造,下好“综合能源、做强增量、做优存量”三盘棋。他介绍说,目前国内大型能源企业、售电公司、节能服务技术公司等竞争主体正加快拓展综合能源服务业务,为用户提供能源产品、能源交易、能效管理等差异化定制化服务。

聚焦主责主业推进整合

在增强企业创新能力的同时,还要坚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聚焦主责主业发展实体经济,着力推动国有资本布局优化调整。

阳光时代国企混改与员工持股研究中心负责人朱昌明认为,与以往相比,今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及“国企要聚焦主责主业”。由此可以预期,2020年,中央企业主责主业将重新厘定,严控非主业投资比例和投向,加快非主业、非优势业务剥离,从不具备竞争优势的非主业领域退出,国有资本要素将加速向主责主业集中,更多投向重要行业、关键领域、战略性新兴产业。

刘兴国表示,目前看国有企业普遍存在业务领域过多、产业布局过度分散、企业之间业务重叠与重复投资问题突出等现象,应该适当限制国有企业业务范围,引导其通过专业化整合收缩非主业,做优做强主业。

按照国资委的部署,今年将对重复投资、同质化竞争问题突出的领域进行重组整合,重点推进装备制造、化工产业、海工装备、海外油气资产等专业化整合以及煤电资源区域整合。同时,在调结构优布局中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中国五矿董事长唐复平透露,今年将深化布局结构调整,更好服务国家战略。“在这方面,我们将聚焦金属矿产核心主业,打造核心竞争力,同时积极布局战略性新兴产业等。”

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表示,重点将围绕智慧物流、智能交通、智能制造、智慧港口、智慧园区和金融科技等领域,加速推进传统产业和数字科技的深度融合,突破传统产业现有商业模式和边界的束缚,早日形成以数字科技引领的增长方式,增强创新力,做成一流产业,切实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哈电集团董事长斯泽夫建议,政府要在国企改革中加大调控力度,引导更多要素资源向高科技、高附加值制造业聚焦,提高产业集中度和资源配置效率,培育更多世界级企业。

三项制度改革专项行动落地

在周丽莎看来,健全市场化经营机制,就是要强化国有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实现“人员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增能减”。其核心是建立与市场环境相适应的选人用人机制及薪酬激励机制,建立与企业发展阶段相匹配的绩效考核机制。

她进一步解释称,一方面是落实市场化薪酬改革。建立健全按业绩贡献决定薪酬的分配机制,实行全员绩效考核,灵活开展多种方式的中长期激励,符合条件的企业要积极推进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国有科技型企业,股权和分红激励,国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业员工持股等政策。另一方面是推行市场化选人用人。执行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契约化管理,商业竞争类企业要按照市场化选聘,契约化管理,差异化薪酬,市场化退出原则,推行员工公开招聘,管理人员竞争上岗。

朱昌明也判断,2020年国企健全市场化经营机制将更聚焦于转换经营机制、强化激励约束等改革领域,国企经理层任期制契约化和职业经理人制度改革有实质性突破,进一步激发释放国企活力。

据了解,国务院国资委把2020年作为中央企业三项制度改革专项行动落地年,要求在子企业全面推行经理层成员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具备条件的要加快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进一步完善工资总额备案制等相关政策,全面推行岗位绩效工资制度,积极推进市场化导向的中长期激励制度。

多家央企已经行动起来。东方电气董事长邹磊介绍说,该央企把深化三项制度改革作为改革突破口,结合实际制定了方案,在今年3月份召开了深化三项制度改革动员会,之后又召开了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工作推进会。目前三项制度改革已经在东方电气推开,特别是重点抓了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年初在3家集团生产经营企业中试点,目前又在另外7家企业中推开。还有2家在试行职业经理人制度。任期制、契约化和职业经理人制度的推开,极大调动了企业经营管理者的积极性。

温枢刚透露,今年要加大三项制度改革推进力度,完善内部分配、业绩考核、市场化招聘等配套制度,研究建立三项制度改革评估机制,真正把改革落到实处、取得实效。积极参与国资委“百户科技型企业深化市场化改革提升自主创新能力专项行动”,创造条件充分落实科技型企业分红、上市公司股权、科技项目攻关等激励政策。(记者 王璐)

[ 责编:袁晴 ]

原标题:国家发改委明确表态 将打造国企混改政策升级版 来源:证券时报网

国家发改委明确表态 将打造国企混改政策升级版(附股)

来源:证券时报网

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赵辰昕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称,将会制定推进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的意见,已经公布的4批、210户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试点,要尽力探索出可复制、可推广的,有别于一般国有企业的治理机制。还会研究制定深化国企混改的实施意见,打造混改政策的升级版,更好的指导面上的国有企业,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让混改在整个国企国资改革当中能够更好的发挥突破口和牛鼻子的作用。

华创证券指出,混改将为国有企业打造一个符合现代企业治理的有竞争力能够培养竞争力和创新力的治理体系,打破现行国有独家控制企业的体制,建立混合所有制,并通过“混合”增强企业经营者的约束力,避免盲目决策、盲目投资等现象的发生,有效提升国企运行效率。相关公司主要有等。

原标题:[地评线]潮评丨大战大考中彰显国企担当

来源: 浙江在线 

文/李治钢

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习近平总书记在陕西考察时强调,国有大型企业要发挥主力军作用,在抓好常态化疫情防控的前提下,带动上下游产业和中小企业全面复工复产。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疫情暴发之初,“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曾创下“央企速度”;疫情防控,国企勇挑大梁,充分发挥了主力军、生力军的作用;复工复产,国企开足马力、率先行动,以“点”带“链”、带动上下游企业,抢抓机遇、引领改革创新,发挥出国民经济“顶梁柱”“压舱石”的作用,为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作出积极贡献。

这次疫情是对中国经济的一次“极限压力测试”,也是对近年来国企改革和发展成就的一次特殊检阅。在大战大考中,广大国企进一步发挥制度优势,承担起主力军责任,既积极抗疫复工,聚焦主责主业,做好全社会基础保障,又专注改革发展,生产经营紧紧咬住目标不放松,带动中国经济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实践证明,国有企业是中华民族抵御风险、稳步向前的重要力量,把国企做实做强做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得以充分发挥的重要保障。

争当率先复工复产“排头兵”。东西南北中,行行忙复工。国有企业大多处于基础保障的核心环节、国民经济的关键领域,坚持抗疫复工“双线作战”,做好复工复产开路先锋。能源、钢铁、化工等产业链上游国企率先复工复产,原料、能源供应充足,保障下游企业“有米下锅”;电信、航空、汽车等产业链下游国企积极拓展市场,基建、零件采购稳定,保障上游企业“有单可做”;建筑、交通、旅游等受疫情影响较大领域的国企也排除万难、争作表率。

争当拉动上下链条“稳定器”。现代工业体系中,产业链环环相扣。以央企为代表的国企分布在各类重要产业领域,重大工程、重点项目顺利推进,不仅能打通国内上下游产业链供应链,还能促进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广大国企从能源供应、技术攻关、物流保障等方面下功夫,疏通产业链,发挥带动性,促进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达产,力保能源供应不断链,“中国制造”不断档,畅通运输不断线,保持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同时,国企纷纷布局“新基建”,有力促进中国经济加快复苏。

争当带动中小企业“助推器”。国企坚决执行国家有关政策,帮扶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加快落实各项政策,推进减税降费,降低融资成本和房屋租金,让利于民、普惠小微,提高中小企业生存和发展能力。同时,针对中小企业现实困难,实施“上门式服务”“定制式服务”,搭建绿色通道,实现精准帮扶,增岗扩招,吸纳就业,在做好自身复工复产的同时,尽力为中小微企业的复苏创造良好生态,带动上下游产业和中小企业全面复工复产。这种让利惠企,顾全大局,换来的将是良好的产业链生态和经济生态。

争当推动创新升级“引领者”。当下,数字经济新模式新业态方兴未艾,越来越多的国企聚焦新兴产业,从眼前的危机和挑战中创造机遇,培育壮大新动能,促进现代信息技术与传统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和转型升级。在国有企业带动下,一系列新基建、新产业、新技术、新投资应声落地、逆势而上,一大批国之重器、重点工程、科技项目加速推进、展露新姿、捷报频传,为中国抢抓创新发展新机遇,壮大新增长点、形成发展新动能,实现高质量发展夯实了基础。

责任编辑:张义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