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物制药:肝病药受采集影响 肿瘤板块能否放量?


中国生物制药:肝病药受采集影响 肿瘤板块能否放量?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近年来,我国医药领域改革不断,从带量采购到医保谈判等的一系列政策对我国医药公司影响重大,“政策”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影响相关医药上市公司业绩和股价的最关键因素。不过尽管改革不断,但是改革的思路其实有迹可循:过去我国药企利润表存在一些问题,销售费用往往占据企业支出大头,部分仿制药价格虚高,消耗了过多医保资源,因此目前医保谈判旨在对部分价格虚高的仿制药压价。2019 年 11 月底公布的国家医保目录谈判结果显示此次进入医保目录的产品价格平均降幅达 80%,赛道拥挤的仿制药品种降价压力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医保谈判更加支持创新药的发展,从过往国家谈判品种的放量情况来看,进入医保目录的品种均实现了以价换量,加快了创新药纳入医保目录的速度,企业创新药的业绩释放会大大加快。

今天我们介绍的就是我国肝病领域龙头企业中国生物制药,其被认为是我国仿制药领域“首仿之王”。中国生物制药成立于1969年,前身为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制药厂。根据2019年10月22日的公告,其执行董事及股东谢炳及郑翔玲,分别将其4.5亿股(占总股本3.57%)、11.25亿股(占总股本8.94%)转让给其儿子谢承润。因此,截至目前公司实控人为谢承润持股比例为12.51%。目前公司药品主要治疗领域包括肿瘤、肝病、心脑血管、骨科、抗感染、消化系统、呼吸系统、肠外营养、糖尿病、镇痛等。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肝病、抗肿瘤、心脑血管、镇痛药四个领域。

业务端:肝病领域营收比降至26.3% 战略布局首仿和肿瘤领域

公司在肝病领域处于业内龙头地位,近年公司不断布局肝病领域,拥有国内肝病领域最全面的布局,覆盖了脂肪肝、乙肝、丙肝、肝癌等肝相关领域的疾病。2018 年公司占有肝病市场约 25%的市场份额,排名首位。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公司肝病领域产生营收分别为 62、65、64 亿元 占公司整体营收的 45.8%、44.2%和30.7%,均为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不过到2019 年中,肝病领域营收占比已经下降至26.3%。

那么为何肝病领域营收占比下降幅度如此之大呢?主要是因为公司肝药版块以仿制药为主,受政策影响巨大。我们以公司肝病领域核心产品恩替卡韦来说明公司遇到的问题。

恩替卡韦原研药是美国百时美施贵宝的鸟嘌呤核苷类似物口服用药,于 2005年获得美国 FDA 批准上市。2009 年后,国产恩替卡韦陆续研发成功上市,目前已有中和药业、正大天晴药业、东瑞制药、青峰药业等 9 家药企的恩替卡韦制剂获批上市。中国生物制药子公司正大天晴占 45%的市场份额,居于首位。较多的恩替卡韦仿制药厂商必然导致市场竞争的激烈,而医保谈判制度的施行更放大了这一点。

对于恩替卡韦来说,医保谈判的影响有两方面:第一,原本价格较贵,可及性较差的新一代抗病毒药物替诺福韦经医保谈判大幅降价67%入医保,因此替诺福韦的放量加快,市占率上涨到2018年14%,挤压了恩替卡韦的市场空间;第二,随着4+7试点城市的带量采购的进行,恩替卡韦的价格进一步压低,公司的恩替卡韦以降价约 92%的价格中标。此后,2019 年新一轮带量采购的全国落地,恩替卡韦价格较去年再次下降接近 42%,价格降至仅0.62元钱一片。本轮带量采购让苏州东瑞、北京百奥和福建广生堂成为中标企业,中国生物制药子公司正大天晴流标。 相关降价信息持续打击投资者信心,市场看淡中国生物制药未来前景的情绪在2018年中达到高峰,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超60%。

不过,2019年上半年其股价又“V字型”反转大涨,至今已经恢复前期股价高点。原因在于公司对国家政策及医保支付方向的转变已有战略前瞻。

公司的战略前瞻布局主要有两个层面,第一,专注于高价值海外创新药的国内首仿。例如在已完成一致性评价的首仿品种中,奥美沙坦酯片为公司独家首仿品种,此外在研发管线中的布地奈德混悬液以及仑伐替尼等高价值仿制药品种中,公司研发进度均处于第一梯队。公司对高端首仿的聚焦旨在优化公司竞争格局,避免让公司陷入低端仿制药的价格战。

第二,公司前瞻性的布局了肿瘤板块。2018至2019 上半年,公司肿瘤板块迎来爆发期,共上市包括 1 类新药安罗替尼在内的 6 个重磅肿瘤品种,其中来那度胺、阿比特龙等原研药为市场规模较大品种。公司抗肿瘤业务近年快速增长,2018 年营收达 32 亿,占总营收 15.3%,2019 年上半期营收已达 26 亿元,占公司整体营收比例更提升到 20.5%。

财务端:公司盈利质量较高 资产结构中商誉占比较大

复盘公司近年来的发展轨迹之后我们再来看公司近年来的基础财务数据:

中国生物制药:肝病药受采集影响 肿瘤板块能否放量?

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中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35.43亿元、148.19亿元、208.89亿元、125.2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37亿元、21.71亿元、90.46亿元、14.4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7.94%、32.59%、316.7%、5.76%;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0.88亿元、37.33亿元、50.94亿元、35.07亿元;毛利率分别为79.2%、79.14%、79.91%、80.43%;净利率分别为20.09%、24.59%、51.23%、17.38%。2018年净利润上涨较快,主要由于当年收购北京泰德公司股权产生的并表效果。

对比公司历史财务数据可知,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为28.81%,较上年同期有小幅下降,而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5.7%,较上年同期的24.07%下降了18.37%,下降幅度较大。从财务分析的角度,其归母净利润增速大幅放缓,主要由于其2019年上半年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上涨较多所致。其中,研发费用上涨22.44%,管理费用上涨124.41%。相关费用的增速高企也印证了公司处于转型期,需要大力投入经费以实现转型的定性判断。

增长质量方面,公司三季报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2.8%,应收款项同比增长29.67%,销售费用率同比下降0.44%。整体来看,其应收账款上涨速度基本和营收增速持平,且销售费用率变化较小,说明其增长质量良好。同时其利润的净现比长期大于1,亦说明其盈利质量较高。此外公司研发费用率长年维持 11%以上,在国际上亦属于较高投入水平。

再来分析其资产负债表:2018年公司总资产为497.8亿元,占比较高的科目依次为商誉占比27.92%、其他无形资产占比16.77%、货币资金占比13.41%、固定资产占比11.66%;负债总额为122.31亿元,占比较高的分别为:应计负债及其他应付款项占比38.3%、短期借款占比23.76%、应付账款占比14.98%。其资产结构中商誉占比较大,主要是源于2018年对北京泰德的收购,因此相关资产可能的减值风险亦值得投资者关注。

不过对药企的财务分析更像是看着后视镜开车。对于医药企业的分析,核心还是现有产品及在研管线估值。具体到中国生物制药上,对投资者来说有两个核心问题是最关键的:第一,公司肝病板块受采集重创,未来能否企稳及回升?第二,公司以安罗替尼为核心的肿瘤板块未来能否持续超预期高速发展以实现公司业务转型?

一,公司肝病板块受采集重创,未来能否企稳及回升?

首先来分析公司在肝病领域的管线情况。公司的肝药品种大致分为两类:保肝护肝和核苷类抗肝炎病毒药物。公司早期肝药板块核心产品甘利欣、天晴甘美、天晴甘平的主要活性成分是从甘草中提炼出的具有保肝护肝功效的甘草酸,这三款产品分别为全国首仿、独家和专利药物。

目前公司核心品种为润众(中国生物制药恩替卡韦产品),自2015年润众开始降价,在2017年降幅达到了20%左右。因此这期间润众收入增速从40%大幅下滑至2.8%。2019年上半年受 “4+7”带量采购影响,润众的中标价降幅加速,降价超90%,这也导致其收入同比下降7.83%。除恩替卡韦外,公司天晴甘美也受医保控费的影响,营收增速下滑。2017年在新版国家医保目录中,天晴甘美的报销范围,限为肝功能衰竭或无法口服甘草酸口服制剂的患者,使得2018年收入同比下降11.2%。

受核心品种持续下滑影响,公司肝药板块增速自 2012 年开始不断放缓,收入稳步提升至 2017 年转而下降,2018 年随着晴众上市,肝药板块降幅趋缓。不过长期来看,随着公司肝药研发管线多个重磅首仿以及创新药品种未来陆续上市,肝药板块收入有可能再度回暖。

乙肝方面,目前用于治疗慢性乙肝的主流药物有两大类:一是核苷类,主要为恩替卡韦、替诺福韦等;二是干扰素,主要包括普通干扰素、聚乙二醇-IFN。目前,全球公认治疗乙肝的药物,仍以恩替卡韦和替诺福韦为主。中国市场目前以恩替卡韦为主,由于肾毒性等因素,抗病毒效果较强的替诺福韦对恩替卡韦的替代有限,预计未来发展的主流方向为降低肾毒性的磷丙替诺福韦。

中国生物制药产品涵盖核苷类似物所有核心品种:公司替诺福韦已于 2018 年上市;磷丙替诺福韦方面,TAF是近10年来,全球获批的唯一一个乙肝新药,作为富马酸替诺福韦二吡呋酯(替诺福韦)的升级版,其在临床试验中,被证明在低于替诺福韦酯十分之一的剂量时,就具有较高的抗病毒作用,同时表现出更好的安全性,对肾脏和骨骼的副作用更小。

目前,除了已经上市的原研药厂商吉利德外,中国生物制药、青峰药业、福建广生堂TAF均在进行临床试验,其中,中国生物制药的临床进度最快,已经完成了BE试验,预计2021年原研药的专利保护到期后上市。而青峰药业也正在进行BE试验,进度仅次于中国生物制药。

因此,中国生物制药有较大可能首仿TAF。新治疗机制方面,在研的 TLR7 机制为原创 1 类新药,海外开发权已经以 2.5 亿美元对价出售给强生。

丙肝方面,随着 2013 年吉利德索磷布韦的上市,丙肝已进入治愈时代,吉利德后续又推出了三代索磷布韦的升级版产品,预计未来丙肝市场的新药研发空间不大。索磷布韦在中国市场上市时间为 2017 年,专利未进入中国,中国生物制药目前处于 BE,预计 2020 年批产。

非酒精性脂肪肝(NASH)为目前肝病领域仅次于乙肝的研发热点,该领域目前尚无直接治疗药物,目前有 4 种治疗机制的药物进入临床 III 期,其中 Intercept 公司的奥贝胆酸已进入 FDA NDA,进度居前有望于 2019 年上市。该药物专利未进入中国,中国生物制药目前正在开展 BE。

因此总结来看,中国生物制药在肝病板块布局较为完善。未来公司肝病板块能否企稳回升的关键即在于TAF等下一代乙肝药能否首仿,以及公司在丙肝和非酒精性脂肪肝领域推进一致性评价BE的进展。

第二,公司以安罗替尼为核心的肿瘤板块未来能否持续超预期高速发展以实现公司业务转型?

中国生物制药:肝病药受采集影响 肿瘤板块能否放量?

目前,中国生物制药在研产品中肿瘤领域占比最高,为30%。因此,肿瘤版块是我们关注和分析的核心,也是公司未来能否转型成功的关键。我们主要拆分分析公司肿瘤板块核心品种以说明公司前景。

(1)安罗替尼:2018年上市1.1类创新药,预测峰值近 100 亿元

公司安罗替尼于2018年5月上市,是1.1类创新药,是一种新型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能有效抑制 VEGFR、PDGFR、FGFR、c-Kit 等激酶,具有抗肿瘤血管生成和抑制肿瘤生长的作用。

该药物于 2018 年以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获批上市,现已进入医保谈判目录,上市当年销售额超过 12 亿元。安罗替尼目前已经在非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软组织肉瘤、食管癌等治疗领域获得 2019 年版 CSCO 最新指南推荐。目前获批的适应症包括: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软组织肉瘤、小细胞肺癌。安罗替尼的上市和超预期增长对公司意义非凡,是公司扭转预期和托底肝药领域下滑的重要原因。

安罗替尼运作机理的理论基础来自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Judah Folkman教授提出的阻断肿瘤血管生成,切断肿瘤营养供给,以抑制和治疗肿瘤的治疗理论。安罗替尼可同时将 VEGFR、FGFR1-4、PDGFR α/β、c-KIT 等信号通路阻断,达到多方位抑制肿瘤血管生成以及促进细胞凋亡。该类药物理论上具有广谱抗癌效果,目前是最热门的肿瘤靶点之一。

安罗替尼获批适应症 1:非小细胞肺癌(NSCLC),肺癌为所有癌症中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的恶性肿瘤。近 50 年来,全球肺癌发病率和死亡率均明显增高。我国肺癌发病率约 57 人/10 万人,即每年约 78 万新发患者,肺癌大致分为两类:1)非小细胞肺癌(NSCLC),包括大细胞癌、恶性腺瘤、鳞状细胞癌;2)小细胞肺癌(SCLC)。其中 80%左右的肺癌都属于非小细胞肺癌。

安罗替尼现已被纳入 2019 版 CSCO 非小细胞肺癌治疗指南,成为三线标准疗法。而且安罗替尼目前是唯一在中国上市的非小细胞肺癌三线用药,无需进行基因检测。按照非小细胞肺癌占肺癌比例为 80%,晚期患者比例 40%计算,全国每年非小细胞肺癌晚期患者约 25万人,均为安罗替尼的潜在受众患者群体。目前虽然并无竞争者,不过恒瑞的阿帕替尼亦适用该适应症,预计将于2021年上市。

安罗替尼获批适应症2:软组织肉瘤。2019 年 7 月,安罗替尼的软组织肉瘤适应症成功获批并被纳入《CSCO 软组织肉瘤诊疗指南》2019 版中。安罗替尼填补了我国软组织肉瘤二线治疗的空白,并且极有可能成为软组织肉瘤二线治疗的标准方案。

安罗替尼适应症3:三线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三线疗法获批使安罗替尼正式覆盖所有肺癌三线疗法,潜在受众患者群体提升至 31 万人。2018 年,安罗替尼以 II 期临床数据(ALTER1202)申报小细胞肺癌三线疗法,并于 2019 年 9 月 4 日成功获批上市。我国每年新发肺癌患者 78 万人,假设 20%为小细胞肺癌患者,晚期患者比例 40%计算,则对应约 6.2 万三线患者,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合计共 31 万潜在受众患者群体。

国外已经获批的VEGFR 类靶向药物,已获批适应症包括软组织肉瘤、肺癌、胃癌、肾细胞癌(RCC)、胃肠道间质瘤(GIST)、肝细胞性肝癌(HCC)、结肠直肠癌以及甲状腺癌等等领域。公司目前已经开展了安罗替尼单药、联用化疗以及联用 PD-1/PD-L 的多项临床试验,以拓展安罗替尼的适应症。

目前有券商预测安罗替尼已获批适应症峰值约 60 亿元,潜在适应症的峰值约 40 亿元,合计峰值近 100 亿元。不过考虑到恒瑞的阿帕替尼未来的竞争,安罗替尼未来能否达到100亿左右的销售峰值需要投资者密切跟踪观察。

(2)伊马替尼:2013年推出首仿格尼 已中标带量采购

伊马替尼为一线治疗慢性髓性白血病(CML)的一代 TKI(BCR-Abl)药物。基于出色的的 II 期临床实验数据美国 FDA 加速批准这款新药问世。伊马替尼的诞生将 CML 的五年存活率迅速从 30%提升至 89%,且在 5 年后,依旧有 98%的患者取得了血液学上的完全缓解。为此,它也被列入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基本药物标准清单,被认为是医疗系统中的基本药物之一。原研药 Gleevec上市后放量迅速,达到销售峰值约 47 亿美元。2013 年公司旗下正大天晴推出伊马替尼首仿格尼可,2018 年销售额 2.4 亿元,同比增长 38%。

之后江苏豪森和石药集团的伊马替尼仿制药陆续上市,公司格尼可于2019 年 8 月 1 日通过一致性评价。目前该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仅公司及豪森制药两家。根据最新的带量采购中标结果,甲磺酸伊马替尼 100mg 正大天晴和豪森药业分别以 8.93 元/片和 10.38 元/片中标,未来该品种可能将迎来高速放量期。

(3)醋酸阿比特龙片:2019年推出二仿 预计与恒瑞瓜分13亿市场

公司的醋酸阿比特龙片于2019年7月17 日正式获批上市,进度仅次于恒瑞医药,成为国内二仿。阿比特龙为美国 NCCN 推荐的前列腺癌(CRPC+CSPC)一线疗法,是目前 FDA 唯一批准的 CYP17 抑制剂。前列腺癌是常见的男性恶性肿瘤,目前我国每年新发前列腺癌患者约12万人。与欧美发达国家前列腺癌 5 年 99.5%的生存率相比,我国前列腺癌患者 5 年生存率仅在 60%左右,主要由于我国早期筛查普及率低,超过 60%的患者在确诊时已是晚期或者转移。近几年来,我国肿瘤筛查水平有所提高,我国患者数增速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因此国内前列腺癌市场空间还会进一步扩大。

阿比特龙于2017 年降价 52.9%被纳入国家医保,每月的花费约为 1.7万元仍然偏贵。纳入医保后,2018 年样本医院的销售额达 3.2 亿元,同比增长 594%放量明显。预计恒瑞和公司的阿比特龙在上市后,可能会凭借强大的销售渠道与更优惠的价格迅速抢占国内前列腺癌市场。有券商预计仿制公司的醋酸阿比特龙片品种峰值销售额在 13 亿元左右。

(4)仑伐替尼:原研专利将于2021年到期 公司首仿上市申请获受理

仑伐替尼是用于治疗肝癌的一线用药,原研药由日本卫材和美国默克联合开发,以阻滞肿瘤细胞内包括 VEGFR1-3、FGFR1-4、PDGFRα、KIT、RET 在内的一系列调节因子,因此被称为“靶向神药”。该品种于2015 年 FDA 获批。

2019 上半年仑伐替尼原研药 Lenvima 销售额为 4 亿美元,增速 260%,然而因为产品开发时间较长,专利将于 2021 年就到期。2019年 6 月 3 日,公司的甲磺酸仑伐替尼胶囊上市申请获 CDE 受理并公示,成为首家首仿仑伐替尼的国内药企。据统计,大约 82%的肝癌病例都发生在发展中国家,每年新发病例大约 75 万人。在中国,肝癌的发病率在恶性肿瘤中排在第 4 位,每年新增长的病例大约是 36 万人,占全球的一半。因此,我国对于肝癌药物的需求度远高于海外,市场空间较大。

(5)PD-1单抗:公司在PD-1单抗领域已失先机 未来靠大适应症和联用逆袭?

PD-1 的全称为 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 1,即程序性死亡受体 1,是一种重要的免疫抑制跨膜蛋白,属于 CD28 超家族成员,主要在 T 淋巴细胞、B 淋巴细胞、NK 细胞以及单核细胞等细胞上面表达。

正常情况下,T 细胞能识别出对人体有害的病毒或细胞等并且将其消灭,但是癌细胞能够产生配体 PD-L1/PD-L2 与 T 淋巴细胞的 PD-1 相结合,促使 T细胞把癌细胞误认为正常的细胞,抑制 T 细胞的活性,帮助癌细胞逃逸,抑制 T 细胞的增殖,诱导 T 细胞凋亡,降低人体自身的免疫功能。

而PD-1/PD-L1 单克隆抗体作为 PD-1 或者 PD-L1 的抑制剂能够抢在 T 细胞的 PD-1 与癌细胞的 PD-L1 结合之前分别与 T 细胞上的 PD-1 以及癌细胞上的 PD-L1 结合,阻断癌细胞向 T 细胞传递信号的过程,使得 T 细胞能够正常识别癌细胞,阻断癌细胞逃逸,重新激活人体的免疫功能。

目前国外已经有三种 PD-1 单抗和三种 PD-L1 单抗上市,包括默沙东的帕博利珠单抗、百时美施贵宝的纳武利尤单抗、罗氏的阿特珠单抗、默克/辉瑞的 Avelumab、阿斯利康的 德瓦鲁单抗以及赛诺菲/再生元的 Cemiplimab。2019 上半年,6 大 PD-1/PD-L1 合计销售额约 100 亿美元,预计全年销售额超 200 亿,为史上最畅销的肿瘤靶向药物。

2019 年 6 月,公司与中山康方生物成立合营企业共同开发康方生物 PD-1 抗体 AK105。公司获得 AK105 在中国的独家销售权。AK105 至今已开展多个适应症的临床试验,其中非鳞非小细胞肺癌和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试验均已进入 III 期,霍奇金淋巴瘤适应症预计有望于 2020 年第一个获批,成为国产第 5或者第6个PD-1品种。

不过目前国内申报 PD-1 单抗的企业数量较多,恒瑞、信达、君实和百济等企业均有布局,PD-1 在国内可能会成为红海市场,而且公司研发管线中的 PD-1和竞争对手已经上市相比,已失去先机。不过有券商认为重大适应症是 PD-1 的核心。参考进口品种 Keytruda 和 Opdivo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肺癌一线疗法。公司与康方生物成立合资公司 PD-1 在非小细胞肺癌已进入临床三期尾声,预计 2021 年获批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上市。另外因为PD-1 单药应答率较低,联用将成为主要趋势,其中与 VEGF抑制剂联用较为热门。公司的安罗替尼、仑伐替尼等均为 VEGF抑制剂,其中仑伐替尼与 PD-1 联用已被美国 FDA 指定为肝癌一线突破性疗法。公司肿瘤产品线中的多个产品均能和 PD-1 形成协同效应,可能会因为联用带动销量。

总之,在PD-1单抗领域,公司已失先机,未来能否靠大适应症和联用逆袭,还需要跟踪观察。

(6)曲妥珠单抗、贝伐珠单抗、利妥昔单抗:有望2021年上市

曲妥珠单抗:在 HER2+乳腺癌中跨越新辅助、辅助治疗、晚期治疗的基础用药。该药物 1990 年获批,为当时乳腺癌患者继手术和化疗后仅有的选择。该品种上市后一直保持稳健增长态势,峰值销售额达到 70 亿瑞士法郎。曲妥珠单抗在欧洲专利于 2014 年到期,在美国于 2019 年过期,2019一季度销售额因此下滑。目前全球范围内多家企业纷纷布局该品种的生物类似药。

贝伐珠单抗:为广谱的抗血管生成机制,收获多个实体瘤适应症,是适合中国流行病学分布的品种。2004 年该品种以直结肠癌获批,放量迅速,上市当年销售额超过 18 亿美元,后续斩获包括非小细胞肺癌、卵巢癌、宫颈癌等 9 大适应症,一直保持强劲增长,峰值销售额达到 68 亿瑞士法郎。

利妥昔单抗:凭借抗 B 细胞高表达的 CD20 机制,在淋巴瘤、血液瘤中占据领导地位。该品种于 1997 年以非霍奇金淋巴瘤适应症获批,后续陆续斩获 8 大适应症。2017 年该品种达到峰值销售额 74 亿瑞士法郎。

三款单抗专利均在 2019 年到期,国内已有多家企业参与类似药的研发,综合进度较快的为复宏汉霖、信达生物,公司的产品预计将于 2021 年推出。除贝伐珠为传统抗肿瘤龙头的必争之地,曲妥珠、利妥昔的竞争对手主要为 bio-tech,公司销售实力较强,如果能占据 20%左右的市场份额。预计三个品种合计将为公司创造接近 30 亿元左右的销售峰值。不过考虑到 bio-tech公司可能会与传统的销售能力较强的龙头药企合作可能,因此公司未来市占率也未可知,需要跟踪观察。

总而言之,投资者对中生肿瘤板块相关重磅产品的开发动态以及上市后渗透率的跟踪十分重要,这是中国生物制药未来能否成功转型的关键。

中国生物制药:肝病药受采集影响 肿瘤板块能否放量?

中国生物制药:肝病药受采集影响 肿瘤板块能否放量?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