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讯(记者 邱晓琴)随着科技的发展,“人工智能+教育”让传统课堂教学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日前,在以“聚力教育•智变未来”为主题的第十一届网易教育“金翼奖”颁奖典礼上,北京一零一中学校长陆云泉介绍,北京一零一中学正在打造‘生态•智慧’教育生态,目标是构建生命成长和智慧生成的场域,希望通过人工智能,关注每个学生的个性化发展。

陆云泉谈到,通过人工智能,北京一零一中学未来或将实现对每一种学习方式的私人定制。每一种学习方式都会被尊重,未来的学习不仅是学生想、老师学,更重要的是相互学习和交流的氛围。

对于科技带给传统课堂教育的改变,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于世洁分享了所在学校“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实践与探索。他说,信息技术的发展为人们的终身学习带来了便利,尤其移动通信技术,让人们很方便地获取学习资源;人工智能技术、虚拟现实技术,则将教学内容更好地展示给学生。

“信息技术的发展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过去只能在少数课堂享受的优质教育资源,现在完全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的方式在手机App等各种终端上看到、学到。”于世洁表示,信息技术带来的教育教学的变化,使得人们的终身学习变得更为便捷。

于世洁介绍,北京信息科技大学利用信息技术开展了很多网络课程,让学生们获得了更多优质的教学资源,同时学校加大了智慧教室的建设,在新校园里设有几十间录播教室、智慧教室,为学生学习、老师教学创造了更好的条件。

随着人工时代的到来,需要教育工作者们做好哪些坚守?“教育的核心是人,要让每个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陆云泉表示,技术进步应用于教育,不仅在于能够提高教育效率,更重要的是要助力学生的个性成长和发展。通过“人工智能+教育”,学校应为每个孩子的发展提供适合的、优质的教育。

陆云泉表示,不管未来科学技术手段如何发达,对于学生个性化的关注不会变,“再美丽的校园,如果没有活泼可爱的学生,学校就缺乏了温度。”

[ 责编:李政葳 ]

教育部严格规范2020年普通高校特殊类型招生工作

艺术类专业招生减少校考 高水平运动队十一个项目实施统测

本报讯(记者万玉凤)2020年普通高校特殊类型招生工作陆续开始,今年艺术类专业考试中,除经教育部批准的部分独立设置的本科艺术院校(含参照执行的少数高校)外,其他高校不再组织美术学类、设计学类省级统考所涵盖专业的校考;高水平运动队考试中,组织游泳、武术、跆拳道、击剑、棒球、射击、手球、垒球、橄榄球、冰雪、赛艇等11个项目统测,各地各校不再组织统考、联考、校考;高校高水平艺术团招生取消对“极少数艺术团测试成绩特别突出的考生”进一步降低文化成绩录取要求的优惠办法。

近日,教育部重申,严格规范资格审核、考试报名、考务管理等各项工作,坚持从严要求,强化执纪问责,各地各高校要严格执行教育部有关特殊类型招生的政策规定,严格遵守高校招生“30个不得”“八项基本要求”等工作纪律。

就加强考生报名资格审核,教育部要求各高校根据特殊类型招生有关规定,合理确定本校具体报考条件、资格审核程序,并及时公布审核结果。高水平运动队试点高校重点加强对在户籍地、学籍地以外省份取得运动员技术等级称号考生,以及在集体或团体项目比赛中取得运动员技术等级称号考生的资格审核。

在加强考试组织管理上,要求体育类考试中加强反兴奋剂教育宣传,高水平运动队招生考试中加强兴奋剂抽检。严厉打击各类考试作弊行为,高校特殊类型招生考试作弊,适用于《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考试作弊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为优化考生服务,要求高校做好报名组织工作,对报考人数较多的,通过增加报名渠道、延长报名时间、增加考位供给等方式,确保符合报考条件的考生都能报名并参加考试。校外考点无法满足考位需求的高校,做好本校考点考位兜底保障。探索开展校际联合测试,共享组考资源,减轻考生考试负担。

[ 责编:田媛 ]

建设教育大平台,开展在线互动教学,发起传统课程变革——

宁夏:探索“互联网+教育”示范区

■落实 落实 再落实 写好教育“奋进之笔”特别报道

“发展‘互联网+教育’,促进优质资源共享。”2019年两会,“互联网+教育”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并迎来黄金发展机遇。

宁夏,中国西部省区,2018年7月,获教育部批准成为全国首个“互联网+教育”示范区,作为西部地区首先实现县域义务教育基本均衡发展的省份,“互联网+教育”能给宁夏带来什么?

“建设‘互联网+教育’示范区,有利于解决我区优质教育资源不足、配置不均衡等问题,实现西部教育‘弯道超车’。”宁夏回族自治区教育工委书记,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李秋玲介绍,宁夏计划到2022年,在教育资源共享、创新素养教育、教师队伍建设、学校党建思政、现代教育治理5个方面引领示范,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新时代“互联网+教育”模式。

“示范区建设没有现成的模式和经验可循,是一场全新的探索。”李秋玲说。

一朵“云”,实现资源共享

为什么宁夏会成为教育部批复的首家“互联网+教育”示范区?宁夏教育信息化管理中心主任索峰打开宁夏教育云平台,给出了答案。

“这是全国首个以省级为单位建设、涵盖各级各类教育的教育云平台。”索峰介绍,2014年宁夏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建设智慧宁夏,教育云是其中的“八朵云”之一。与其他省份不同的是,宁夏所有学校都在这一个平台上实现数据互联互通,资源共享共用,避免了重复建设,打破了各自为战导致的信息孤岛、资源孤岛和应用孤岛,为开展“互联网+教育”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提出,到2022年实现“三全两高一大”发展目标,“一大”就是指建成“互联网+教育”大平台。

在宁夏教育云平台上,教师可以使用海量的教学资源,进行网络教研、学生辅导;学生可以在平台上进行课前预习、课后查缺补漏;家长可以通过平台实现家校互动,及时了解孩子在学校的学习情况;学校可以借助云平台实现教务管理、班级管理等。

“在宁夏教育云这一个平台上,就能解决学校所有的教育需求和管理活动,学校的特殊需求也可以无缝对接平台。宁夏目前已经基本建成‘互联网+教育’大平台。”索峰说。

在宁夏教育云上,目前已经有2300多万件教学资源、100余个教学和管理应用、400余个虚拟仿真实验、490多个网络名师工作室。全区所有中小学均开通了学校空间,76%的学生和92%的教师在教育云上开通了网络学习空间。

“和东部沿海地区比,宁夏既没有经济优势,也没有人才优势,拿什么做示范?那就必须立足宁夏的自身优势。”索峰的计划是,对平台的优化升级完成后,基于教育云平台宝贵的海量数据资源,联合高校、企业制定省级教育云平台的建设标准,“你要做示范,就得有标准”。

在宁夏,推进“互联网+教育”已经成为市县政府和校长的“一把手”工程。宁夏将“互联网+教育”示范区建设纳入省级党委、政府对市县党委、政府的效能考核,同时开展“互联网+教育”推进情况的专项督导。在学校,教师使用信息技术开展教学活动的情况是绩效考核、职称评审、岗位晋级的重要依据。

为了降低学校使用互联网的成本,宁夏以县为单位,政府采取与运营商统谈统付的方式,开展联网攻坚行动。目前,宁夏“云—网—端”服务架构初步形成,全区所有学校全部接入网络,76%的学校互联网带宽达到100M以上,97%的班级配备数字化教学设备。

一根网线,促进教育公平

弥补优质师资不足的短板、扩大优质资源辐射范围、促进教育公平,是推动“互联网+教育”的重要目的。

“小鸡说话叽叽叽,小鸭说话嘎嘎嘎……”冬日的清晨,清脆的童声从六盘山腹地的一个乡村教学点传出,冬季萧索的大山顿显生机。

泾源县泾河源镇高峰教学点只有一二年级共7名学生,正在通过网络在线课堂与几公里外的白面民族小学中心校、白吉教学点同上一堂音乐课。

“我们请第二组的马浩楠同学为大家示范一下。”在主课堂,白面民族小学音乐教师张建霞看着右前方的屏幕说。屏幕上是辅课堂——高峰教学点和白吉教学点课堂的实时画面。

马浩楠拿起话筒,跟着老师的节拍响亮地唱起了儿歌《动物说话》,3个教室同时响起掌声。

这是宁夏在中南部9个县区推进网络在线课堂“一托二”模式的典型应用场景,即一个中心校带两个教学点,统一作息、统一课表、统一进度、统一评价,通过互联网共享优质资源。

以泾源县为例,全县7个乡镇中心校全部搭建了具有远程互动教学功能的主课堂,14个教学点和小规模学校搭建了远程互动教学辅课堂,400M以上网络带宽覆盖全县所有中小学,确保画面和声音不出现延迟和卡顿。

泾源县教体局局长马志清介绍,目前网络在线课堂形成了乡镇中心小学托教学点、县城示范学校托农村薄弱校、区内优质校托县城薄弱校、区外示范校托县域中小学4个层次,逐级牵手避免了被托校和引领校之间因基础差距过大而导致“水土不服”。

从全区范围来看,“互联网+教育”示范区建设以来,宁夏加快推动网络在线课堂建设,在线互动课堂教室覆盖全区60%的中小学校,1000多所优质学校和薄弱学校网上结对、线上牵手,开展跨县区、跨学校的“一托二”互动教学教研,解决薄弱学校教师结构性短缺,开不齐、开不好课的问题。

“校园里又有了歌声,娃娃们也活泼起来了。”高峰教学点教师陈大庆说,不仅学生学习素养提高了,他自己也通过中心校“一托二”提升了教学技能。

对于职业院校的学生来说,“互联网+教育”给他们带来的是另一种体验,直接关乎职业技能和职业素养。

在宁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国家级生产实训基地——汇财代理记账中心,“远程视频教学+企业真账实操”让学生在企业导师指导下,对接实际工作需求,开展线上真实业务工作,为小微企业进行代理记账和保税,很好地解决了会计专业学生前往企业顶岗实习难度较大的问题。

“对西部地区的职业院校来说,产教融合有着先天区位劣势,大型企业少,学生顶岗实习资源有限,互联网在这方面能有效弥补短板。”宁夏财经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李润安说,教学、生产性实训和现代学徒制与互联网技术的有机融合,为西部职业院校发展提供了一个极大的机遇。

如今,“互联网+”已经成为宁夏职业教育的常态,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西部地区优质职业教育资源不足、配置不均衡问题。

一块屏幕,催生课堂变革

技术的发展给学校和教师提供了审视教学的新视角和更广阔的教学创新平台,在信息技术和教育教学深度融合的驱动下,传统课堂正在发生变革……

走进银川市兴庆区回民二小的教室,你会发现教室设置是这样的:每4张桌子摆在一起,桌子上放有号码牌,学生们面对面坐着形成小组,有组长、记录员、声控员、监督员。课堂上,以小组为单位的讨论、展示经常发生。

从2014年起,回民二小先后建成和使用未来课程中心、智慧魔方科技中心、人工智能创新实验中心,五年级12个班全部建成智慧教室,学生人手一个平板电脑终端。空间有了,技术有了,教师也培训了,但是校长黄莉发现期待中的变革并没有发生。

“硬件有了,不代表就是‘互联网+教育’了,只有打破传统课堂才能真正发挥工具技术的作用。”黄莉和同事们决定建构一整套适应信息技术发展、匹配“互联网+教育”的教学模式,“发起一场技术支持下的课堂变革”。

为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自我思考、自主探究和自我评估的能力,回民二小设计开发了博雅4A智慧课堂:学生通过微课提前预习,教师收集学生课前疑问作为课上探究的起点和主线;课上教师设置典型任务,学生通过小组协作或自主探究完成学习任务;教师通过宁夏教育云平台教学助手及时反馈,并为学有余力学生布置挑战性任务,真正实现了因材施教。

“原来是教师备课教学生,以教为主,现在是围绕学生的问题引导学生以学为主,课堂知识容量更大、效率更高了。”回民二小五年级语文教师王菊莲说,技术的发展倒逼教师走出舒适区,改变一块黑板、一支粉笔、一本书的传统课堂模式。

技术催生的课堂变革不仅发生在回民二小一所学校。在银川十五中,依托宁夏教育云平台,打破了学生自主预习后教师手工批阅反馈不及时、效率不高的困境;课上,教师依据学情检测大数据,有针对性地靶向教学,教学效率极大提高,同时借助教学助手、移动讲台等技术,小组合作、展示探究有了更多可能;课后,同步录制的授课微视频帮助学生查缺补漏,学生评价不再单一,变为个人评价、小组评价、学情评价等综合表现评价。在技术的驱动下,学校构建了以“自主、合作、探究”为核心,以校本“讲学稿”为载体,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高效教学模式。

挂牌“互联网+教育”示范区一年多来,对于如何开展“互联网+教育”宁夏召开了几十次推进会,组织基层教育局长、校长、教师交流观摩,目的就是要打开思路,破除信息技术和教育教学“两张皮”的现象。

“推进‘互联网+教育’,本质上就是要通过互联网思维、模式、方法推进互联网及其相关技术与教育深度融合,实现教育变革,创造教育新业态,实现更高质量的教育。”李秋玲说。(本报记者 欧媚)

[ 责编:田媛 ]

中新网兰州12月11日电 (记者徐雪)“教育孩子是每一位家长的必修课。教育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是要全心投入。”来自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的姚爱红是该县一名私立幼儿园园长,她在谈及家庭教育时说,“己所不欲,欲施于人”,希望在今后的教育中,家长能坦然面对孩子的优点和缺点,学会沟通欣赏,而非指责。

11日,甘肃省家庭教育师资骨干培训在兰州举行,来自全省14个市州和86个县市区的100名家庭教育骨干教师参加培训。

参加培训的学员余东红说,平时在向小学生授课时,很多的时间用在了提高教学技能上,很少关注学生的家庭,更没有深入地了解家长教育孩子的方法。比如,发现孩子上课不专心听讲、注意力不集中、作业潦草、错别字多等问题,就把家长请到学校来,让他们去纠正、去想办法,却很少给家长提出可行的好方法。

“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教师和终身老师。家长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特别是爷爷奶奶的溺爱,以及父母对孩子的百般呵护,让孩子缺少了应有的磨炼和成长,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学员杨玲玲说,通过此次培训明白了要想让孩子要变得优秀,家长就得学习、成长,用科学的方法,以道德为本,教育孩子做人做事。同时,家庭教育也考验着每位家长和老师的心智,只有用心、用爱去做的时候,效果就会不同。

甘肃省妇联主席周丽宁说,此次培训旨在构建覆盖城乡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进一步提高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科学化、专家化水平,不断壮大家庭教育人才队伍,培育和凝聚一批家庭教育骨干教师。

周丽宁表示,参加培训的学员都是各市州、县市区推荐的家庭教育骨干,责任重大,任务艰巨,应找准开展家庭教育工作的着力点,合力推进家庭教育工作创新发展;以家长需求为引导,全面提升家庭教育服务指导能力。同时勉励学员珍惜这次学习机会,努力提升自我能力,扎实做好家庭教育工作,不断探索总结推进家庭教育工作的典型经验,开展家庭教育课题研究,为家庭教育工作提供智力支撑。

甘肃省家庭教育师资骨干培训由甘肃省妇联、甘肃卓越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联合举办,此次培训将持续至12日。(完)

[ 责编:田媛 ]

2020年1月,原本是长河中学教师郭燕在青海德令哈为期一年半支教结束的时间。然而她主动递交申请:希望再支教一年半。

德令哈有什么让郭燕如此牵肠挂肚?她只说了一句话:“舍不得孩子们,我想带完初中这一届。”

支教一直是她的人生梦想 她还专门为此去考一级教师

从读初中开始,当一名战地记者一直是郭燕的理想。然而因缘际会,她大学考入一所师范院校,最终成为一名教师,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心中埋下了支教的种子。“我觉得无论战地记者还是支教教师,初心都一样,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2011年,郭燕主动申请去新疆阿克苏支教,但因为她是二级教师,条件不符。“我要去考一级教师证。”当时郭燕就下定了决心。2017年,她再度递交申请,2018年如愿加入了浙江省援青干部第三批次队伍。

2018年8月30日,郭燕初次踏上德令哈的土地,高原的气候依旧凛冽,雨水沁骨冰凉。但此时的郭燕,心是火热的,她欣然接手了德令哈市第一中学18级708班的教学,当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刚站上陌生的课堂时,她面对过学生上课纪律涣散、听讲不专心的问题。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她,没有归因给学生,而是积极寻找能快速打破师生隔阂的方法。其中最有用的一招是她鼓励学生们写“随笔”。有什么心事和烦恼,需要什么帮助和指导,都可以用随笔的形式写给她。面对孩子们的小情绪、小烦恼,郭燕每一篇都认真对待、慎重回复。

在这样以爱和尊重为前提的温馨沟通中,师生关系突飞猛进。随着她收到的随笔越来越多,学生们的心也与她越贴越近。

设立图书角、办亲子活动 希望留下一些“带不走”的东西

“教育也需要因地制宜。我能给他们带来什么?”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郭燕心头。

她首先在自己班设立了图书角。“阅读是学生们拓宽视野的最好途径之一,图书应该放在他们触手可及的地方,随时阅读,养成习惯。”郭燕还通过努力为初二年级募集到价值约3万元的书籍,并在整个年级每个楼层都设立图书角。“支教时间有限,但图书角可以永远留在这里。”

郭燕喜欢旅行和摄影,每学期第一周她总是带学生一起重温她的旅行,给学生讲一路风景、各地美食,以及路上遇见的人和事。周末,图书馆成了她和学生的最好去处,一年半里的每个周末和节假日,图书馆3楼一角总是被她和她的学生占满。“再久的支教最终也会离开,但学生培养的自学能力是带不走的。”

在支教中郭燕渐渐发现,这里的家长忙于工作,跟孩子缺少交流。为此,她和几位老师一起组织了不少活动,比如亲子共读一本书、亲子户外烧烤、亲子运动会等。“那场趣味运动会让我很感动,班上几乎所有孩子的家长都到了。”郭燕说,在活动中父母孩子紧密配合挑战,疏远的关系变得亲近。一位46岁的爸爸动情地说:“女儿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陪她参与亲子活动,很愧疚。看到她成长得那么好,我很欣慰。”

郭燕所在的班在各科任课老师的协作下,总成绩排在年级第一,学生们也有了自信,有了前进的动力。家长们看到孩子的成长,对孩子更关注了,期待也更多了。但郭燕心里清楚,短时间支教,很难帮学生建立起系统的知识体系。难以割舍的惦念让她下了决心,再次递交了支教申请。接下来的一年半,她将继续陪伴学生们,看他们步入高中,守望他们一个个展开翅膀,在更广阔的天地里翱翔。

他们眼中的郭燕

亲爱的郭姐姐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办公室因为她,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每天把自己打扮得精致漂亮,还给我们煮咖啡、烤面包、蒸鸡蛋……她把教室当成家一样,布置得舒适又漂亮。在她的带领下,学生们个个活泼开朗、积极向上。

——德令哈一中教师 马玉秀

和郭老师相处一个半学期,总觉得她更像是我的同龄人,像姐姐。有时,她就像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童心未泯。

——德令哈一中808班学生 邴杰

青春期的孩子总跟父母有很大的距离,不愿和我们多交流。我们也不知如何更好地去跟孩子沟通。郭老师的各种亲子活动拉近了我们和孩子的距离,教会了我们在与孩子有矛盾时如何用文字去交流思想。在郭老师的《孩子王日记》的影响和带动下,我也有了每天简单记录自己想法的习惯。

——德令哈一中808班王锦涛的家长

(记者 王洁)

[ 责编:田媛 ]